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笑談時事YouTuber 志祺七七如何辦到

「Hiho!大家好,我是志祺。歡迎回到志祺七七。每天給你觀點更多元的時事分析。」

這兩年來,很多朋友是透過「志祺七七」這個YouTube頻道,認識我與圖文不符。

沒錯!從二〇一八年開始,我們把「討論時事」的社會參與,搬上了YouTube。每天都可以看到我用一則時事來問候大家。號稱每週七天、每天七點、每次七分鐘,「志祺七七」是一個由我們YouTube部門所經營的一個日更時事型YouTube頻道,特色是每日更新、降低議題門檻,用年輕人也聽得懂的論述,來分析時事議題的頻道。

不須準備好才起飛,不用本來很會才去做

在大眾娛樂時代,一個談時事不搞笑的YouTube頻道,真的會有人看嗎?說實在的,頻道剛建立的時候,在外部很不被看好,在內部也面臨各種挑戰。日更與追時事這場硬戰,考驗團隊夥伴彼此拋接球的默契;面對鏡頭,從不太拋頭露面的肥宅,到慢慢學習成為公眾人物的歷程,也是一連串的跌跌撞撞。

沒有經驗,團隊藉著日更的高頻率,直接磨練、快速學習;沒有天份,我自己靠著練習、做功課、減肥與自學,慢慢達到自己也覺得比較OK的樣子。

頻道花了一年才達到十幾萬訂閱,但第二年還沒過完,訂閱數就破六十萬了。做為專挑兩岸問題、國際大事、時事分析的硬議題,還被笑是「讀稿機」的YouTuber,能有這樣的成績,真的是跌破眾人眼鏡。其實祕訣在於,我們不等準備好才起飛,而是快試快修;不是本來就很會才去做,而是仰賴團隊合作與自學來達陣。

到底成為YouTuber對我個人來說,除了瘦了24公斤,還有什麼收穫?多了一個YouTube頻道,對於簡訊設計/圖文不符而言,又有什麼策略意義?說起這個,時間就得回到我跟阿滴相遇的那一天……。

XXXXXXXXXXXXXXXXXXX

二〇一六年的秋天,在一個群眾集資的年會上,我認識了阿滴。由於我跟阿滴都是受邀的講者,會前會後都有不少聊天時間,所以就這樣熟了起來。

那時候的簡訊設計/圖文不符,團隊不過十多個人,也還不是很有名,當時的阿滴英文,也離兩百萬多訂閱還很遠,訂閱數不過十七萬多。除了一樣愛打電動、愛玩卡牌,最讓我們一拍即合的原因,是彼此當下的生命狀態。當時阿滴正在想要建立團隊,剛好我是創業路上的人;而作為YouTuber的阿滴,也建議我應該趕快投入YouTuber行列,給了我很多寶貴的建議,我們兩個湊在一起,除了打電動、說幹話,其實也有滿多時間,是在談正經事,擔任彼此的顧問。

勇敢加入主戰場,連結出更多機會與資源

「成祥,我們應該來做一個YouTube頻道!」我回公司提出申請。

「嗯……這件事你已經跟我提第三次了,代表你很在意,是真心想做……」成祥表示。

其實,做YouTube頻道這件事,對整個團隊來說,不是目的,而是個策略。

圖文不符一直都在默默的生產優質懶人包,呈現各種議題,每年也有遊戲或解釋型動畫等大型專案,來討論我們認為很重要的題目。但當時的圖文不符,在發展上碰到了三個瓶頸,分別是:「無法快速回應時事」、「成效無法累積」、「觸及不到年齡層更低的族群」。

YouTube的真人錄影,讓我們可以快速回應時事;平台演算法不同之下,YouTube的長尾相當驚人,可以補足臉書平台無法進行累積的問題;而在臉書的受眾年齡層逐漸上升、年輕人轉向IG與YouTube的情況下,要接觸年輕人,把戰場延伸至YouTube,也是必然之勢。弄清楚策略目標後,除了開始一邊找錢,我們也開始摸索頻道的形式與模樣。因為覺得自己一胖、二宅、三不喜露臉,剛開始我還真的沒有要自己跳下去做的意思。我們有考慮用動畫的方式來做一個頻道,但成本實在太高,速度也一樣無法解決公司遇到「快速回應時事」的問題。

「志祺我跟你說,『以人為載體』永遠是最好的方式,」阿滴強調,就算把動畫做得再厲害,觀眾能討論的永遠是圖文不符好棒、這個動畫好精緻」,頂多再被議題感動一下。

但如果張志祺今天成為了YouTuber,大家可以討論的話題,就可以含括「張志祺愛穿什麼顏色」、「我今天在哪裡遇到他」、「他的公司長什麼樣子」、「他最近跟哪個YouTuber有合作」……範圍能無限擴大延伸,還能與人的狀態共同演化。

更重要的是,如果開YouTube頻道是一個策略,那唯有把自己真的變成一位YouTuber,才能真正走進這個圈子、搞懂圈內文化,並與其他YouTuber有所連結,得到新的機會與資源,進而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如果要下海當YouTuber,領域應該要結合我們的專長,談社會議題與時事。阿滴推薦了談時事的美國YouTuber——Philip DeFranco頻道給我參考,當時他的訂閱數已經破三百萬。

「嗯,好吧,如果要做YouTuber的話,我要做日更,」我一邊思考,一邊說道。

「……你瘋了嗎?」阿滴表示傻眼,傻眼的不只阿滴,還有成祥與夥伴們。

雖然,日更也是一個策略,不過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有機會再說。

資訊混亂的時代,誠信是最好的賣點

好不容易找到錢的時候,兩年過去,轉眼阿滴都已經破百萬訂閱了。雖然資金與夥伴終於到位,但都等了兩年,我們也不急著開工。在試錄之前,所有夥伴聚在一起,一起協作了一份文件,叫做「我心目中的志祺七七……」。從頻道該怎麼幫圖文不符加分、要為觀眾創造一個什麼樣的交流平台、影片剪完該長什麼樣子,到每位夥伴在頻道經營上最想做的事,我們都有充分的討論。

這份共十四頁的文件,成為我們的根基,每當遇到挫折,或是迷惑的時候,我們都會回到裡面,去找初衷裡的答案。其中,關於「要為觀眾創造一個什麼樣的交流平台」,當年我自己在文件裡面,寫下了這樣的話:

「期許『志祺七七』成為能夠快速跟上時事,清晰的把複雜事情說好的頻道。更是個『讓大家在這個資訊混亂的時代,能夠相信且讓人期待的頻道』。

在回答這題時,我想到了很小的時候看的一個節目,名稱大概是「地球真奇妙」之類的。內容大概是每週會介紹一個國家特殊的文化語言,當時的我總是很期待看到他的下一集,但現在有點久沒有感受過這樣的情緒了。

圖文不符的粉絲,在遇到重大事件時,常會問說:『圖文不符會不會出手?』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的方向。透過這節目,讓人知道:『圖文不符會出手』,就能帶出更多的價值。」

理想很豐滿,但現實果然很骨感。

在錄了第一支影片之後,連我自己都覺得畫面不耐看,當下馬上開始減肥。多等一天就是多燒一天的錢,為了上相,我兩個月火箭式減下24公斤。影片開始上線日更,主色調跟隨圖文不符的黃色與黑色,還有可愛的黃臭泥坐鎮。不過上線沒多久,果然開始大逆風,各種不被看好。

「社會議題那麼硬的題材哪有人要看?」

「太嚴肅了吧!要追時事為什麼不看新聞就好?」

「看網路影片都嘛是要放鬆好笑的,這沒市場啦!」

好在也不是第一天被罵爆,這次我倒是很平常心。當YouTber本來就不是我擅長的事,一開始沒有太被看好或是被關注,反而給了我低調進步的成長空間。

稱職的「讀稿機」是許多專業的累積

YouTube頻道成立之後,簡訊設計/圖文不符已經是一個40多人的團隊,分工與決策機制,都已經經過設計與調整,團隊也漸漸從日更的試煉中,找到適合的節奏。

一支緊急的議題影片,在事前預備資料加上團隊的日夜趕工下,從企劃到剪輯完成上傳,最快可以在二十四小時之間完成,足以應付突如其來的重大時事。每支影片長度約7到12分鐘,到後面比較熟練的時候,一個小時大約可以錄製三到四集。整個製作流程為:例會選題、撰寫大綱、逐字稿,總編審稿、完稿、定稿,錄製、剪輯,到最後將影片上傳。

創業進入第四年,我學到最重要的事之一,就是要打從心裡完全信任團隊,才能讓事情最順利地被推動,所以在YouTube頻道這個產品的創作中,我學會當一個稱職的「讀稿機」,全權交給專業的來。

頻道推出後,走一個穩健的路線,粉絲以每個月1萬左右的數字增長,而當我們抓主題的能力越來越精準迅速,更能敏銳感知社會脈動,提供大眾當下最需要的內容,滿足大家對資訊和溝通的需求,粉絲成長速度,提高到每個月三到四萬人。在香港「反送中」事件期間,甚至有一個月增加八萬訂閱的紀錄。

二〇一九年是為選舉預熱的一年,整個台灣的社會氛圍,都在為二〇二〇年的總統大選醞釀。三月的時候,總統蔡英文的民調還在谷底,當時選戰的幕僚開始籌備「小英日常」YouTube頻道,希望與年輕人進行溝通,於是找上我們討論影片合作。

一口答應後,我先想好所有配套措施與風險評估,找了遊戲YouTuber魚乾,一起到總統府官邸,拍了一支出國訪問前的「總統的行李箱開箱」影片。隨後,我們的開箱愈開愈大,再次合作時,企劃了「總統專機開箱」,我和阿滴一起登上空軍一號。這兩支影片都為頻道帶來很好的觀看成績。六月開始,各政黨即將進行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整個社會也開始沸沸揚揚。

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問尖銳的問題

關於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國民黨有朱立倫、郭台銘、周錫瑋與韓國瑜等多人角逐,民進黨則有蔡英文與賴清德兩位候選人呼聲不相上下。當時整個台灣最熱的社會議題,就是總統大選,誰會出來選?那時我收到郭台銘的早餐邀約,剛好當時《復仇者聯盟:最終之戰》特別紅,我靈機一動,想說如果連平常很難約到的郭董,都找上門來與我們合作,不如我來做一個「總統無限寶石」,把所有可能的總統候選人都採訪過一輪,應該會非常有趣。

於是我展開了一連串的「總統無限寶石」的蒐集旅程,除了原本就合作過的蔡英文,最後真的採訪到了郭台銘、韓國瑜、張善政、周錫瑋、朱立倫等六位可能的總統候選人。

我們跟郭台銘聊:「未來處理兩岸關係時,真的不會把企業利益擺在國家利益之前?」

請教了韓國瑜:「去香港拜訪中聯辦,到底談了哪些事?」跟宋楚瑜聊:「如何實質的有意義的超越藍綠?」也提問曾發表仇日言論的周錫瑋:「去年去了日本玩,確切立場為何?」訪問朱立倫時,我們談:「怎麼看許多國民黨人士收取中共利益,擔任傳聲筒?」

拜訪張善政時,則問了:「理科善政跟佛科妙天,如何深度合作?」

過去訪問蔡英文時,我們也曾針對台灣最痛的外交處境,討論:「台灣到底是不是在花錢買外交?那些斷交的國家,後來到底怎麼了?」不管問題尖銳與否,我們都做到把年輕人心中疑問與好奇,以理性平和的方式,帶到每位候選人面前的任務。

總統大選結束後,在一次與蔡英文總統的餐敘中,她提到:「志祺,你有沒有發現,你們是所有電視跟網媒裡面,唯一一個採訪完所有總統候選人的媒體?」

「咦,真的嗎?我們還真的沒注意到。」本來只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又有代表性的企劃,但在那一刻,我才體會到《志祺七七》頻道社會責任的重量。

轉眼間,「志祺七七」已經是一個超過六十萬人訂閱的頻道了,隨著訂閱人數的上升,我也經歷了「學習如何當公眾人物」的過程。五萬訂閱的時候,在街上偶爾被認出來,到十萬訂閱的時候,被認出來的頻率提高好多,開始發現自己在路上不能穿得太邋遢。

起先還沒有心理準備成為一個「公眾人物」時,對於隨時都要維持好狀態的這件事,我非常不習慣,時常處於一個很緊繃的狀態。到三十萬訂閱的時候,在錄製節目時,我開始從大家的讀稿機,慢慢找到自己的鏡頭語言。也逐漸學會把一些真正的自己,擺到鏡頭前面。例如跟大家分享我最喜歡的王蟲、雷姆與《鋼煉》,讓大家認識宅宅的志祺,漸漸找到與網友互動的樂趣,以及自己比較自在的模樣。

在路上,曾經遇到看過我影片的網友跟我說:「曾經在低潮的時候,因為看到一支志祺在談『挫折』的影片,心裡卡住的地方突然通暢了!」也有網友告訴我,遇到「反送中」或是「平權公投」,這種不知道怎麼跟長輩有共識的議題時,就會傳我的影片給長輩看,試著開啟討論。而在頻道裡各式各樣議題影片的留言區內,也常常看到有很多質感超好、言之有物的討論展開。

上面這些點點滴滴,在我心中匯流成很大的力量。

原來在這個社會上,有這麼多人願意跟我們站在一起!嘗試努力弄懂一些困難卻重要的議題,也願意去聆聽不同立場的聲音,透過溝通與理解,讓我們的社會再更美好一點。

原來我們並不孤單,因為持續發聲,我們讓更多社會上聲音透過圖文不符/志祺七七匯聚,化成能量,帶來改變,我想這就是做社會參與最棒的地方。

不搞笑,談時事,也能在這個社會上,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常說,自己在當YouTuber這件事情上很沒有天份,這不是謙虛,當YouTuber這兩年來,我的確是慢慢透過自學與練習,一點一點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接下來和大家分享我的五點自學步驟,除了成為YouTuber,也適合運用在各種領域。

1.找到標竿:首先,我會從各大YouTuber中找到喜歡的標竿,並列出這位YouTuber的影片,讓我喜歡的因素,不論是燈光、穿著、表情,還是節奏,並問自己:他做對了什麼,所以才這麼吸引我?

2.開始模仿:透過模仿自己欣賞的YouTuber影片中的要素,漸漸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

3.快速嘗試:透過快速的執行,得到回饋,然後快速修正,藉此得到快速的進步。

4.定期檢視與調整:定期停下來,檢視初衷與策略方向,讓自己與團隊不至於走偏。

5.找到成就感:記得在過程中,要讓自己能找到樂趣或成就感,才可能持久的做下去。

以上是我上手的方式。我再強調一次,因為在做YouTuber上,我是沒天份的人,靠很多方法才走到現在,所以有一些歷程,可以跟大家分享。如果是有天份的人,你可以好好做自己,那樣真的就夠了,真的。 每個人都有擅長或不擅長的事,因為我們有想去的地方,所以有時候必須走進自己不擅長的戰場。我想說的是,如果我都可以從超不會上鏡頭,慢慢進步到今天的狀態,你也一定可以透過學習與練習,抵達你想去的地方。

歡迎來到志祺七七!不搞笑、談時事,資訊設計原來很可以:從50人的資訊設計公司到日更YouTuber的瘋狂技能樹

(本文摘自張志祺、林欣婕著《歡迎來到志祺七七!不搞笑、談時事,資訊設計原來很可以:從50人的資訊設計公司到日更YouTuber的瘋狂技能樹》,天下文化提供)


相關連結

志祺七七 X 圖文不符 youtube頻道


延伸閱讀

老師傅釀酒技術恐失傳 麒麟啤酒用AI化解危機

讓球迷在家如臨比賽現場!NBA數位轉型備受期待

別為了數據而數據 3大竅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