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啟示錄 外資持股八成是台資的選擇

你對別人最大的幫助,不是和別人分享你的財富,而是讓人看見他們自己的財富。
(The greatest good you can do for another is not just share your riches, but to reveal to him his own.)

這是前英國首相班傑明. 迪斯瑞利(BenjaminDisraeli)說過的話,也是我2014年開始寫第一本書時的初衷。這幾年,我一共寫了四本書,我自認為對於「被動投資」的操作,應該有足夠的詳細介紹了,因此雖然讀者們很希望我也能寫一本談個股這種「主動投資」的書,但我一直沒有這個意願。

兩個原因,第一,國外的投資大師們,已有很經典和完整的書籍,不但足夠也很難超越。第二,個股的挑選、操作和投資者的個性有極大的關係,這是科學和藝術的結合,很難複製;而且一旦操作不慎,不只沒有獲利,還可能破壞了均衡人生的五個球。

然而,「不談個股」這個堅持了好幾年不變的原則,就在三個畫面和一句話之後做了改變,是什麼呢?

2020 年3月中,新冠肺炎疫情造成股價重創,那段期間我想到了來上課的學員們,可能不知道該如何應變,於是心血來潮製作了YouTube視頻,其中有幾集談到了台積電,因為要找尋該公司的歷史紀錄,再度翻閱了《IC 教父:張忠謀的策略傳奇》這本書。

隔了許久,此次閱讀再度感受到當年推動台灣半導體產業,深受國人感佩的孫運璿、李國鼎等人的風範。孫運璿1984年中風,只領了120萬元的退休金,然後安靜地待在家中靜養;李國鼎依舊每天到科技大樓上班,基督徙的他說,上帝給的已經夠多了!

除了大家熟悉的這兩位科技推手,也發現了當年改變時代的「隱者」,例如歷屆評價最受委屈的行政院長俞國華,因為孫運璿院長突然中風,他成了接任者,半導體的產業規劃原非他主導,但他承接下來積極推動,甚至動用了私人關係,邀請台塑王永慶投資了3%的股本,再加上國發基金持有的48.3%,才讓台積公司一舉達到穩定控股。

在閱讀這段歷史時,我好奇地揣摩俞院長當時可有這樣的思考?台積電是中華民國政府有史以來的最大投資案,拍板決定這種前任院長留下來的計劃案,可是有功無賞、打破要賠;成功了,可能是前者的功勞,若是失敗,責難可能如排山倒海而來。當初是什麼樣的想法和心境,讓俞國華院長不但積極推動,還用最快的速度批准了!

對比中國大陸推動半導體關鍵初期時的人謀不臧,以致錯過了最好的黃金期,中華民國何其有幸,有當年的國之重臣,在關鍵時刻做了關鍵決策,且戮力推動!看到這些第一次閱讀時沒有發現的歷史畫面,讓我跌入在黑夜之中深深的沉思,也一掃當年我對於俞院長軟弱的刻板印象。強者,有時在其內心,有時在其風骨。

第二個畫面是,孫運璿歷經中風手術後,醒後的第一句話,他問,「大型積體電路的計劃怎麼樣了?」

第三個畫面是,張忠謀為了讓飛利浦取消可能加碼到51% 股權的優惠條款,數次飛往荷蘭,當時台積電人小志氣高,縱然沒錢、沒人、沒技術,還要取得主導權,張忠謀一個人面對飛利浦總部龐大的律師團,當時他是什麼樣的心境,他想要爭取的又是什麼?

這些,不只是專業與承擔,而是想盡辦法「為台灣謀取生路」的奮戰不懈。

當時每一個人的盡心盡力,與念茲在茲,無非就是希望台積電的成功,能為廣大的國人帶來福祉嗎?但台積電今天多數的獲利為外資所享有,這可是當時那些人胼手胝足創建台積電的原意嗎?

外資持股八成是台資的選擇

再來,是一句話帶給我的衝擊。2017年台積電的股東大會上,一位來自日月潭經營旅館業的老闆,向張忠謀建議說,他有員工之前在台積電服務,因為想要轉換心情,工作輕鬆一點。這位股東認為,員工付出這麼多心血,回收似乎不成比例。尤其公司近八成都是外資,希望張忠謀發揮佛心,把給外資的紅利撥一些給員工,別都給外國人,才能間接帶動全台灣薪資上升。

另外,這位股東也希望台積電改變股利政策,建議張忠謀一年不要發放股利,讓外資有失望性的賣壓,股價下挫,台灣股民就有機會進場。

當時台積電股價突破200元,當然這個建議顯然不符合資本市場的正常運作,台積電也沒有理由這樣子操作。但在股東會上,張忠謀也有感而發地說,台積電一開始為台資所擁有,今天有76% 的股權落入外資手裡,「這是台灣資本市場的選擇。」

古人形容美妙的聲音,餘音繞梁、三日不絕。但這句話對我來說並不悅耳,卻在我耳際迴響好幾年,我常常思考,何以至此?

當年在極為艱辛的環境下,推動台灣半導體和催生台積電的這些隱者和顯者們,如果今天還在世,會不會感嘆與難過,76%的台積電已為外資所擁有?這的確是台灣資本市場的選擇,但誰應該有責任呢?

我彷彿聽到有一種聲音對我呼喚,國之重臣們完成了最艱辛的起步,張忠謀先生接著實踐了不可能的任務,身為資金管理者的我,難道不能以我過去的經驗,讓更多人了解台積電的價值,而非只有外資所能獨享?

2003年11月,我為管理的共同基金第一次購入了台積電,經過17年的等待,2020年台積電成為我資金管理生涯中的第16檔十倍股。2018年10月,我第一次上電視節目有機會談台積電,我的保守預判讓許多人與台積電失之交臂,一直到2020年5月,我在YouTube視頻中大膽預判,台積電極有可能邁向新的里程碑,一連錄了十幾集視頻,才讓較多人有機會重新認識台積電。

重新認識台灣的護國神山

台積電真的值得重新認識嗎?為什麼有人叫她護國神山?約莫在2017年12月初,美東飄雪的一天,我從紐約甘迺迪機場飛抵台灣,在台大應某社團之邀做了一場演講。可能教室不夠大,或許也有校外人士參加,只見學生們講台前的地板上坐滿了。

演講後半段,我談到了台灣勞退基金的管理,也談到了台積電對台灣的重要影響,記得有位同學回去以後,在他臉書上寫下:聽了闕老師的演講後,如果台灣買下台積電要5.5兆元,值得嗎?

2020年9月底,台積電市值近11兆元,短短三年當中,產生了5.5兆元的翻倍增長,這又是什麼概念呢?中華民國一年的國家總歲入預算約2兆3千億,也就是說台積電每一年市值的成長,約可供應國家半年的支出,這樣的護國神山,卻因為多數人的不認識而少有獲益,何豈是可惜,簡直是令人扼腕!

張忠謀說,購買台積電,每天都是好時機。真的是如此嗎?現在股價高了,台積電還可以進場嗎?

為什麼我稱台積電為「慢飆股」?了解台積電的特質,是否可以間接認識晉升全球一流企業的長相?

台積電的深度投資價值何在?我對蘋果的非分之想已完成,而且還在進行中;我對台積電的胡思亂想才正式開始?有可能實現嗎?

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就留待你在我的第五本書中來發掘!這本書不會只有股價的成長而已,不論個人、企業甚至國家,都可以在張忠謀和台積電蓽路藍縷的成長中,找到再出發、再成長的力道,這些啟示也是另外一個瑰寶,值得你探索和擁有!

慢飆股台積電的啟示錄

(本文摘自闕又上著《慢飆股台積電的啟示錄:發現一流企業的長相和深度投資價值》,天下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台灣能有第二家台積電嗎?

台積電打敗聯電的秘密武器

張忠謀:除了台積電 還有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