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發展 必須成為我們這世代的登月行動

福祉的關鍵在於結合多個目標,不只是財富的追求,還要結合繁榮、低度不平等和環境永續。

在亞當.斯密的《國富論》中,他定義工業時代的精神即對國民財富的追求。從十九世紀早期,主權政府透過工業化和科技的進展相互競爭財富與權力,全球規模的市場經濟誕生,私有公司在全球規模的市場中積極追求利益,迎來兩個世紀的經濟成長(儘管中間曾受戰爭和經濟危機打斷)。今日的世界經濟至少比工業時代最初大上一百倍。全世界生產量的年成長平均落在三%左右,世界經濟持續每二十年—也就是一個世代—成長便翻倍一次。

經濟成長讓生活水準持續提升,並使終結赤貧的目標觸手可及。然而,同時也產生了兩個明顯的結果:第一,收入不平等和財富密集增加。在全球富裕的狀態下,不僅赤貧仍然存在,富有社群的不平等亦在增加,而在智能機器的時代,這可能會變得更糟糕。第二,人類造成的氣候變遷、生物多樣性流失,以及遍布各處的汙染,皆在在侵犯到地球限度,危害了數十億人類的福祉及上百萬物種的生存。

因此,福祉的關鍵在於結合多個目標,不只是財富的追求,還要結合繁榮、低度不平等和環境永續。經濟、社會和環境目標的三重底線,便是永續發展,並且一定要作為我們這一時代的必要概念。能與亞當.斯密對於這世紀的評語畫上等號的,應是「國家的永續發展」。

一九八○年代的挪威前總理格羅.哈萊姆.布倫特蘭(Gro Harlem Brundtland),擔任環境與發展委員會(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的主席,促使全世界注意永續發展的新概念。在該委員會於一九八七年的報告《我們共同的未來》(Our Common Future)中,將永續發展定義為「既能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同時又不損及後代子孫滿足他們的需求」的發展。這個新概念在一九九二年的里約地球高峰會上,受到聯合國會員國採納。

當時的里約地球高峰會被認為在全球治理上有決定性的突破。它針對氣候變遷、生物多樣性保育、以及抵禦沙漠區域擴大,提出了三個主要的環境協議,聯合國會員國採納了永續發展的概念、和為了實踐此概念所需的準則,稱為〈二十一世紀議程〉(Agenda 21)。然而,其成果卻微小得令人沮喪。環境公約並未獲得有效實行,人類造成的全球暖化持續不減,生物多樣性的毀滅持續加速,土地退化、世上乾燥地區的沙漠化也不斷加快步伐。

二○一二年針對里約地球高峰會二十周年紀念的後續會議中,世界政府帶著沮喪的心情再次召開會議,審查世界全景。環境退化已無法控制,而〈二十一世紀議程〉淪為空談。永續發展的概念面臨前所未有的急迫性,我們必須找到新的方式,將之帶上公共政策的前線。在此脈絡下,政府決定展開一連串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將永續發展推到日常政治、公民社會行動主義以及商業界策略的表層。

二○一二至二○一五年間,聯合國會員國對SDGs進行協商,最終以顯示於圖9.1的十七個SDGs作為議定於二○三○年永續發展議程目標的一部分。永續發展的概念以原來的規畫經過重新調整,如今,比起如布倫特蘭委員會強調的現在和未來之所需,永續發展更正為更需符合經濟繁榮、社會包容與環境永續性的三重底線。

這十七個目標和隨之而來的一百六十九個詳細指標,是大部分可量化並在二○三○年達成的目標,它將各形各色的經濟、社會與環境目標具體化。主要的經濟目標在於終結赤貧(SDG 1)和飢餓(SDG 2);確保全球健康保險(SDG 3)與教育(SDG 4);並能提供安全用水(SDG 6)、電力(SDG 7)、好的工作(SDG 8)及現代基礎建設(SDG 9)的途徑。社會目標包含性別平等(SDG 5);減少收入不平等(SDG 10);以及和平、守法、包容的社會(SDG 16)。環境目標包括永續城市(SDG 11)、永續的生產和消費(SDG 12)、控制氣候變遷(SDG 13),以及保護海洋生態系統(SDG 14)和陸地生態系統(SDG 15)。最後一個目標,SDG 17,則是呼籲全球一同參與完成前述的十六項SDGs。

為了找出達成這十七個目標的方法,我們必須以有系統且理性的方式展望未來。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高機動性且高適應力的計畫,亦即計畫必須清楚計算不確定性,好能邊實行邊更新政策與策略。因為我們不可能精確得知未來會出現怎樣的科技,因此儘管我們要事先計畫,但不能墨守成規。在這樣的考量下,我們應該參考艾森豪將軍(Dwight D. Eisenhower)曾經的發言,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盟軍的最高指揮官。艾森豪總愛說,「計畫無用,但計畫就是一切。」他的意思是,詳細且具體的計畫是不可能照表操課的,因為絕對會有意料之外的狀況,然而,計畫(在系統化的情況中合理推測未來走向)對成功至關重要。

若要讓計畫能夠成功,我們就必須有多面向的系統性思考,也必須更完善地理解以下事務:農業、健康保險、土地使用、碳管理制度、能源系統及保育生物多樣性,並重新思考土地該如何利用。除此之外,全世界也必須積極交換各種想法,協力進行研究發展,並迅速將最佳方式傳播至各個國家。讓全球知識網路有巨大的獲益。全球研究議程應採納導向型技術革新的概念,亦即設定研發目標的優先順序,比如低成本且充足的零碳能源、可生物降解產品、能抒解環境壓力使其恢復的糧食作物、更有效的灌溉方式,更佳的氣候模式與預測等。

永續發展的治理方式必須建立大量共識,因此這會是一條艱辛的路。由於既得利益、相異的觀點與文化,以及必要的改變(能源系統、土地使用和都市計畫等),都在國家共識的執行上有困難了,更別說是全球共識;因此為了將透過研究發展而產生的想法付諸實行,必須經過多方利害關係人的審議,並為建立共識付出龐大的努力。

我們也需要讓政府和企業針對SDGs付出承諾,他們的負責程度端看是否精確且及時地追上SDGs的進展。投資者也必須對於將新投資基金導入永續計畫負起責任。所幸,「環境、社會、企業管治投資」(ESG Investing),亦即在投資配置中納入環境、社會和企業管理指標的風潮正在攀升。事實上,在未來,所有投資都應滿足ESG的標準。

最後,我們需要刺激與鼓舞。永續發展必須成為我們這一世代的登月行動,一項齊聚天才、資源和全副精力才得以完成的任務。我仍記得年少時代因登陸月球感到的激動,當時美國總統甘迺迪是如何召喚美國人一同支援這場高風險且大膽的太空冒險。一九六一年五月,甘迺迪發表聲明:「我相信,我們國家應在這一個十年結束前,投身將人送上月球、再讓他安全返回的任務。在此時期,這將會是讓人類永遠銘記於心的太空計畫,也是對宇宙遠程探索最重要的太空計畫,更是最為困難、昂貴的計畫。」這些激動人心的字句讓美國踏上登月之路,在不到八年之後,甘迺迪達成了目標。 世界人口的未來軌跡同時也會帶來影響。根據聯合國最近的預測,二一○○年世界人口可能會落在七十到一百六十億之間不等,取決於生育率的未來走向。如果世界人口飆升到一百億甚至以上,永續發展將更難達成。

所幸,如果我們能實踐全民健保(SDG 3)、全民教育(SDG 4)、以及性別平等(SDG 5),便能預期一個朝低人口邁進的軌跡。以上加總結果的意思是,無論男孩女孩都能在學校待久一點、晚一點結婚,大量投入勞動力,並得以自發地選擇小一點的家庭,同時在衛生、營養與教育方面對於每個孩子投入更多。這所謂的人口轉型也許能使這世紀的世界人口高峰導向約九十億,比起經過一整個世紀持續增加到超越一百億,這是能較快減少貧窮、大大減少對自然環境有害壓力的人數。

全球化的過去與未來:從舊石器時代到數位時代,地理、技術與制度如何改寫人類萬年的歷史

(本文摘自傑佛瑞.薩克斯著《全球化的過去與未來:從舊石器時代到數位時代,地理、技術與制度如何改寫人類萬年的歷史》,大塊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神奇的外星人:唐鳳的故事

唐鳳搞笑傳說從來沒停過

唐鳳對未來科技的想像 VR也可跨越世代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