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企業文化 Salesforce:每個人都是開拓者

知識唯有經過分享,才會真正有力量。

每當我公開露面(常有的事),我很少認為自己是Salesforce的執行長(CEO)。說真的,我覺得自己更像「答問長」(Chief Answerer of Questions, CAQ)。

當你公開宣布想要創立一種不同的企業(以我們的例子來說,是一家追求行善與績效並重的企業),大家一定會很好奇。他們想知道你要怎麼營運、什麼讓你夜裡輾轉難眠,還有各方面的進展如何。無論是參加宴會、研討會或慈善活動,而以我來說,就連金州勇士隊比賽的中場時間,都會有人攔路問我問題。

將近20年下來,這些問題的本質也有劇烈的轉變。推崇我們商業模式的人,提問是因為想要仿效我們。但也有些提問者毫不遮掩他們的質疑,顯然是為了刺探弱點是否已現端倪。隨著Salesforce在市場上站穩,得到愈來愈多的公眾關注,大家問我們的問題也變得和實務有關,像是我們如何創新、召募人才,或是決定要支持哪一家慈善機構等。不過,最近有一個問題開始被凸顯出來:

「請談談你們的文化。」

「文化」已經變成企業辭海裡最熱門的詞條,不只在美國,在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然而,在我看來,這個詞彙經常的用法,一直都大有問題。有些企業領導者把文化寄託於一本光鮮亮麗的小冊子,封面照片裡是一群經過精挑細選的人,面帶微笑,聚集在一間設備齊全的辦公室裡。還有些企業領導者似乎認為他們已經靠著供應美食、設置乒乓球桌培養出一種文化。

真相是,文化這件事遠遠超越福利和免費贈品。文化的核心關乎你如何定義和表達你的價值觀。

大家愈來愈想要在與自己有共同價值觀的企業工作。我們現在的工作人力有超過一半是千禧世代員工,而他們會教導我們,他們對於工作的未來所抱持的信念是什麼。年輕世代的員工希望工作有更崇高的目標。他們想要確定自己的公司為改善世界貢獻心力。如果企業領導者認為這股潮流現在還難以確定方向,那就等著下一波世代進入職場。我相信他們的使命導向程度會增強兩、三倍。

達成員工這項要求的企業會體認到,這種文化必須真誠無偽。一套可供任何人用以奠定文化的現成通則,已經不復存在。文化必須像指紋一樣獨特、具有辨識度。

Salesforce自創立之初就形成我們的文化圖騰,這個文化圖騰相當基本,主要就是致力於參與企業圍牆之外的世界。Salesforce的員工想要幫助社區;他們想要平衡的生活;他們想要幫助他人成長;他們想要讓顧客和公司成功。

然而,從決心建立在雲端營運的軟體事業,到2018年決定全力支持解決舊金山街友這項迫切議題的公投案,我們經常發現自己身在一座孤島。

有些人對我們翻白眼,他們認定我們只是打道德牌,想要吸引眾人的目光。有些人說,要是我們沒有創下季營收新高紀錄,我們才不會這麼大膽。不過,在我們公司內部,那些質疑的觀點沒有影響我們的想法。

要擴張規模並長時間持盈保泰,你不需要各種奇特的價值,你只需要優質的價值。這是假裝不來的。虛假、模仿、冷淡或偏頗的文化,終究會讓你沉沒。以信任之類的根本原則為基礎、以行善企業為目標的真誠文化,就已經非常足夠,但前提是它能真正優先於增進營收、成長和獲利等傳統的企業動機。

回想我們成立Salesforce之初,當時還很少企業以文化為念。我們不只是比別人早起步,我們還提早20年展開一個嘗試的過程。

在第一部,我已經告訴你那段旅程有多麼艱辛和混亂,但是也有充實的滿足感;我也嘗試讓你窺見,你一開始對文化有自己的想像,而那個文化又是如何變成一個活生生、會呼吸、不斷演變的有機體。還有,身為領導者的你,是否要隨著文化而演變,這點操之在你。

選擇要實踐哪些價值還算容易解決,要在實務裡落實價值,則需要特別付出關注和毅力。

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曾經提出一條簡單原則,我一直銘記在心:「文化把策略當早餐吃掉了。」根據我在Salesforce的經驗,文化會吃掉所有的東西。

我們多年來所部署的每一道商業戰術、所編寫的每一行程式碼、所構思的每一項行銷活動,到最後都會在轉瞬間消逝,無法長存。當我們周遭的世界改變,所有事物隨時都可能會被摒棄或取代。真正能讓我們前進的動力,是我們的文化有能力隨著變遷步調而演變,能夠自己存活和呼吸,在熟悉的環境中不失去動力。企業若想在未來繁榮茁壯,文化(以及定義文化的價值)將是財務成功的驅動力。

今日的世界充斥著嚴峻的經濟、社會和政治議題,企業不再能置身事外,繼續照常做生意。當你變得愈大,影響的人愈多,你就愈難只用產品來定義自己。隨著時間過去,你的員工和顧客,更不用說投資人、合作伙伴、在地社區和其他利害關係人,都會想知道你經營事業的理念。他們更想要知道,你有沒有靈魂?

我們也曾歷經兩項或更多項價值公然嚴重衝突的時候,但是我們已經習慣了。無可避免的,這些難受的時刻一定會到來。如果你有強韌的文化就能安然度過。事實上,這些衝突時刻甚至可能讓你更強韌。以我們來說,事後證明這些情況總是會出人意料的化為一種撫慰。它們會提醒我們,我們真正的身分是什麼。

在舊商業世界,專屬知識是武器。對外分享你最深入的見解,等於是拿槍口對著自己,因為分享知識只會讓你的敵人更強大。面對刺探性的問題,執行長都是實問虛答的高手。我想我大可以藏私,但是我從來沒有那樣想過。當你身在一個發揮信任和透明度功能的環境,要如何打造一堵隔音牆,把世界關在外面?這是我無法想像的事。

如果說Salesforce教會我什麼,那就是建立一個社群,對所有人張開雙臂,與所有人分享我們的價值,並藉此自我成長,其中蘊藏著何等的力量。我們公司的每個人都相信自己肩負著更大的責任,而且也握有發言權,擁有可用的工具可以扮演一名開拓者。

換句話說,知識唯有經過分享,才會真正有力量。

因此,身為Salesforce的問答長,我一定會回答你們的問題。我會告訴你,我認為未來的企業會是什麼樣貌;我會給你指引式的建議,讓你打造自己的未來企業。那就是本書第二部的目的:我想要帶你展開一趟旅程,看看我們開拓者精神的文化如何由內而外發揮功能。

開拓者:企業的力量是改變世界最好的平台

(本文摘自馬克‧貝尼奧夫、莫妮卡‧蘭利著《開拓者:企業的力量是改變世界最好的平台》,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業務藏食物慢慢吃?主管必學「超額獎勵」三大重點

沒親手解僱過員工 不是好管理者

麥穗理論─如何選擇人生中最大的那支麥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