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寫投資日誌嗎?專家教你「向過去學習法」

投資經驗可以成為讓我們進步的強大工具,我們該做的就是學到對的教訓,進而有愈來愈好的表現。這不表示我們會成就完美,成為下一個巴菲特或是彼得.林區。大多數人都只是凡人,也不像這些投資傳奇一樣擁有高水準的投資技巧。

因此,無論我們向過去學了多少,我們都要準備好,可能還是會碰到虧錢的投資,原因可能是我們的投資過程或是原理出了錯。這都是投資會遇到的一部分,至少對我來說,這也是投資好玩的原因之一。

市場不斷改變,要預測市場或找到每次見效的投資方法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我們能向過去學習,或許我們就不會犯同樣的錯誤第二次(或第三次、第四次),光是這樣就可以大幅減少我們的投資錯誤了。

有趣的是,要系統性學習過去的教訓,並提升我們的投資表現,並不需要厲害的投資工具,甚至也不需要深入的投資知識。我們只需要紙筆,還有對自己坦承的能力。我將讓你知道投資日誌和投資清單會對你的投資產生多大的影響。

撰寫投資日誌

在我的投資過程中,最重要的就屬寫日誌了──事實上,這也是我用過最久的投資工具。投資日誌的概念很簡單,寫下每一個投資的決定、你認為會賺錢的原因、以及風險何在(可能出錯的原因)。

你不需要鉅細靡遺的寫成一本小說,只要寫三個重點說明你的決定和理由就已足夠。你也不需要給其他人看這本日誌,讓自己難堪。這本日誌就像日記一樣,裡頭有很多私密的想法,所以只需要給自己或是信任的人看就可以了。

請看下圖的投資日誌範例。2019年夏天,我買進美股一席(短線)戰鬥位置,希望可在美國中央銀行數年來首度調降利率時,因股市上攻而獲利。   我在寫這份日誌時,這項投資仍有許多未知之處。以過去的歷史來說,美國中央銀行過一陣子後首度降息,會讓美股短暫上漲,

圖/樂金文化提供
圖/樂金文化提供

這是因為降息代表企業與個人都可以申請到更便宜的貸款或房貸,這可能會激勵他們申請貸款、增貸做更多投資、或購買更高價的消費性產品,例如車子。

歷年來,中央銀行首次降息的時間點通常都是在衰退尚未來臨,但過去的強勢成長已逐漸趨緩,或通膨率低於中央銀行試圖維持的標準時。在這樣的環境下,市場對成長的擔憂還不足以形成對經濟衰退的擔憂,而經濟衰退的擔憂當然對股市有害無益。第一次降息後,投資人對經濟前景的態度,反而會變成中立到稍微樂觀,並期待降息能刺激通膨、拉高股價。

這種投資的風險很多。雖然以過去的歷史來說,在中央銀行首度降息時進場,一般來說都會成功,但並非每次都會成功。如2007年,中央銀行降息的時間太晚,經濟衰退早已開始。降息進場時,已有愈來愈多投資人意識到經濟正在衰退,未來企業獲益將會大幅縮水,甚至可能變成負值。因此,中央銀行降息根本沒有辦法刺激股市成長,股市因而重挫。同樣的,股市可能早就預期到會有降息,所以當降息公告出現時,股市並不會有任何變化。

寫日誌時,我並不知道投資會有什麼結果,但只要我再度賣出ETF,我就會在投資日誌上新增一條項目,說明我賣出了ETF、結果(也就是投資表現)如何、以及我投資的理由是否正確。

坦承在這個階段就變得非常重要。投資獲利常會有很多意料之外的原因,我們也可能預期到某些風險,卻有其他預期之外的事件發生而導致負面的結果。你應該在投資日誌上記下你投資的理由是正確的,還是你其實只是走運而已。

人類擁有檢視事實後調整作為的驚人能力。例如,股市會持續走揚,投資人會對未來企業獲利前景更加樂觀,是因為美國經濟數據成長,而非中央銀行降息。

如果沒有寫下一開始投資的理由,我們就會以為自己早已預見經濟成長的前景,覺得這就是自己當初投資的理由。如果你有在投資日誌裡寫下理由,你就更難說服自己說自己原本什麼都知道。

為此,我也建議你用手寫的方式撰寫投資日誌。如果你看到自己並非打字而是手寫的投資決策,要說服自己以前不是這樣想,或說服自己把過錯推給別人(如理財顧問或電視上的專家),就會更加困難。這個過程的其中一個要素,就是要對自己坦承,無論成功或失敗也都要好好負責。

至少一年查看日誌一次

最後,你該做的不只是寫日記而已。我一年中會有一次坐下來,好好把去年所有的日誌都看過,並系統性檢視我的投資決策,此舉是為了找出讓我犯錯的行為模式。

警告:此舉無法提升你的自信心!檢視你的投資日誌,會讓你瞭解到自己多常犯錯,多常只是運氣好而已(也就是你的決策沒錯,但原因錯了)。這真是令人感到謙卑的經歷,而這正是讓你向過去學習,成為更好的投資人之時。

這幾年來,我從自己的投資決策中學到了很多。我從檢視投資日誌中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比起買進,我更擅長賣出。

我的投資人生涯是從1990年代末網路泡沫時期開始,我一開始的投資決策包括買進科技股基金。一開始,基金表現強勁,因為科技股仍在泡沫之中。等到泡泡破了之後,我仍持有過久,最後認賠殺出,損失慘重。

如果你覺得很熟悉,那是因為我的行為就跟本章開頭葛林伍德與納格爾研究中的年輕基金經理人一模一樣。我曾是泡沫的信徒,結果我遍體鱗傷。之後,我到哪裡都看得到泡沫。我想竭盡全力避免先前經歷過的損失,所以我會在第一個麻煩指標出現時,就趕緊把標的賣出。這讓我有一些實質的優勢,讓我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前,就已經把一些股票賣出。我並沒有預測將有金融危機,也沒有把全數股票賣出,但因我極度害怕虧損,所以在2007年年底售出了一些股票,後來股市暴跌就幸運躲過一劫。

然而,這種害怕虧損的情緒,也讓我不敢在股市反彈初期進場。股市傾向展望幾個月後的未來,所以經濟不景氣時,新聞清一色都會是負面消息,這時通常是最佳進場時機,因為之後新聞只要放出一點點好消息,股價就會上漲。如古諺所云:街道血流成河,就是進場之時。

放眼我在2008年和2009年寫的投資日誌,我很快就發現2009年太晚進場了,當時很多反彈早已結束。再來,我在股市反彈時投入的資金,比金融危機前售出所得的資金還少。最後,我的投資表現只不過比金融危機期間買進持有的投資人稍微好一點點而已。如果我能克服自己的懷疑的話,我就會更快進場,也能表現得更好。

有鑑於這個分析結果,我決定要將自己的投資清單做些修正。我決定要使用一個規則,這個規則能在市場反彈初期凌駕我的情緒。我僅在投資清單上多列了一點,寫上只要股市指數超過200日移動平均數,或是自三個月低谷攀升至一定的漲幅時,我就必須買進,且買進數量必須與先前售出的數量一樣多。無論我認為有什麼風險,我都強迫自己遵守這個規則,而我的投資表現自此突飛猛進,這純粹只是因為我不再錯過任何反彈進場的時機。

(本文摘自喬辛‧克萊姆著《投資底線:聰明投資人絕不做的7件事》,樂金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喬辛‧克萊姆著《投資底線:聰明投資人絕不做的7件事》,樂金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中年失業 靠股票賺錢可行嗎?

施昇輝:「理財」就一定是「投資」嗎?

一張圖搞懂債券ETF的挑選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