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蔓延 我們應該除掉蝙蝠嗎?

研究人員指出, 蝙蝠病毒的問題不在於蝙蝠,而是當牠們把病毒傳給人類時,我們卻讓病毒逃走。

聽起來或許很違反直覺。如果我們想保護自己、避免被通常把蝙蝠當作宿主的病毒侵害,不是應該除掉蝙蝠才對嗎? 不幸的是,人類確實經常因為害怕傳染病,尤其是狂犬病,而摧毀蝙蝠的棲息地,然而驚擾蝙蝠反而更可能散播病毒,因為蝙蝠四處逃竄,也把病毒帶到其他地方。新冠肺炎蔓延之際,已經出現有人因為錯誤觀念而摧毀蝙蝠棲息地的報導。

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除掉蝙蝠,」奧利瓦說:「這世界需要牠們。」蝙蝠經常是生態系統裡其他物種賴以存活的「關鍵物種」。舉例來說,有數百種水果依賴蝙蝠授粉,包括芒果、香蕉和番石榴。如果你沒有特別愛吃水果,那麼你應該要知道,用來釀製龍舌蘭的植物也要靠蝙蝠授粉。非洲大草原上不可或缺的猴麵包樹只靠蝙蝠授粉。食蟲蝙蝠(新冠病毒寄生的蝙蝠)每晚可吃下相當於自身重量的昆蟲,尤其是正在哺乳的母蝙蝠,病媒蚊也是牠們的食物之一。蝙蝠還會吃大量的農作物主要害蟲飛蛾。據估計,光是在美國,蝙蝠一年對作物的保護就價值三百七十萬美元,而且不需使用汙染環境的殺蟲劑。失去蝙蝠會在農業生態系中引發骨牌效應,損失反而更大。

在熱帶雨林裡,果蝠(伊波拉病毒寄生的蝙蝠)扮演散播種子的重要角色。「我經常說,沒有果蝠就沒有雨林,」倫敦動物協會的野生動物和動物傳染病專家安德魯.康寧漢(Andrew Cunningham)如此表示。「事實上,若論及雨林對碳儲存和天氣型態的影響,你可以更進一步提出一個合理的結論:沒有果蝠,就沒有我們所知的人類。」

「只要不打擾牠們,蝙蝠不但無害,甚且對我們非常有益,」國際蝙蝠保護協會宣示。他們當然會這麼說。但二○○六年科羅拉多州科林斯堡的節肢動物媒介傳染病實驗室的一群科學家也這麼認為。他們在研究論文中主張:蝙蝠幾乎對陸地上所有生物群體都是不可或缺的。「迷思和誤解……導致人類想方設法撲滅蝙蝠,結果對蟲害防治和作物產量造成嚴重影響,卻也未能減少剛好是由蝙蝠傳播但已經很少出現的狂犬病病毒。」

其他病毒也一樣。「在昆士蘭,一直有來自社會和政治的壓力,要求當局宰殺或驅散果蝠以防治亨德拉病毒,」二○一五年澳洲科學家如此表示。但他們發現,蝙蝠群裡的病毒多寡並非取決於蝙蝠聚集的密度,所以降低密度也無法減少病毒。然而,對蝙蝠施壓卻會使病毒增加。二○○八年,研究員發現,比起其他壓力,飢餓更容易使亨德拉病毒在狐蝠之間快速傳播,因此果蝠賴以為生的樹木逐漸減少才是最大的風險。氣候變遷和森林野火又是雪上加霜。

這份二○一五年的報告指出,重建野生的果樹林,誘使蝙蝠與人類和馬匹保持距離,才是杜絕亨德拉病毒最好的方法。「問題不在蝙蝠身上,疾病不是牠們引起的,」康寧漢說,「而是人類。因為人類摧毀和侵占蝙蝠的棲地,捕獵、買賣和宰殺蝙蝠。那麼做甚至會害附近的動物感染病毒,一旦感染了或許還會將病毒傳播出去,甚至使蝙蝠病毒快速增加,進一步提高風險。」

奧利瓦表示,無論如何,消滅蝙蝠不只會造成生態浩劫,而且根本不可能做到,因為蝙蝠數量太多,而且牠們會飛。倖存的蝙蝠甚至可能會帶有更多病毒。烏干達有人用煙把蝙蝠從洞裡燻出來,但其他地方飛來的年輕公蝙蝠很快又占領洞穴,新蝙蝠體內的致命馬堡病毒甚至比原來的蝙蝠還多,因為只有幼小蝙蝠才會感染馬堡病毒。

研究人員指出, 蝙蝠病毒的問題不在於蝙蝠,而是當牠們把病毒傳給人類時,我們卻讓病毒逃走。二○一四年在西非,有隻蝙蝠把伊波拉病毒傳給一名人類小孩,最後導致成千上萬人被感染。新冠疫情最初也是一個或數個人類染上蝙蝠病毒,之後有幾千幾百萬人染疫。病毒人傳人才是問題所在。

生態健康聯盟表示,解決辦法在於監控病毒和保護生態。監控疾病就是在傳染病找上人類時,及早發現及防堵。保護生態就是不破壞生態系,這樣蝙蝠就不太可能遇到人類或遷移到農場或城鎮。別的不說,監控疾病至少很划算。奧利瓦表示,十年來PREDICT 計畫砸了約兩億美元,多半用來在三十個低收入國家設立新興傳染病監測站。相較於美國用來因應新冠疫情而投入的幾兆紓困金,這點錢根本微不足道,而疫情造成的損失又豈止兩億美元。

但PREDICT 計畫也點出到目前為止監控傳染病所遭遇的問題。二○一九年這個計畫不再有資金贊助,實地考察工作也在九月經費用罄時停止。幸好四月一日又得到兩百二十六萬美金的經費,得以再撐六個月,因為這個計畫協助成立的實驗室在某些國家是唯一能檢驗新冠病毒的實驗室;失去了PREDICT 的經費,受過訓練的研究人員也可能出走。PREDICT 是第一個偵測出新冠肺炎患者從中國前往柬埔寨和泰國的機構。

但這筆經費也只能撐到二○二○年九月。這種隨著科學界或政治界的喜好和能力而時有時無的經費,只會對預防流行病所需的持續監測工作造成阻礙。

PREDICT 至少讓這些國家有能力在本地繼續監測威脅他們的病毒。奧利瓦提到:「我們不是飛去收集樣本再飛回來。」他們留下來的科學設施,或許會是這個計畫裡最珍貴的遺產。帶領世衛組織對抗SARS 的大衛.海曼相信,要逮到下一個肆虐全球的病毒,這就是全世界最需要做的事。

問題是:針對PREDICT 提出的警訊,我們採取了什麼行動? 他們在雲南協助收集的病毒樣本,讓石正麗和巴里克得以警告世人,類似SARS 的病毒毋需進一步變異就能傳給人類。因為有人嚴肅看待這個警告,所以二○一九年美國決定重新贊助PREDICT 的工作,包括調查病毒的來源。但後來他們在二○二○年四月遇到一個大阻礙,下章會再談到。

那麼保護人類不受病毒危害的直接對策呢? 世衛組織的工作藍圖是為世界主要傳染病研發疫苗、療法和診斷方式,冠狀病毒也包括在內。理論上可以做得到,但實際上無論世衛的藍圖如何規畫,通常都得等到某種病毒真的在人類社會引發大流行,才可能有經費投入。或者我們至少可以研發用來辨別SARS-1(有些病毒學家稱之為SARS classic)和其他相關蝙蝠病毒的PCR 檢測,以免哪一天真的出現新病毒;同時加強監測感染人體的冠狀病毒。結果,我們連這一點都沒做到。

假如武漢的艾芬醫師手上有更明確的檢測方式可以採用,從而發現患者染上的並非SARS,而是某種新傳染病,或許我們就會更加警覺,回應速度也會更快。有鑑於此,生態健康聯盟和其他組織推動「健康一體」(One Health)的概念,期望促進研究員和臨床醫師之間的溝通,彼此合作研究並監測傳染病。這是個明智的想法。

但只要政府部門沒有人負責善用這些資訊、投入資金從事守護人類健康的預防工作,效果就會很有限。或者能夠召開跨政府的論壇也會有所幫助。我們之後會再回來討論。 事實擺在眼前:我們得到了警告,卻未採取行動。然而,有種疾病我們倒是聽取了教訓,因此「健康一體」的思維和流行病防治計畫都超前部署。那就是人類的老朋友:流行性感冒。

世紀病毒COVID-19:不該爆發的全球大流行病,以及如何防止下一場浩劫

(本文摘自黛博拉•麥肯齊著《世紀病毒COVID-19:不該爆發的全球大流行病,以及如何防止下一場浩劫》,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診療間裡的偽醫學 維生素D不只是維生素

加工肉品致癌?蔬菜硝酸鹽與亞硝酸鹽更高

PM2.5是一級致癌物!對停經後女性危害極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