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不再是創新聖地 羅傑斯看好深圳

以往矽谷被譽為創新聖地,但那終究會成為過去式,未來絕非如此。

很多人都說,早期的創新科技往往來自矽谷。十幾、二十年前或許的確如此,但現在可就未必了。

近年中國陸續推出許多新科技。廣東省的深圳就是中國的研發重鎮之一。如今深圳已發展成一個新奇刺激、象徵中國致力推動科技創新的城市。中國每年培養出大量的工程師,據說人數是美國的十倍之多。當然工程師並不是人人都傑出,但只要母數夠多,出類拔萃的人才自然也就多了。

這些中國工程師打算要做的事都令人大感新奇刺激。因此,我也讓自家小孩學了中文。既然中國的工程師人數遠比美國多出許多,那麼中國就有可能發展出比美國更多的創新科技。

以往矽谷被譽為創新聖地,但那終究會成為過去式,未來絕非如此。別忘了,各位心目中的常識,十五年後將不再是真理,我們所知道的一切都將改頭換面。二○三五年時,想必矽谷的地位將出現劇變。

在我心目中,深圳是最值得一提的新生代創新「聖地」,其地位可望逐步提升。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我有信心它將崛起。尤其目前香港的情勢,對深圳是絕對有利的。當民眾需要跨越國境,從香港移動到他國時,深圳的地理位置與港相近,可說是相當有利。

雖然印度的班加羅爾(Bangalore)也是個創新之都,但如果只能選一個的話,深圳應該會是我的首選。相較於美國的矽谷或以色列的台拉維夫,我認為深圳更具推動創新的實力,會跑得更前面。

深圳──軟硬體兼的地方

其他創新之都多半以軟體見長,但我認為深圳除了軟體之外,硬體也是它的強項,可說是兼具創新所需的兩個巨輪。

美國沒能像中國那樣培養出大批的工程師,甚至大多數的美國學子都對學習工程知識興趣缺缺。更糟的是,學習工程的那些美國學生,很多人實在算不上優秀。

我固然不願接受,但現實擺在眼前—中國的確培養了眾多工程師人才,印度也催生出許多工程師。而台拉維夫則因為地緣政治等因素,風險因子較多。如果能從全球各大城市當中選定自己要進駐何處,我想那些可能成為戰場中心的地方,不會是理想的選擇。

我並不是說這些地方馬上會開戰,但很多人都明白這世上正在發生什麼事,因此我相信深圳的前景值得期待。

如果想讓孩子學科技的話,又該送到哪裡去呢?我想應該不會是非洲或南美吧。就實際狀況來看,中國的確已經在某些領域超越美國。若問我押寶中國和美國哪個好,就工程方面的發展潛力而言,我應該會押寶中國。請各位看看中國的通訊設備大廠華為,它的崛起可是連美國都害怕。

所以美國才要譴責說「華為的產品有資安風險」。想必這應該是美國企業在通訊技術方面,已無力追上華為的證據吧?就連在手機市場所向披靡的蘋果公司都已不知所措,美國政府才會大力批判中國通訊設備的資安問題。加拿大政府還應美國要求,逮補了華為的副董事長兼財務長孟晚舟,她同時也是華為創辦人的掌上明珠。美國發動這波逮捕的理由,是華為為了迴避美國制裁將產品出口到伊朗,向美國金融機關捏造不實說明。但背後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因為美國對自家產業在這個領域的落後程度,已萌生強烈的危機感了吧。

危機時代:傳奇投資家吉姆‧羅傑斯談未來經濟與理財

(本文摘自吉姆‧羅傑斯著《危機時代:傳奇投資家吉姆‧羅傑斯談未來經濟與理財》,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臥底經濟學家:政府為什麼一定要救銀行?

不舒服的經濟艙 都是故意設下的圈套

2030世界變局 華頓商學院剖析八大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