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讓我們一起掌握意識的「轉捩點」

怎麼透過唯識、透過全部生命的觀念,讓你面對生活、面對生命,不會再讓自己陷入人間的漩渦。

你可能還記得,我過去時常提到——這個時代,從我的角度來看,是人類史光明的黃金時代(Golden Age of Enlightenment)。當然,你過去聽到這種表達,可能會以為我所談的是人類的演化已經完成,而接下來一切都會順利——社會愈來愈發達,文明也不斷地進步,而生活當然會更方便;人類就要進入一種更輝煌、更理想的階段。

然而,我所指的,其實是剛剛好相反。

我指的「光明的黃金時代」,倒不是從你、我(小你、小我)的角度所認為的好或進步,而是從整體意識的層面來看。

確實,隨著科技和科學的前進,社會的制度會愈來愈合理,讓更多人有權利參與,能夠選擇在各種平台上交流、取得資訊、交換意見,而朝向人們所認為的公平去發展。但是,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也就是因為有這些方便所帶來的成就,人心反而要承受各種幻滅的痛苦。

隨著種種訊息的揭露,確實愈來愈多人會有所覺醒。不過,這裡所談的覺醒並不是我在「全部生命系列」所談的醒覺,而是人們會意識到過去所知、所學的一切根本不正確,談不上中立,更別說公正。

舉例來說,即使一般認定很客觀、有憑有據的科學,只要你願意獨立而主動地去探索,就會發現所謂的科學其實含著很明顯的偏誤。各種議題,例如公共衛生領域和各種慢性疾病的研究、科學家對全球氣候的探討、綠色能源和傳統能源的辯論、或是全球化、自由化等等社會倡議和理念,你只要追查下去,就會發現這些討論已經被幾種觀點給主導了。

更別說你每一天從各種管道接收到的新聞,其實都帶著立場。看起來中立客觀的論述,你只要關注它的來龍去脈,也就會發現都有它自己的出發點、有各自的動機。

從這些觀察和探索,你會好像突然看清了事實,哪怕只是很短暫地看到了一眼。

既然現代資訊的流通是如此便利,你也很容易找到過去無數的資料,而自然發現就連一般人所談的歷史,最多也只是某一個角度的說法。所謂的史實非但談不上客觀,離正確可能更是遙遠。

這些觀點,我過去很少公開談,因為我知道會推翻許多朋友的價值觀,而引發相當多的情緒。而且,在物質層面挖掘真相,從我的角度來說並不值得投入。我過去最多把它當作另一個層面的錯覺。這方面的爭論,只會讓我們陷入這個人間更深,反彈得更激烈,而更是看不到終點。

但是,我認為這個趨勢是擋不住的。針對每一個領域的知識和學問,從社會學、醫學、科學、環保、心理學⋯⋯人對真相的渴望自然會展開,而每一個人也自然會得到自己的結論。只是這個親自得到的結論,很可能和現在一般所講的完全顛倒。

 不只如此,未來的危機,尤其天災,很可能跟你我現在所以為的完全不一樣。氣候方面的爭議就是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在國外,這個主題早就是一般人隨時都在談的話題,很容易轉成相當激烈的辯論,也已經成為聯合國會議的議題。

有些朋友當然也會想問我的看法。通常,我不會多說,只是用手比一比天空。他們摸不著頭緒,自然會想再追問。我就告訴他們,其實我指的是太陽。太陽本身有它的週期。這個週期可能是十幾年、上百、上千甚至上萬年。太陽週期帶來的變動跟人類的活動沒有關係,並不是人類的作為可以左右的。

現在回頭想,早在 2005 年,那時,我剛回台灣沒多久,一位相當有地位的科學家也問我對於氣候變化的看法。我很坦白告訴他,要了解全球的氣候,首先要了解太陽的運作和週期;而且只要研究下去,就會發現歷史上重大的發生、社會的變遷、各種災難都和太陽週期有直接的關係。太陽對人類和地球的影響,可以說是比任何因素都更直接。

從我的角度,這種觀點是常識。但我也非常驚訝,到了這個時代,探究氣候趨勢所採用的模型,竟然主要考慮的是人類的活動,而寧可放過更大的影響,例如太陽和其他行星與地球的關係。

你看,就連談氣候,我也還是著重於整體。就像你如果要了解一個人的健康,不能只看入侵人體的病原,而還要像中醫把脈一般去掌握人的體質。從人體和外界雙方的互動著眼,我們才可能全面理解健康和疾病的變化。

有了這種整體的觀念,你只要願意再進一步探討,光是回顧過去的文獻紀錄就自然會發現:合理的推論,可能跟媒體大篇幅所談的主流觀點是完全相反。只要有能力把這些重大的影響因素考量進去,你甚至會推翻目前大家認為是正確的結果。

關於這個議題,我最多也就說到這裡。至於結論,其實是每個關心這個主題的人要自己去探討的。

我想表達的是,如果有憑有據的具體科學都有這種情況,那麼在更加各自主張的公衛、行政、經濟、社會⋯⋯領域,你可以想像所謂的主流其實完全沒有代表性。畢竟,很多大家認為理所當然的前提,本身也僅僅只是假設,是帶著個人主觀的臆測,倒不一定足夠周全。

但是,知道這些,對你到底有什麼用?

我還是要坦白講,其實什麼用都沒有。最多是透過這些探討,你明白人類已經進入一個極端的狀態,也就是古人稱的末法時代。這是一個處處都有對立、摩擦和反省的階段。沒有經過這些對立、摩擦和反省,也沒有真相、啟示或啟發可談。

一個人得到了種種的啟發,甚至明白這一生所知道、所學到的都是顛倒,才會想找另外一種解答。他會明白,這個人間是徹徹底底靠不住。依賴各種既有的知識和制度,到頭來只會讓自己充滿了失望,止不住的灰心。

對世界失望,對自己和周邊灰心,對什麼都不抱希望,也不感興趣——這種心情,任何受過創傷的人都能夠理解。人類眼前所面對的,可以說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演化的交會點。身心各層面的創傷也會是最普遍的現象。在這樣的時點,你、我、每一個人要用怎樣的態度來看、來克服、來度過?

這個時候,意識轉變的機會就來了。

其實,「全部生命系列」的作品一直在等著你,等著每一個需要它的人。對於已經接觸到「全部生命」觀念的朋 友,如果你一路跟著讀到這裡,也認真投入練習,我相信你自然會想進入下一個階段。下一個階段,也就是一個執行的階段,而不再只是停留在理論基礎的建立或說服。

這個階段最多也只是——怎麼透過唯識、透過全部生命的觀念,讓你面對生活、面對生命,不會再讓自己陷入人間的漩渦。

當然,這樣的你,也可以說是最成熟的一群,準備好面對意識的轉變。

最後,我會用「轉捩點」這三個字,其實也想表達以下的觀念:或許你過去也注意過,在一個封閉的系統裡,例如人間,如果某一個資訊的量突然達到一個關鍵值,它會瞬間擴張開來,影響到整體。

舉例來說,本來所有人都認定地球是平的,但就好像一夕之間,所有人都可以接受地球是圓的。接下來,還可以進一步發現地球其實是繞著太陽轉,倒不是宇宙的中心。

本來對大多數人很虛無飄渺的觀念,轉眼間成為新的常態、新的典範。大家突然知道真相,或說集體的意識瞬間能接受真相——這種大規模的、突發的變化,我們也可以稱為是典範的變遷或典範的徹底轉移。

在人類各種學問和領域,未來短短幾年內,典範轉移的現象會是數也數不完的。這些轉變不只在物質的框架,也包括心靈更深的層面。在彈指之間,它成了新的常態。這一點,你可以不用質疑。

只是,這樣的轉移就像我前面提到的,它表面上不見得是讓人安心的。物質層面的轉變,會讓人類的環境和社會動盪到一個地步,讓人覺得樣樣都靠不住、沒有安全感。 然而,正是這劇烈的動盪,會讓人類徹底翻轉過來,投入意識的層面。是這樣,我才會一再地提到,這是人類光明的黃金盛世。

轉捩點。圖/天下生活提供

(本文摘自楊定一著《轉捩點》,天下生活提供)


楊定一系列文章

「必要」的創傷

真正的愛 也只是突然體會到意識是圓滿

「唯識」徹底恢復你的主體性

其實,知識從來沒讓任何人自由過

一個人往外在世界去找,絕對找不到人生最後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