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終於良心發現?從鴉片戰爭到ESG

今天的創業如只有賺錢頭腦,沒有社會頭腦,是做不成大生意的。

六歲就認識的老友「賊佬」,早上七時傳來簡訊,轉貼了一篇關於「鴉片戰爭」的論述,他覺得現代人批判歷史很不公道,有點忿忿不平。賊佬在股票市場上「打家劫舍」幾十年,獲利無數,分明是個勢利商人,最近是什麼東西勾起了他的民族情意?不禁令我失笑。

事緣香港中學的中國歷史教科書引用了一段當代英國著名歷史學者史景遷(Jonathan Spence)《追尋現代中國》(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的著述:

鴉片貿易是英國對華貿易重要的一環,為英國扭轉貿易逆差的重要途徑。若一旦禁絕,將嚴重損害英國的利益。當然我們並不是說林則徐不應禁菸,而是他不明白英國的貿易狀況,也毫不考慮禁菸對中英關係的衝擊,輕率地單方面嚴禁鴉片,這顯然是不明智的做法,並最終釀成戰爭。

讀書最怕斷章取義,只憑一段引述,就去評斷史景遷的歷史觀對不對是不公平的。不過我也沒有興趣找他的原作從頭到尾讀一遍。追尋真相最好是直接回顧歷史:

簡單說,自一六二四年荷蘭占領台灣後,用鴉片混合菸草以菸斗吸食的方法便傳入台灣。一六八三年,台灣納入滿清版圖,鴉片事業自台灣開始流入中國廣東、廈門一帶。眼看吸食鴉片的風潮愈來愈嚴重,自一七二五年雍正時期的清政府就開始頒布禁菸令,後經歷乾隆、嘉慶,到了第四代的道光皇帝才派林則徐為禁菸大臣。由此可知,對於從外國進口鴉片,滿清政府自雍正皇帝開始已經容忍了一百多年,並沒有把它升級為國際衝突。

林則徐於一八三九年火燒鴉片,引發了鴉片戰爭,英國在中國南部活躍的商船隊和軍隊打了幾個小敗仗。鴉片商人回去英國告狀,煽動議會,於是英國國會通過了商人鼓吹的反攻計劃,從印度及其他駐點大量增援,船堅炮利,炮轟廣州、廈門及寧波等地。滿清兵敗如山倒,簽訂《南京條約》投降,陸續割讓了香港、出租了九龍及新界給英國。滿清的立場是乾脆割一塊南方小地給你停船賣鴉片,由於此地不再屬於滿清領土,便得以維護繼續禁菸的國策,繼續在滿清自己的領土上禁菸。

林則徐低估了英國的反應和戰力,清朝兵敗後,他變成第一號歷史罪人,被貶到新疆伊犁。而台灣,自一八九五年進入日治時期,開始積極禁菸,到一九四六年宣稱最後一位菸癮者完成戒菸治療,足足經歷了三百多年的鴉片菸禍。 今天的台灣,毒品侵入校園情況甚為嚴重。

假如有位老師發現有黑道在校內兜售毒品,憤而擊退小嘍囉,把毒品沖進馬桶,結果小嘍囉回去討救兵,一枝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最後導致校園被黑道包圍。我們當然也可以說這老師魯莽,低估了黑道的反應和戰力,甚至套用史景遷的語法:「毒品交易是黑道貿易重要的一環,為黑道賺錢的重要途徑。若一旦禁絕,將嚴重損害黑道的利益。當然我們並不是說老師不應禁毒,而是他不明白黑道的貿易狀況,也毫不考慮禁毒對校園與黑道關係的衝擊,輕率地單方面嚴禁毒品,這顯然是不明智的做法,並最終釀成戰爭。」(一笑)

站在教育或學術的立場,必須跟學生討論的第一件事應該是:鴉片是什麼?對個人及對社會有什麼利益或禍害?清政府為什麼要禁鴉片菸?然後才會談到鴉片貿易對中英雙方有什麼利弊。史景遷從英國單方面的經濟角度去解釋歷史未必有錯,歷史上大部分的侵略均來自弱肉強食的經濟需要,但以此作為學校教材,問「根據以上資料,林則徐燒鴉片是否明智?」這樣去教育學生何謂「明智」,真的明智嗎?

諾貝爾獎經濟學家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是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學派的鼻祖,他在一九七○年就提倡︰「企業的唯一社會責任就是利潤極大化。」在他的理想世界中,只要企業盡全力賺錢,按時付薪,依法繳稅,無論股東、員工、客戶、政府自然都會受惠,所以企業只需盡力賺錢就好了。

然而五十年過去,我們發覺市場上出現了許多龐然巨物,這些大型國際企業的財力甚至比許多國家政府的經濟實力還要強大,卻未曾做出相對應的社會回饋。

事實上,如果公司的唯一責任就是賺錢,公司的全體專注力自然都集中在如何增加客戶、增進營收,以及如何提昇市占率、成長率、獲利率,而這些「關鍵數字」都與社會成本毫無關連。

二○一九年八月,美國商業圓桌會集合了181家企業掌門人發表了一篇新企業宣言,其大意是說:從此他們除了盡力滿足股東和客戶的需求外,也同時會照顧到上下游合作夥伴、員工和社區的利益(詳如前文〈江湖規矩〉)。

這是否意味著美國的領先企業終於一夜間集體良心發現?可能是,可能也不是。簡單說,資本主義或市場學的企業導向就是「因應時勢從中獲利」,而資本主義的幕後老闆其實就是那些資本家投資人。

近年由幾家國際頂級的私募基金領頭,發起了綠色基金(Green Fund)、ESG永續投資(ESG investment)等,在決定投資項目上,除了檢視一間企業傳統的ROI(Return On Investment,投資回報率),同時也檢視它的SROI(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社會投資回報率)。

簡單地說,這些大型資金考慮投資一間企業時,除了考慮其在未來營收及獲利上的發展前途外,鎖定投資項目還必須符合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ESG(Environmanet, Social and Governance,環境、社會、公司治理)評估報告等,如在這些社會領域上沒有傑出的表現,即使客戶再多、前景再好,資金也不會投資進去。

二十一世紀的資本主義並不是由企業領航,金融市場的資金才是大老闆,投資風向改變,再大的企業無論願意或不願意,都要屈從,而在上市公司的年報上,你會發現除了關於企業的營收獲利報告和業務發展項目外,還多了一份永續報告(Sustainability Report)或ESG報告(香港上市公司多稱為「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

ESG Criteria,就是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al)和治理(governance)三個條件要素,現時全球金融市場有愈來愈多的投資基金要求檢視企業的ESG條件,必須符合要求才會決定投資。檢討ESG條件,除了是基於商業倫理和地球責任的道德考量外,同時也大幅降低過往因ESG錯失而導致「不可預期」的「意外」風險所造成的可怕損失。

○環境(environment)

這是工業時代的後遺症,我們只顧大量生產和消耗能源,排炭量大到足以令臭氧層破洞,導致全球暖化危機,南北極冰塊消融,全球水平線急速上升。工廠的排污污染了河流和空氣,棄置的垃圾無法天然分解,丟到海裡又破壞了海洋生態,大興土木,開發房地產,砍伐樹木作材料,令綠化森林愈來愈少,稀有動物瀕臨絕種。不考慮保護自然的結果會讓下一代面臨地球生態危機。

今天如再發生知名半導體龍頭工廠排放廢污水污染高雄河溪,就不會是司法訴訟七年才由政府罰款區區不到新台幣五千萬了事,可能多家大型基金在東窗事發後就立刻撤資,大量拋售其股票也。今天一家企業的環境評測已經可以全面用大數據進行長期追蹤、檢討和預測,其範圍包括能源使用、污染指數、生產耗費、天然資源維護及動物對待(animal treatment)等。是的,動物的權益也在考慮之列,例如使用動物測試食品,或大量捕殺某一動物作為生產原材料,除影響生態之外,也有違人道主義立場。

社會責任(social responsibility

社會責任的考量,包括各方面的商業關係。除了客戶權益的保障外,也涉及員工權益、基本人權,例如針對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或任用傷殘及社會弱勢人士的比例,以及該些人等有否獲得公平的員工待遇和晉升機會。消費權益之外也涉及健康,例如員工的長期工作環境是否安全並無損健康,至於大量使用塑化劑、白砂糖或味精的產品,對人體長期食用造成遺害,這些也都不是現代社會認同的賺錢企業。

○ 治理(governance)

公司的管理架構直接影響到公司的估值,必須從最頂端的管理層改革,例如過去幾十年美式管理的CEO權力過大,甚至同時兼任董事會主席,或亞洲大部分企業為家族企業,繼承人制度和後繼者的才德直接影響到公司的未來發展。此外,中高階人才的獎勵,所有員工的基本待遇,年資保險及工作風險等等,也都會列入考量。企業是否採用透明和誠實的財務會計系統,數據安全維護,董事會成員利益、家族利益會否跟公司利益產生衝突,或涉及違法、不法行為等,都是公司治理需要落實達成以符合誠信標準的重要條件。

過去政府是消極地設定條例,讓企業符合基本標準,例如《勞動基準法》,或是《水污染防治法》等環境保護相關法。所謂消極,是指其法規和罰則其實不算嚴苛,因為條件若太嚴苛,企業就會把工廠搬移到別的國家,本來的地方就失去大量就業機會,造成失業潮。企業也只是消極地達到政府要求的最低標準,因為這些「公益」部分做得愈好,意味營運成本也愈高,勢必影響實質獲利。

所以,資本主義社會還是要由金主說話,金主是老大,他說ESG做不好就不投資你,你就會力求ESG做出好表現,爭取金主的青睞。以利導善,對整個社會的未來就產生了正面作用。

隨著社會的變化,以上這些ESG項目仍會陸續新增吧,看起來雖然較為抽象和理想化,實際上卻已紛紛以數據方式呈現,成為投資人的重要參考指標。台灣把ESG報告或社會回報相關的投資命名為「永續投資」項目,其基本精神就是要求企業在賺錢之餘不遺害下一代,進而令當時的社會及未來的社會都變得更美好。

今天的創業如只有賺錢頭腦,沒有社會頭腦,是做不成大生意的。今天企業的經營,也逐漸從利己事業,走向利他事業。這也是為什麼今天美國總統川普的利己政策,頭腦思維一如一八四○年決議發動鴉片戰爭的英國國會,而沒有獲得本地及普世社會大多數認同的原因吧!用今天ESG的眼光去閱讀歷史:鴉片貿易是否為一門利他的符合普世利益的生意?是造福下一代還是禍及下一代?這第一關都過不了,還須大費周章引經據典說明其利嗎?

結論

可以預期,未來二十年因為國際資金流向ESG因素,市場上的企業將由利己主義轉變成利他主義,功利主義必將變成利世主義,而市場也會湧現更多不以獲利第一優先的社會企業。

鴉片戰爭簡述

1624
明朝萬曆年間,中國開始出現吸食鴉片的記載。據稱,當時荷蘭統治台灣,傳入將鴉片與菸草混在一起的吸食方法,逐漸流行於福建和廣東一帶,並改良成吸食者就著燈火燒化鴉片,以一根竹管來吸。

1683
台灣納入清朝版圖,吸食鴉片迅速成為中、上階層的一種時尚,不久後甚至連窮人也沾上這種習慣。對鴉片的需求導致外國進口的鴉片增加,也導致在四川、雲南、福建、浙江和廣東種植罌粟。

1729
雍正年間頒布大清律例,增訂對鴉片的禁令。

1755
乾隆皇帝頒布禁令,將鴉片販賣權限歸於朝廷。

1813
嘉慶皇帝基於鴉片走私嚴重,頒布《食鴉片治罪條例》。

1833
林則徐擔任江蘇巡撫,嘗試搭配戒菸丸來治療。

1839
中國歷史上首次對鴉片發出「嚴禁論」。嚴禁論主張,要從嚴禁止鴉片,凡「販賣之奸民、說合之行商、包買之窯口、護送之蟹艇、賄縱之兵役」(徐中約語)都應該嚴懲不貸。嚴禁論者更點名了一批英商,要追究這些人的責任。

1839. 6
道光皇帝命令林則徐在虎門當眾銷毀鴉片,至6月25日結束,共歷時23天,銷毀鴉片19,187箱和2,119袋,總重量2,376,254斤。清軍與英軍商船開始爆發小規模戰爭,是為鴉片戰爭之始。

1840. 2
英國國會決議出兵,正式委派喬治.義律(George Elliot)率領英國海軍攻打中國,爆發國與國之間的正式戰爭。

1842. 8
清軍節節敗退,最後與英軍議和,簽訂 《南京條約》,鴉片戰爭結束。

行銷江湖

(本文摘自曾孟卓著《行銷江湖》,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PressPlay林鼎鈞:個人化服務是實現訂閱制的成功樣貌

像Netflix那樣?會員經濟模式的重點

量販店特價檔期怎麼來的?解密大公開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抽iPhone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