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星500大企業稽核師的舞弊現形課

只要把自己想成是舞弊犯,你就可以發現,上述調查結果的確非常符合心理學中的「破窗效應」。

越早發現舞弊,絕對越好

雖然「如果」、「早知道」這樣的後見之明或是悔恨之詞,永遠都於事無補,但請容我假設一下:如果,東和鋼鐵在虛報後的第五年、甚至第一年就發現磅單被竄改,損失會不會大幅降低?根據2018年ACFE的世界舞弊現況調查報告指出,舞弊期間超過5年的案件,其所造成的損失金額,是3至4年案件的近2倍,是1至1.5年案件的近6倍。這代表若能越早發現舞弊,絕對可以大幅減少公司的損失,而且越晚發現舞弊,損失金額絕不是單純的等差級數成長,而是呈等比級數暴增!

只要把自己想成是舞弊犯,你就可以發現,上述調查結果的確非常符合心理學中的「破窗效應」(一棟大樓裡若有破窗沒有及時修好,就會有破壞者闖入大樓打破更多窗戶,甚至縱火。它強調的是及時矯正輕微罪行,有助於減少更嚴重的罪案)。一開始,舞弊犯為了確認自己規劃的手法確實可行,順便試探公司監控機制的運作情形,因此多半都會先做些簡單的測試。確認方法有效,且沒有監控機制發現他的異常行為後,接著從小金額開始,一旦順利得手多次,膽子就大了,牽涉的金額也就越來越多。

多年前知名的運彩舞弊案,林姓襄理利用原本就存在系統的「重啟下注」功能,在賽事結束比分已知後,短暫重啟該賽事的投注,並要求女友或朋友購買該賽事的彩券,再迅速關閉投注功能,所以每次絕對都中頭獎(因為開外掛,用時光機)。真正開始舞弊前,林某早在前一個月就分別針對大三元(猜三場指定棒球賽的比分)與大四喜(四場足球賽)這兩種賽事類型,測試「重啟下注」的監控機制,確定主管根本沒注意到這項特殊功能被開啟後,才開始真正請女友或朋友購買彩券 。要不是一名老翁在林某「重啟下注」的短短瞬間,剛好也買了彩券,發現是過期彩券後投訴,讓運彩在三個多月內就揭發這起弊案,否則它的損失,絕對不只是已被詐取的40多萬而已。

問題是,一家公司如果員工很多、每天的交易量龐大、營運地點的分布又很廣時,該從哪裡開始揭弊呢?

各種「異常」,正是揭弊的起點,它包含人的異常「行為」,以及企業營運的異常「交易」。

人的異常行為

一旦涉入舞弊,犯者會開始擔心是否會露餡、同事或新主管會不會察覺,這種提心吊膽的防備勢必會對心理造成極大的壓力,加上經濟上多了額外之財,他們的行為模式絕對會變得與先前截然不同。以下是舞弊犯會出現的異常行為:

生活方式忽然變得豪奢

曾經有一位中部的傳產老闆,很得意的和我們分享他是如何發現服務20年的資深會計媽媽侵占公款。原來是,這位媽媽向來非常節省,去美容院都只會剪短髮,或是燙個捲髮,所以老闆已經習慣她的花媽頭。有一天,會計媽媽居然燙了個最時尚的大波浪,還把那些日益明顯的白髮也染黑了,在其他同事簇擁著她和七嘴八舌稱讚的時候,老闆直覺有點不對勁,就順手查了一下幾年來的帳務,赫然發現這位會計的舞弊事證。

「突然」豪奢,絕對是一個起點。當然,也不是所有的「突然」豪奢,都一定是舞弊,比方說,調查完突然豪奢的情況後,你可能會發現,某個員工的老家因為劃入都市計畫區,必須被強拆,政府給了一大筆搬遷補償,他變成「拆二代」,所以改開賓士上班;也有可能某個小資女手上忽然拿了正版愛馬仕,只不過是嫁入豪門前,婆婆給的一個小小見面禮而已。

財務困難

照理說,多拿了不義之財,舞弊犯的財務狀況應該會好轉才對,怎麼還會出現財務困難呢?財務困難是「因」沒錯,也是重要的舞弊動機,但能不能因為額外之財的注入而解決,得看那個「洞」有多大。我經手過的幾件女性犯下的案子,多半是因為先生經商失敗,身為太太實在於心不忍,於是開始挖東牆補西牆,希望幫先生度過這次的難關。先生看到源源不絕的資金流入後,更有恃無恐,做了更多大膽的投資,資金需求越來越大,最後缺口大到掩蓋不住而爆發。

與供應商或客戶過從甚密

常常聽到舞弊調查人員抱怨:「這個採購人員怎麼處處幫供應商講話、替他們求情、該處罰的也輕輕放過,到底誰付他們薪水呀?」、「這個業務怎麼可以把產品賣得這麼便宜,對方又不是超級大客戶,被大客戶知道還得了?」。沒錯,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如果你發現公司內部人員,與供應商或客戶交情好得不可思議,如果不是有正在交往的曖昧關係,就是存在不正當的利益關係。

異常負責

如果有一位負責每月薪水計算的人資,最近懷孕準備請產假,但是因為薪水計算非常複雜,一時之間很難交接完全,她又不想增加同事的額外負擔,所以要求公司給她一台筆電,這樣她請產假的兩個月還可以在家幫忙算薪水,那麼老闆是否會痛哭流涕,然後頒個模範員工給她?

先別急著點頭,這個劇情不是我虛構的,而是台灣某上市櫃公司的人資舞弊案,該名人資7年內詐領了近7千萬元。她並不是責任感爆棚,而是怕交接後,那些用來詐取薪資的幽靈員工被接手的人發現而已。

當一個人忽然常常犯錯(因為露出馬腳,所以辯解為粗心做錯)、上下班時間異常(因為要提早來或晚點走,才能趁沒有人在的時候盜用印章或湮滅證據),這都是常見的警訊。只要主管有心觀察,一定可以發現不少舞弊的蛛絲馬跡。有位前輩曾分享一個小技巧,沒事可以到員工停車場晃晃,看一下掌握採購大權同事開的車是不是突然變成租賃車(車牌R開頭),而且是豪華的ABB(奧迪、賓士、寶馬),因為這極可能是供應商租來拉攏關係的。

(本文摘自高智敏著《財星500大企業稽核師的舞弊現形課:行賄、挪用、掏空、假帳,直搗企業治理漏洞,掃除財務地雷》,商業周刊提供)

(本文摘自高智敏著《財星500大企業稽核師的舞弊現形課:行賄、挪用、掏空、假帳,直搗企業治理漏洞,掃除財務地雷》,商業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投資股票 張明輝:消息面比財報面更重要

和銀行打交道不要太天真! 專家戳破8大迷思

破解IC設計業財報 聯發科資產負債表這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