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獨斷專權的上司 只能躲避或效忠?

把上司看做常數,把自己當做變數,在這種不平等的認知框架下,我們永遠找不到存活下去的方法。

不少職場人抱怨自家公司有許多對下級頤指氣使的掌權者,有不聽下屬發言的上司,也有聽了依然不當一回事的上司,甚至還有下屬偶爾頂個嘴,立刻回敬一連串髒話的上司, 各種類型應有盡有。忍受這些上司,如今已成為社會生活的基本要件了。

雖然這些上司被稱為「高高在上的權威者」,名聲聽起來響亮,但是這種獨斷專權、眼裡只有自我而沒有對方的人,正是摧毀他人「自我」的人。這些人具有致命的破壞力。

上班族A 就是和這種上司共事。A在上司面前總是安靜聽話,不敢吭一聲,平時盡可能避免和上司碰面。然而時間一長,這種方式便出現一些問題。不僅自己無法再忍耐下去, 業務的推動也開始遭遇困難。A決定換個方法。上司喜歡爬山,A週末就陪著一起上山; 上司冬天喜歡滑雪,A就在空閒時陪著一起去溜冰場。雖然這些活動和自己的興趣完全無關,但是A 心想只要盡快投其所好,積極迎合上司,彼此的關係就會稍微改變。

他達到期待的目的了嗎?很不幸的,結果不如預期。即使過著完全迎合上司的生活,也與先前躲避上司的日子無異。是因為上司真是無可救藥、忝不知恥的傢伙嗎?從關係作用的層面來看,這並非全部的原因。A的所作所為,也部分助長了這樣的結果。

儘管A 嘗試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辦法,結果依然相同。更正確來說,這兩種互為矛盾的應對辦法,其實並非兩種方法,而是同一種方法。它們同樣可以用「沒有我,只有你(上司)」的關係來概括,所以結果當然是一樣的。

如果說之前A 在上司面前一聲不吭,盡量避免和上司碰面,用這種方式來抹除自我存在,那麼之後A 便是把自己當做滿足上司需求的工具,同樣逐漸抹去自我存在。從過去到現在,A在上司面前永遠是缺乏存在感的角色。過去的A 是為了避免觸怒上司而存在,現在的A 則是為了積極滿足上司需求而存在。

A 不過是在上司身邊的一個隨時做出反應的工具,並沒有做為獨立個體而存在。上司之所以認為不必將A 視為獨立的個體,其實也是因為A 自願成為這樣的心理共犯。

自我保護的力量,是生存的必需品

破壞個人的界線,甘願淪為他人工具的人,他們心中的希望和期待必將不斷遭遇挫折。「我已經努力做到這樣,對方至少懂得感謝吧?會看見我的付出吧?」抱持這種期待的A, 理所當然面臨了期待落空的結局。從未抗拒被當成透明人的人,自然也會消失在對方的認知中。如果躲避或效忠都不是解決之道,那麼我們究竟該如何是好?

答案是採取和A 相反的方式,盡可能表現自己的存在感,讓對方意識到「我」。雙方必須發展成「有你(上司)也有我」的關係,才能找出解決的頭緒。這個方法看起來有勇無謀,或者看起來很危險嗎?或許是的,不過這才是最根本、唯一的方法。唯有讓我的存在感出現在上司的認知中,原本上司在雙方關係中專權獨斷的態度,才會受到牽制。當他意識到我的存在時,他的專權獨斷將變得猶豫不決。原本不對等的片面關係,將逐漸轉變為對稱、互相的關係。

如果我已經用對方可以感知的方式凸顯我的存在感,對方還是沒有反應,那該怎麼辦才好?如果不完全配合對方,對方立刻翻臉,不願意維持任何關係,又該如何是好?

要是發現自己遇到了這種人,這段關係應該由我們主動結束。因為這段關係再維持下去,下場只是毀了自己。終結這段關係是為了拯救自己、守護自己。

也許有人會問:「在社會生存,終究避不了各種人際交往,如果每次意見不合就終結關係,要怎麼生存下去?」不是的。反倒是為了生存下去,我們才必須終結這段關係。生存下去的力量,源自於自我保護的力量。那些甘於自我虐待與自我汙衊的人,殘害的永遠是自己。這些人認為侵犯我國國界的敵國武力強大,只好迎合他們的胃口苟活下去。雖然這樣可以暫時保住小命,然而下場就像淪為殖民地的國家,只能過著悲慘的生活。

「就算那樣,好歹是每天見面相處的關係,難道沒有和上司和平相處的方法嗎?」如果有人這麼問我,我願意再回答一次。這個問題一開始就問錯了。把上司看做常數,把自己當做變數,在這種不平等的認知框架下,我們永遠找不到存活下去的方法。問題本身應該換成以自己為主,而不是以上司為主。因為這是我自己的人生。

「如果想在這種情況下保護好自己,我該怎麼做才好?」

「該怎麼做才能保護我自己?」

對上司瞭若指掌,也不一定是為了逢迎上司,那最終是為了保護自己的行為。不僅是上司,在任何一段關係中,維繫關係本身不會是這段關係的目的,也不應該如此。在親子關係中也一樣(與病榻上父母的關係、與肢體障礙子女的關係等,則不在此範圍內)。

維繫關係的前提,必須是在這段關係中有喜悅、有歡笑,或者有學習、成熟、反省的機會。這是關係的本質。在長期自我虐待或自我嫌棄的關係中,不可能有學習與成熟的機會。

如果在一段關係中,你只能不斷自我虐待或自我嫌棄,就必須終結這段關係。仔細觀察身邊,必須終結關係才能保護自己的例子其實並不少。從終結關係的那一刻起,至少能創造一個讓對方反省自己的機會。沒有把握這個機會而付出代價,那也是對方必須承擔的責任。沒有任何人能代替他承擔。

好好回話,開啟好關係:用三句話暖進人心,做個支撐他人的成熟大人

(本文摘自鄭惠信著《好好回話,開啟好關係:用三句話暖進人心,做個支撐他人的成熟大人》,采實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女暴君殺人無數 這個態度卻值得一家之主們學習

如何在一瞬間擄獲人心 卡內基這樣說

這樣暗示最有效!不讓對方丟臉的拒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