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華爾街不為人知的「黑色優勢」

編按:事先得知某間公司的營收、聽說某間晶片製造廠會在下週被收購、提早收到某種藥物試驗的結果,華爾街通稱這種非公開,絕對會改變市場的資訊為「黑色優勢」。華爾街最賺錢的避險基金創始人史蒂夫‧科恩跨越違法界線,利用黑色優勢 ,賺進數百億美元,引來FBI關注、追查與纏鬥的故事……。本文摘自新書《黑色優勢》。

在華爾街找工作的通常分成兩種人。第一種人家境富裕,被送到正確的私立中小學和常春藤盟校唸書,從進入證交所的第一天開始,就表現得好像他們天生就是做這一行的料。他們以輕鬆自信的態度度過人生的每個階段,清楚知道自己很快就會在公園大道買房,在漢普頓買夏日度假小屋,他們的心態是從一流教育、小時候上的網球課、男人在哪些場合適合穿泡泡紗西裝這一類的知識培養出來的。

第二種人會讓人聯想起街頭智慧和好鬥這一類的詞語。他們或許從小看著父親苦苦掙扎著撐起家計,歷盡艱辛地推銷商品、賣保險或經營小本生意,竭力工作賺進相對微薄的薪水,這種經歷對他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們可能會在小時候被找麻煩,或在高中被女孩拒絕。他們能進入華爾街是因為心懷深切的怨恨又想要證明某些事,或者因為他們野心勃勃地希望能賺進萬貫家財,又或者以上兩者皆是。他們幾乎沒有任何能依賴的財源,唯一能依賴的只有願意不擇手段的決心與意志,他們比那些自鳴得意的公子哥兒更好勝。這些人擁有的驅力有時太過激烈,以致於他們看起來近乎瘋狂。

史蒂夫.科恩就是第二種人。

他在一九七八年一月的某天早晨初次報到上班,看起來和其他剛進入職場的二十一歲年輕人並無二致。他能聽見交易大廳的轟鳴,數十名年輕人對著電話喋喋不休,試著想要誘哄電話另一頭的人交出手上的錢。整個辦公室顯得生氣勃勃。就好像深秋時節的一座森林裡,有一株巨大橡樹正不斷搖曳,抖落如雨般落下的百元鈔票。科恩覺得如同回到家一樣自在,立刻投入其中。

格倫托公司(Gruntal & Co)位於建築高聳且陰鬱的曼哈頓下城,就在紐約證交所旁的一個轉角,是間小型證券經紀公司。格倫托成立於一八八○年,之所以能過撐過麥金利總統刺殺事件、一九二九大蕭條、油價暴漲與經濟衰退期,大多是靠著收購主要由猶太人經營的小型公司並保持夠小的規模,避免吸引太多注意。格倫托的經紀人在美國各地的辦公室將股票投資銷售給牙醫、水管工與退休人士。科恩入職時,公司才剛開始以較激烈的手段進入自營交易市場,也就是剛開始試著用公司的錢去投資、賺取利潤。

華爾街不會敞開懷抱迎接像科恩這種來自長島、態度熱切的猶太年輕人。就算他是剛從華頓商學院畢業的新鮮人,也必須拚命努力才能擠進華爾街。格倫托是個沒什麼人看重的公司,但他不在意名聲。他在意的是錢,而且他打算要賺進大把鈔票。

正好科恩的一位兒時好友羅納德.艾瑟,剛在格倫托成為選擇權部門的領導人,正在找人手幫忙。

艾瑟比科恩大十歲,以精於算數聞名,他有權可以隨心所欲地把公司的資本,投資在任何地方。科恩上班的第一天,艾瑟指了指一張椅子,要這名新員工坐到那裡,他要好好思考之後該如何指派他。科恩在快創(Quotron)的螢幕前坐了下來,很快就被螢幕上的數字不斷閃爍的節奏給吸引住了。

你可以從股票市場中精煉出一個基本經濟學原則,那就是投資時冒的風險越大,可能的獲利就越高。而艾瑟已經弄清楚該如何利用這個原則賺錢了。如果某個消息有機會帶給股票市場極大的震盪,那麼投資人會預期他們若把自己暴露在這種賠錢的風險中,就能帶來更高的可能利潤。而像地方債券這種可預期性較高的投資,則只能帶來極低的報酬。沒有風險就沒有回報——這是投資的唯一核心原則。然而,艾瑟在股票機制中找到了一個十分吸引人的漏洞,使風險與回報脫離了此原則。這個漏洞與股票選擇權(stock option)有關。

當時的選擇權市場遠沒有普通股票交易市場那麼擁擠——從各種角度來說,選擇權市場具有更大的吸引力。選擇權是一種合約,讓你可以在未來的特定期間用特定價格買進或賣出股票。「賣權」(Put)代表的是賣出股票的權力,也就是說若股價下跌,賣權的持有者就能獲利,因為他可以用先前商定的較高價格賣出股票。「買權」(Call)則正好相反,買權准許持有人有權在未來的某個期間,以特定價格買進特定股票,因此持有能在股價上漲時獲利,因為選擇權合約讓他或她能用低於公開市場的價格買進股票,立刻獲利。投資人有時候會用選擇權為他們已擁有的股票倉位避險。

艾瑟在格倫托執行一種叫做「選擇權套利」的策略。這個策略立基於此概念:市場上有一種精確的定價模型能決定選擇權的價格會如何隨著標的股的價格變動。理論上來說,在一個完美的市場中,賣權的價格、買權的價格與成交價格的關聯性都應該符合這個定價模型。由於選擇權是新的金融工具,而股市間的消息有時傳遞得很慢,導致這個定價模型有時會失效,創造出兩種價格之間的不平衡。舉例來說,聰明的交易員可以在這個交易所購買選擇權,在另一個交易所購買股票,藉此賺進一小筆錢。

理論上來說,這個技術幾乎沒有風險可言。他們不用借錢,只要小額資本,多數交易都會在一天之內完成,也就是說你不用因為任何可能使股市一夜翻盤的事件而擔心到胃潰瘍發作。這個策略將隨著科技進步逐漸被淘汰,但在一九八○年代早期,他們可以利用這個策略從股市命脈中汲取大把鈔票——格倫托的交易員非常享受這樣的豐收。艾瑟和他的交易員整天都在選擇權市場中比較股票的價格和選擇權市場中的估價,只要找到不連貫性就十萬火急地進行交易。

「假設當時交易員可以在紐約證交所用一百美元交易IBM的股票,」一九八○年代曾在艾瑟手下工作的海倫.克拉克說,「而在選擇權市場中,你可以在芝加哥用九十九元買到價值同樣是一百元的IBM股票的話,你就可以跑到芝加哥買進,再到紐約證交所賣出。」只要你交易的次數夠多,就能累積到錢財。

當時的交易員沒有電腦的幫助,只能把所有東西都記在腦袋裡。艾瑟建立的這個系統只需要最小限度的思考。他總喜歡說,你不用多優秀,只要跟著算式走就沒問題了。過程單調乏味。就連訓練有素的猴子都能做到。

科恩在上班的第一天看著艾瑟和交易助理一起工作,用簡單到蠢蛋都能施行的選擇權伎倆,在市場中四處搜尋利潤○.二五或○.五美元的機會。他在休息的時候,盯著股票市場的螢幕。接著科恩說他看中了一隻股票,美國廣播公司。「我覺得這支股票明天會開高。」他說。雖然科恩才剛到職,但他已經對自己身為交易員的能力十分有自信了。

艾瑟在一旁竊笑。「好吧。」他說,他很想知道這個留著一頭濃密棕髮又戴著眼鏡的新員工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你買吧,試試看。」

科恩在那天下午賺進了四千美元,隔了一個晚上又賺進另外四千美元;在一九七八年,八千美元是一筆很高的收益。他看著股價像正弦波一樣震盪,冒險投入賭注,獲得回報——科恩能感覺得到體內的腎上腺素激增,他馬上就對此著了迷。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股市交易。

艾瑟大吃一驚。為什麼如此沒有經驗、甚至連襯衫都懶得燙的人竟然這麼擅長預測股票何時漲跌?

「我知道科恩會在一週內聲名大噪。」艾瑟說。「我從來沒看過那種才能。顯眼到你絕不可能忽視。」

黑色優勢:比狼更狡詐!揭開華爾街不為人知的黑錢流動、內線交易,以及FBI與頂級掠食者的鬥智競賽

(本文摘自席拉‧寇哈特卡著《黑色優勢:比狼更狡詐!揭開華爾街不為人知的黑錢流動、內線交易,以及FBI與頂級掠食者的鬥智競賽》,樂金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迪士尼傳奇CEO艾格 分享領導10大原則

矽谷天才彼得提爾的十個致勝思考

人類睡眠大翻身 百年席夢思創造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