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西屏的靈療傳奇 隱於民間的陳師父

編按:馬西屏經歷一場嚴重的心臟手術後,講述自己與奇人域士的驚異的親身體驗,與每個人一生必經的生命功課—生、老、病、死循環。以下摘自《我的神鬼靈療傳奇:大師、宮廟與奇療生死之旅》。

知九十二高齡的陳師父往生消息時,我感到非常悲傷,心情一直很低落。臺灣民間奇人太多,大隱隱於鎮,高手在民間,陳師父就是典範。

得知九十二高齡的陳師父往生消息時,我感到非常悲傷,心情一直很低落。臺灣民間奇人太多,大隱隱於鎮,高手在民間,陳師父就是典範。

有天我們全家聚會時,老妹像發現新大陸似地說:「我又找到一位神醫了!」老妹有位我也很熟的好友敏華,有天早上醒來,她先生的右邊肩膀以下沒了知

覺,右手整個垂下不能動彈,立即去醫院急診,聽到了五個有如晴天霹靂的字—「偏癱小中風」。西醫中醫都認為他需要長期復健,夫妻兩人驚嚇到不知所措。

後來敏華的朋友推薦她瑞芳有位國術師父,對筋骨痠痛方面很在行,敏華就跟先生提議去試試,死馬當活馬醫吧!

然而,敏華一見到師父就開始後悔了。因為那是一間非常不起眼的國術館,加上老師父年紀大,時不時就咳嗽,怎麼可能醫好先生的手?沒想到師父笑呵呵告訴他們:「這是小問題,一針讓你馬上能動,再吃個三天藥,保證你恢復八成以上。」

先生半信半疑下被扎了一針後,神奇的事發生了—手竟然有了痛覺,能夠動了!他吃了三天藥後,右手功能竟然恢復了八九成,連看過的大醫院醫師都覺得不可思議。

老妹因髖關節疼痛而看了很多醫生和復健師,幾乎所有的醫生都告訴她必須替換成人工髖關節;但因為老妹怕開刀,便一拖再拖。她聽了敏華的故事後,一開始也是半信半疑,直到過了半年,有天實在太痛了,便讓敏華帶她去找了陳師父。陳師父隔著牛仔褲,用他的氣功直接將針穿透牛仔褲針灸在髖骨處,十秒拔針後老妹立刻不痛,見證了奇蹟的時刻。

第二天,老妹就拉著她先生去看老師父。針灸一次十秒,藥吃了三天,他痛了很多年的五十肩從此不痛;本來舉不起來的右手,到現在過了七年沒再犯過。妹夫還能在我們面前表演大車輪。

征服知識份子的神妙醫術

我從小就對國術館的老師父非常信任,因為以前在屏東沒什麼中醫院,年少時運動打球傷筋動骨,或是落枕,都是去看國術館的老師父。有次落枕痛到完全不能動,老師父妙手一弄竟然就完全好了,不可思議。

但年長之後,我就與國術館不相往來,因為老師父已經逐漸凋零,且跌打損傷都已經習慣去中醫院,便沒有將老妹的話放在心上。

但有一次我打網球,發球時重重落地傷到後腰,疼痛到連坐都沒辦法坐,更別說進汽車開車了,這造成我非常大的困擾。看了中西醫後,我的疼痛仍然無法消除,真的是坐立難安,心情不免沮喪。

這時老妹就鼓動我去看老師父,反正我也莫可奈何,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前往。當時由妹夫開車,我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整個人是躺在後座上,連坐起身都沒辦法。

到了瑞芳,還是由妹夫跟妹妹把我架進國術館的。老師父看到哎呀哎呀嚷嚷著的我,笑嘻嘻地說:「沒問題,小事情,你等一下就會爽快了!」

我很是懷念老師父的笑容,他的笑容中透漏著一點點的詭異,彷彿在告訴你:一點都不用擔心,簡單的小事一件;也像在說,如果你不相信我,等下就讓你見證奇蹟。

他看透了所有第一次來看診患者的不安與不信任,他在等待治療後的驚訝與不可置信。他很享受這種互動的過程,尤其是準備征服我這種自以為無所不知的知識分子。

這時老師父拿出一根長針來,我當場大驚:針灸不是用小針嗎?老師父又露出他的招牌笑容,說道:「這種針才有效!」

然後他就用針往我的大腿插來。

我那天穿著牛仔褲,他竟然沒讓我脫褲子,就直接隔著牛仔褲插針,我的媽啊!針灸不必用酒精消毒嗎?而且我是腰痛,為什麼要插大腿?

老師父長針一插下去,又露出了招牌笑容:「怎麼樣?痠嗎?痛嗎?」

我當時真的非常後悔,有一種進了黑店的感覺,因為所有的方式與流程,都跟醫療上的SOP截然不同。但見證奇蹟的時刻正要來臨,老師父把長針收回後,不必止血也不必消毒,只是笑著說:「好啦!你可以自己走了,沒事了!」

真的假的!我半信半疑,但一站起來竟然健步如飛,簡直不可思議,老師父則是在旁邊一直笑。老師父開了三天份的烏漆漆黑藥丸給我,一次服用六顆,我每天準時吃,三天後整個腰就好了。

我是個運動過動兒,常常受傷,因為我每天都要打球,而且好勝心又太強,爭勝的結果就是一身病痛。不管是網球、高爾夫球、籃球、桌球、保齡球,我都打。而從此之後,只要運動一受傷,我就去找老師父;如果沒時間去,就買黑藥丸來吃。有一次我又受傷,託老妹去買藥丸,但竟然買不到,原來是被臺灣排名前五名的家族一口氣買光了。

所以在老師父往生之後,我的情緒相當低落,這不只是我少了一位治療師,而是臺灣少了一位奇人。我想念他的笑容。

為了感恩他的恩情,欽佩他的治療,我本來想多寫一些老師父的生平,想知道他九十二歲以前的人生;但他的家人非常、非常地低調,只表示人離開了,一切就如雲煙吧。 老師父走了之後,我又回歸正常醫療體制。一有跌打損傷,就找我的兩位好朋友,西醫找聖和骨科診所魯子全醫師,他是我的網球球友;中醫則找全生中醫診所陳朝龍醫師,他是我主持《新聞左左右右》節目的來賓。

(下一篇:三芝何婆婆牽亡魂 竟牽出王永慶?)

(本文摘自馬西屏著《我的神鬼靈療傳奇:大師、宮廟與奇療生死之旅》,遠流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馬西屏著《我的神鬼靈療傳奇:大師、宮廟與奇療生死之旅》,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這天最好!中元節 「補財庫」

九月投資求財 這些生肖最旺

名醫問診 │ 爭取黃金時間治療眼中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