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金權帝國更像是個蟻窩

金權帝國沒有任何軍隊來保護它,因為它根本不需要,只要有人想要把錢藏在自家政府碰不到的地方、負擔得起律師和金融家的費用,不管他在哪裡,金權帝國就在哪裡。

過去這些年來,我們已經習慣批評全球化讓西方國家的人失去工作,無視那些被拋在後頭的人;而擁護全球化的人則反駁,藉由將資本轉移到運用最有效率的地方,讓中國、印度和其他地方的窮人得以脫貧,比過去任何社會運動都來得有效。但是,全球化在金權帝國卻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運作。在那裡,全球化並非是為了讓持有人獲得最大回報而有效率地轉移資本,而是為了獲得最大程度的保護而偷偷摸摸地轉移。這就是全球化黑暗的一面,你無法從中找出任何正面的案例,除非你自身就是盜賊,或是盜賊的幫兇。

但是,金權帝國不是個容易攻打的地方。你不能派出一支軍隊對付它,因為它並不存在於任何地圖上,你也無法對其施以經濟制裁,或派遣外交大使從中斡旋;金權帝國不像傳統的國家,它沒有任何邊境需要守護,沒有海關在你的護照上蓋章,沒有需要敬禮的國旗,也沒有可以藉電話往來的外交部長。金權帝國沒有任何軍隊來保護它,因為它根本不需要,只要有人想要把錢藏在自家政府碰不到的地方、負擔得起律師和金融家的費用,不管他在哪裡,金權帝國就在哪裡。但是,如果我們想維護民主體制,我們就得對金權帝國的遊牧居民宣戰,設法瓦解讓他們輕易藏錢、規避民主監督的境外系統。至少,以想要讓世界更安全的角度而言,這些人是個重大威脅,就跟我們每天在新聞上看到的恐怖分子和獨裁者沒什麼不同。

我依時間順序和主題來編排這本書的內容,也盡可能從世界各地舉例,以揭露金權帝國究竟延伸到了多遠。首先,我會介紹金權帝國的運作方式,它是怎麼將財富隱藏起來,以及小型司法管轄區(small jurisdictions)是如何藉由制定輔助金權帝國的法規來求生。接著,我會以一間烏克蘭醫院的故事作為開頭,說明有權有勢之人利用金權帝國來行竊時,背後究竟有什麼意義,也會讓各位讀者知道,一間醫院就足以成為世界上大多數地方的代表案例。

接下來,我會說明金權帝國如何保護自家國民和他們的財富—它如何販賣護照給這些人、從新聞記者手中維護他們的名聲,以及如何避免讓被偷走的財產回到真正的主人手中。金權帝國有能力讓你殺人而不受制裁,而它也確實這麼做過。我會詳細說明金權帝國的國民喜歡怎麼花那些藏起來的錢—服飾、房地產、藝術和其他事物—還有他們越來越失控的消費習慣對這個世界產生的影響。這種消費造成的影響是如此極端,導致現在有一個專門的研究領域在鑽研這項主題,也就是富人經濟學(plutonomy)。

最後,我會說明各個政府是如何試圖反擊,聚焦討論美國如何鎖定瑞士的銀行,以及律師和銀行家有多麼聰明地利用了這個機會,讓金權帝國變得比過往任何一刻都來得強大、安全。這聽起來不像是個充滿希望的前景,但假若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是正視它的存在,那或許我們已經走在解決問題的路上了。

為這本書做研究並非易事。金權帝國被保護得很好,也不會輕易說出它的祕密。它也挑戰了我們自認為知道這個世界運作的方式。你會跟我一樣,一旦看見金權帝國,就會注意到它根本無所不在,讓你感覺天旋地轉、頭暈目眩。為什麼有這麼多船掛上外國的國旗?因為金權帝國讓這些船東能以低於母國勞動法規定的薪水聘用勞工。為什麼俄羅斯官員偏愛建造斥資數十億的橋梁,而不是學校和醫院?因為金權帝國讓他們得以拿走十%的費用,再把錢存放在國外。為什麼億萬富翁都住在倫敦?因為金權帝國讓他們在倫敦避稅。為什麼這麼多貪腐的外國人想要投資紐約?因為金權帝國能保護他們的資產免於沒收充公。

這意味了金權帝國讓民主制度的核心功能失去作用—向國民收稅,使用這筆收益造福大眾—結果反而讓許多人對民主實驗所抱持的理想完全幻滅。他們滿懷絕望,轉而依賴亞努科維奇這樣的政治強人,而他進一步以邪惡的循環破壞民主體制,只讓有錢有勢之人受益。

不過,我必須一再堅定地強調一件事,就是我並非要描繪一個陰謀論。金權帝國不是由某個坐在皮椅扶手上撫弄白貓的大魔頭所掌控,如果真有個首腦在金權帝國背後操弄一切,那還比較容易解決。但現實要更複雜得多,也更為陰險狡詐—在一個金錢可以自由流動、但法律只能困在原地的世界,自然會演變出這種結果,而藉由剝削這種結果帶來的懸殊差異,就能過上優渥的生活。如果澤西島的稅率較低,而英國的稅率較高,只要能將客戶的資產從英國轉移到澤西島,任何人都可以藉此賺錢。在世界上所有擁有司法管轄權的地方都可以如法炮製,因為這些地方的規範都有微妙的差異。

比起傳統組織的形式,金權帝國更像是個蟻窩。在蟻窩裡,每隻螞蟻都不會遵照指示行事。那裡沒有中階管理者螞蟻來下達出外撿拾草籽的命令,也沒有警察螞蟻來逮捕私藏草籽的違法螞蟻,或是有法官螞蟻把犯罪螞蟻送進監獄。這些螞蟻只會對外部刺激做出可預測的反應。

在金權帝國,每個律師、會計師和政治人物也是如此,如果某條法律對某個富人有利,這些金權帝國的幫兇就會確保那位富人能享受這些好處,不管法條來自哪裡、內容為何,只為了替他謀求更大的利益,不顧對我們其他人造成的損害。如果你殺死其中一隻螞蟻,或將其中一名耍詐的律師抓起來,其餘的活動仍會不受干擾地繼續下去。必須要改變的是整個系統,但這並非易事。 這就是為何我要以金權帝國的由來作為開頭,以及描述它如何擊潰過去為了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安全、更適合民主體制所做出的種種努力。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段黑暗的日子裡,同盟國對抗的是一個前所未見、針對開放社會而來的威脅;作為對策,他們建立了全球金融體系,意圖為民主體制賦予永存不滅的隱私,他們希望民選政府永遠不需要再遭受任何敵人的威脅。這個嘗試失敗了,而其失敗的故事,也正是金權帝國誕生的故事。

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為什麼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薪水越來越低?因為從政客、銀行、會計師與律師,都只服務有錢人!(歐威爾獎入選,英國記者揭發「避稅鍊金術」的第一手報導

(本文摘自奧立佛.布洛著《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為什麼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薪水越來越低?因為從政客、銀行、會計師與律師,都只服務有錢人!》,大塊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神奇的外星人:唐鳳的故事

唐鳳搞笑傳說從來沒停過

唐鳳對未來科技的想像 VR也可跨越世代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