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必跑!全球50大經典路跑賽

編按: 《燃燒跑魂:世界50大經典路跑賽》作者托拜亞斯.繆斯精選50場路跑賽事 ,從英國最高峰到無情的摩洛哥沙漠,他以內行人的眼光紀錄每一場路跑的第一手資料、活動亮點、實用訣竅。

我在寫本書的最後一項賽事時,回想最後一趟跨越威爾斯山脊的320公里旅程,不禁低頭看向雙腳。我的小腿完全遮蓋住腳踝,腫脹的雙腳讓我的人字拖看起來就像丁字褲,腳趾間有些皮不見了,還有至少一片趾甲可能很快就會脫落。不過這些都沒關係,因為完成龍脊賽(見232頁)的滿足感,讓任何一分的不適都變得值得。這項富有歷史傳奇、深具代表性的比賽,對我來說,是「一生必跑」的絕佳路線。

過去十年間,我跑過五大洲、十幾個國家,橫越沙漠和叢林,跨越小島與山脈,沿著海岸線,穿過森林、樹林、城市及村莊。在延宕了一會兒之後,我計算出:為了「調查」本書裡的50項比賽,我總共跑了超過4320公里,爬升(及下降)超過11萬6000公尺。這相當於上下聖母峰13次,超越外太空邊緣16公里。這些數字讓我想坐下來喝杯烈酒、預約按摩。

我很早以前就領悟到自己不夠優秀,永遠無法成為職業運動員。我31歲才開始「認真」跑步,起步算有點晚。但是我確實擁有好奇心和探索自己能耐的意願。說真的,完賽的腦內啡感覺非常棒,抵銷了經歷過的所有痛苦。即使我在比賽結束後說過「再也不跑了」,但總在不知不覺間又開始研究下一條路線。跑步是會上癮的。

對我來說,跑步和賽跑是通往嶄新世界的媒介,讓我可以看見原本只夢到過的地方,突破我自我設定的極限,讓我更強壯、更健康、狀態更好。而且多虧了跑步,我才認識了我的妻子湛安,她跟我一起跑了很多場比賽,而不只是在英國背妻大賽(見48頁)中當我的「妻子」。

跑步是段歷程。我並沒有直接投入那些號稱「地表最難」的高難度賽事,而是從我知道自己能夠完成的比賽開始。等自信建立起來後,再找尋更大的挑戰,那些能夠讓我跑得更遠、更高、更快的賽事。目前為止,勝地比賽是我最愛的類型。這些比賽地點的風景令人驚豔,無論是否參賽都會想去一遊,意思是也非常適合帶家人一同前往探索,從三峰高地路跑賽的約克郡谷地(見198頁)到拉瓦雷多超級越野賽(見182頁)的高聳多洛米蒂山。另一個優點是:比賽的後勤補給大多會有人負責,參賽者只要跑步就好。

我的書中收錄了馬拉松、登高賽、天空跑、超級馬拉松、多日賽、背妻比賽、1英里賽、5公里賽、10公里賽、僵屍追逐賽、高地路跑、山徑越野跑、游跑賽、24小時接力賽、障礙跑競賽、山地馬拉松,以及其他各種類型的賽事,並且盡可能蒐羅一些統計數據,包括關門時間、優勝者的時間、地點、網站,以及其他各種參賽所需的相關資訊。另外,秉持公開透明的原則,我也寫出了我個人的完賽時間,給好勝心強的人一個突破的目標。不論是為了什麼理由、體能狀況如何,幾乎都有合適的比賽。因此我把本書分成三大部分:

初學者路線:著重樂趣而不是勝負,不需要經驗。
自虐狂路線:新地形和新挑戰。有些路線需要有馬拉松的經驗。
高難度路線:需要毅力、耐力和基本經驗。

不是每個人都爭強好勝。對有些人來說,歷程比成績或名次更重要。但無論你是哪種人,完成比賽都是獲得腦內啡的最佳辦法,所以報名參加比賽吧!一旦開始,你就不會再回頭了!

初學者路線

1強悍泥人 Tough Mudder

「老兄,別擔心,你若摔下來,我會接住你!」在我下方幾公尺處,潛水員在冰冷又混濁的深水中踩著水對我大嚷。若是換成其他場合,這樣的話語會讓人感到安心,但由於我處在進退兩難的危險狀況,這些話並沒有讓我緊繃的神經獲得舒緩。是這樣的:我參加了英國第一屆強悍泥人賽,在單槓障礙這一關遇到了一點麻煩。

由於亟欲經由這根20公尺長的野獸來證明自己的價值,也為了說服自己我當兵時技能還在,我固執地繼續擺盪,直到筋疲力盡。可是現在,我卡住了。倘若我在原地掉落,一腳會碰到平臺,另一腳會踩到水裡。簡直不敢想像。但如果我努力擺盪,通過剩下的那兩根橫桿,是有可能成功,只是失敗的可能性也不小。不用多說,事情並沒有完全按照我的盤算進行,而且我的腹股溝已經痛了兩天。

說強悍泥人是障礙跑競賽中名氣最響亮的,我想應該不會有錯。創始人是兩個英國人──蓋爾‧利文斯頓(Guy Livingstone)和威爾‧迪恩(Will Dean),他們創立了一個團體和一項運動,或者如威爾在他們的影片中所說的:「我們讓人回歸基本……而團隊合作和同志情誼是我們的主旨。」到目前為止,已有超過150萬人參加過強悍泥人的活動,而且別忘了,他們在2015年還舉辦了50多場全球活動,這個數字勢必會繼續成長。

強悍泥人跟許多其他障礙跑競賽不同的地方是,強悍泥人不是比賽而是「挑戰」,參賽者加入後必須發誓會「把團隊合作及同志情誼放在自己的賽道成績之前」,並且「幫助泥人同伴完成賽程」。由於不是比賽,所以沒有真正的獲勝時間,也因此沒有計時晶片或真正的優勝者。

參加強悍泥人活動,不必擁有發達的腹肌或像阿諾‧史瓦辛格那麼大的二頭肌,雖然很多泥人都是這種身材。你也不必袒胸露背(女性參賽者肯定如釋重負!),但你必須面帶微笑上場,告訴自己:「今天就是要玩得開心。」

強悍泥人的本質是「團體活動」。我清楚記得我的第一場比賽,那場比賽我獨自應付。光是為了進入先出發梯次的起跑區,我就得跳過一堵牆。我憂慮又尷尬地畏縮不前,這時有個人拿著擴音器大聲喊出前面提過的強悍泥人誓言,我們所有人都必須複述一遍。我憂慮是因為擔心我可能需要協助才能克服障礙關卡,不過只要有一點肌肉和體力,就可以通過大部分的障礙關卡。也許只有金字塔障礙除外──那一關真的需要大家協力建造金字塔。

但是,從我2012年第一次參賽後,時代改變了。強悍泥人變得更加艱難,幾乎變得像是障礙賽版的《水晶迷宮》。確實,每年主辦單位都會設計出新的障礙關卡,讓人埋頭苦思、倒抽一口冷氣,你或許會抹去臉上的泥巴,但絕對不會笑不出來。看到關卡取名為火圈、骯髒的芭蕾舞伶、搖擺王、電擊治療,和放克猴等等,你就知道你會玩得很開心。

一旦參加過強悍泥人,完成「軍團關卡」,你就可以選擇加入「泥人軍團」(Mudder Legion)──也就是參加過不止一次泥人賽的人的官方社團。每次報名參加另一場活動,你都會收到不同顏色的頭帶,顏色是根據完成的活動次數來區分,從參加第二次的綠色到參加過十次以上的黑色。另外還有軍團專屬的障礙關卡及跳過電擊治療關的選擇權──並非完全沒有好處!如果這還不夠維持你的興趣,那你或許可以試試「最強泥人賽」(World’s Toughest Mudder),在24小時以內完成愈多次16公里長的關卡愈好。心動了嗎?

燃燒跑魂:世界50大經典路跑賽

(本文摘自托拜亞斯.繆斯著《燃燒跑魂:世界50大經典路跑賽》,大石國際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DNA主宰體脂分佈!重訓不會練成金剛芭比

遇到情緒化的同事或主管 你可以這麼做

愛情也需要一些「性致」加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