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農哲學:沒有走過的是路 走過的才是人生

儘管植物千千百百種,稟性各自不同,種植的方法也不同,不過,用心觀察,跟植物說話,適性而為,這個道理是不會變的。

水良伯家的客廳裡,最顯眼的是一張泡茶的大桌,牆上掛著兩幅陳居文先生寫的兩幅書法。

靜修自得理易分
慮思謹慎護正身
善惡因果自然報
觀照果樹生長因

這是前桃園區農業改良場副場長黃益田先生寫給水良伯的詩句,他把人類的因果道德觀,和植物生長的原理連結起來:「種什麼因,結什麼果」,看起來像是一種相當古樸的自然觀。

從南瓜談善惡陰陽

當時沒人預料得到,二○二○年一開春,就迎來一場把所有人都隔離在家的瘟疫,減緩了全球化的流動,也有人在此時想起提供生命能量最基礎的地方,而提起「糧食自主」這遺忘已久的農業政策。

在另一幅字句裡,黃先生把水良伯的名字嵌入其中:

良農知土性 肥瘠有不同
時到萬物生 芽蘗地上增
養根利秋實 仰天望年豐
應做陰陽合 自然倉廩充

水良伯對這幅字有自己的解釋,而且是充滿操作性的經驗論:「『觀照』說的是太陽,凡植物都需要太陽,長得好長不好跟太陽有關。」

接著他又講起一個經驗談:「我在三芝幫助過農友種南瓜,他們說他們種的南瓜不生(結果)。」

「我問他們幾月定植?原來他們遵照傳統,都是四、五月起種,很快遇到夏季,葉子長得茂密,但卻不會結果。我就建議他們改成一、二月種。

早年因為台灣東北角氣候多濕,冬季綿綿細雨不斷,為了避免潮濕易爛,所以等到春末才開始種植。不過現在全球暖化,三芝的氣候也不像過去那樣潮濕了,反而梅雨季過後,氣候高溫多濕,南瓜在這種環境下,容易得白粉病。

『善惡』不是一般講的道德,而是行動的多寡。付出多少,得到報酬就有多少,種善因得善果,惡因得惡果。

不管你做什麼事情,跟種果樹都一樣,要很冷靜,仔細觀察植物,才看得出端倪。

這就像醫生看病一樣,近身把脈,把五臟六腑的狀況摸清楚。謹慎地下判斷,給處分,分清楚什麼是正確。」

他對陰陽也有一套觀察瓜果得來的解釋:「南瓜屬陽性,西瓜屬陰性。雖然都是瓜,但同科不同種,陰陽性也不一樣。

植物的陰陽屬性,跟天地的陰陽屬性相配合,所以在什麼季節種什麼植物,吃當令的食物,就像中醫說的陰陽合。

西瓜、苦瓜這種陰性植物,屬於退火的食物,剛好在夏季結果收成,可以平衡身體的熱燥。南瓜是陽性植物,可以暖身。把南瓜拿到夏天來種,雖然茂密,結果卻少;從我的經驗,南瓜最適合在春天或秋天收成。」

用心觀察自然,跟植物說話

水良伯說,家裡這兩幅字是他想送給所有農友的話。雖然植物千千百百種,稟性各自不同,種植的方法也有所不同,不過,用心觀察自然,跟植物說話,調整它們的生長環境,適性而為,這個道理是不會變的。

他又說:「大地最是慷慨寬容,種子只要放在土裡,自然可以生長發芽,看起來很容易,但你要種得好,成為一流的農產品,就變得很不簡單了。」

那麼水良伯牆上的「原則」,對個別農友的幫助是什麼?

水良伯沉吟一會兒,突然語氣變得慎重起來:「農業的問題,還是要親手去做過才曉得。」

在這之前,你聽別人說,看書上寫,都只是一個方向,一種做法,無法驗證是否正確達到。直到你親自動手去種植,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植物的根性你曉得了,土壤的酸鹼肥瘠你曉得了,氣候的變化你曉得了,你種出結果,彷彿有了答案;可是這個答案明年不一樣相同,你還是要繼續觀察調整。就這樣一年過去一年,這些知識都在你的生命裡,成為人生的一部分。

總結起來,我必須這樣說:「不曾走過的,怎麼懂得;沒有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水良伯加重語氣,一個字一個字吐出這些字。 這兩句話原來已經刻在他心裡,但卻是他用赤腳踩著農地踩了半世紀,才終於踏印出的兩句話。

陳水良、林子內著《水良伯的老農哲學:聽見植物的聲音》,天下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陳水良、林子內著《水良伯的老農哲學:聽見植物的聲音》,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誰說開會就對了?半數以上都是浪費時間!

不和球員玩激勵遊戲!NBA訓練內幕曝光

想創業卻遲遲辦不到的「創業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