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會說謊!三度空間視覺效果是大禍害

熟悉圖表的人和正直的圖表設計師,看到視覺扭曲的圖表時常忍不住哈哈大笑,然而有時它們也會令人發火。

舉例來說,假設我開了家公司,想向民眾宣揚自家公司的銷售額比其他主要競爭對手還要高得多,因此附上下列圖表佐證。

本公司的銷售額破紀錄!

圖/商周出版提供

本公司的市占率最大。整個市場放眼望去,本公司的銷售額最驚人!

圖/商周出版提供

本公司自2011年起生意蒸蒸日上!

圖/商周出版提供

在圖表世界裡,三度空間視覺效果可說是個大禍害。讀者可能以為,我畫的這幾個圖例都太誇張了。不,我一點也沒有誇張。讀者只要翻翻企業的新聞稿、記者會幻燈片、網站,或各種組織報告,必會看到類似的圖表,甚至不乏更可怕的例子。它們看起來既吸睛又具衝擊性,但根本沒有提供確實資訊。

我宣稱本公司市占率最大,而且銷售額大增,請讀者試著瞧瞧可否在圖表中看出我說的是真還是假。看不太出來,是吧?我選擇了最有利的角度,誇大我的功績。順道一提,如果這些是互動式圖表,或是能透過虛擬實境的工具看這些圖表,結果會大不相同,因為讀者可以調整觀看角度,也能把三維圖表轉成二維。

有些人認為三度空間效果並不會構成困擾,畢竟我們可以在所有的柱狀、線條或派圖上標出每個數據;既然如此,那一開始又何必如此設計,故意為難人呢?一張設計優良的圖表,必須讓讀者無需細讀每個數字,就能看出數據的趨勢或模式。

一旦捨棄誇張的視覺角度,讓每個長方形、每塊派餅、每條線的高度都真實呈現實際數據,那麼讀者就會清楚發現,一號競爭者其實比本公司的表現更好一些;不只如此,本公司2018年的銷售額,事實上比2013年最高峰時期還低一點。

圖/商周出版提供

縱橫軸刻度與比例的重要性

由此可見,扭曲的圖表常是隨意捏造縱橫軸刻度與比例的結果。歐巴馬擔任美國總統時,白宮在2015年12月發表一篇推特短文:「好消息:美國高中生畢業率達到歷史新高。」同時附上一張圖,如下:

圖/商周出版提供

我們設計圖表時,必須按照數據特質決定圖表的計量刻度與視覺編碼方式。此例的數據是各學年度畢業生的比例,採用高度為編碼方式。

因此,長柱高度必須等比例反映數據大小,基準點應為0%,最頂端應為100%,如下圖:

圖/商周出版提供

這張圖的長柱比例才符合實際數據,也標出資料中最早和最新年度的比例。我們只要將字級加大,就能保留原圖最想強調的重點:「好消息,高中生畢業率增加了7個百分點。」

白宮提供的圖表引人疑慮,因為它同時切斷了橫軸(X軸)和縱軸(Y軸)。新聞網站「石英財經網」(Quartz,網址:https://qz .com)也指出,根據美國教育部的資料,圖表設計師把X軸的起始點定為2007~2008學年度,掩蓋了美國高中畢業率從1990年代中期就一直上升的事實,這絕不是歐巴馬在任期間獨有的現象:

圖/商周出版提供

你可能好奇,這張圖的基準點為什麼不是零?我接下來會在本章進一步探討該如何設定基準點,但最重要的原則是,當圖表使用高度或長度為編碼方式時,我多半會建議基準點應為零。如果使用不同的編碼方式,基準點就不一定非零不可。

折線圖的編碼方式重點在於位置與坡度,因此即使把基準點設得離第一個數據近一些,也不會扭曲圖表的視覺效果。瞧瞧下頁上方兩張圖的線,它們長得完全一樣,坡度沒有絲毫改變,兩張圖都沒有說謊,唯一的差異就是強調了不同重點。第一張圖強調了以零開始的基準線。第二張圖底部的線則和其他刻度的格線一樣都是虛線,因為我想強調圖表底端並不是零:

圖/商周出版提供

在解讀圖表內容前,我們得先注意瞧瞧圖表的骨架,也就是它的計量刻度和圖例說明,才找得出圖表扭曲了哪些資訊。下圖是一張發表於2014年的圖表,由西班牙阿爾科孔市製作,宣稱在當時市長大衛.佩雷茲.賈西亞(David Pérez García)帶領下,就業市場表現亮眼,值得慶賀。此圖的兩半宛如鏡像般對稱。乍看之下,前任市長安立奎.卡斯卡葉納.加拉斯特吉(Enrique Cascallana Gallastegui)主理市政期間,失業人數激增,而賈西亞一上任,失業人數便以同樣明顯的速率下降;但只要讀者注意一下那些字級特小的標示數字,就會知道這絕非實情:

圖/商周出版提供

此例陷阱是縱軸和橫軸的計量單位都截然不同。左半部是各年度的數據,右半部卻是各月分的數據。如果我們把這兩半的數據,放進縱橫軸單位一致的圖表中,就會發現雖然失業人數的確下降,但絕沒有前一張圖顯示的那麼戲劇化。

圖/商周出版提供

圖表會說謊:圖表設計大師教你如何揪出圖表中的魔鬼,不再受扭曲資訊操弄

(本文摘自艾爾伯托.凱洛著《圖表會說謊:圖表設計大師教你如何揪出圖表中的魔鬼,不再受扭曲資訊操弄》,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尋找經濟成長的靈藥

臉書量化所有人類行為 沒有任何系統能贏過它

艱困時代的經濟學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