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就職如打仗 大三先拚「內定」

日本就職活動一般會分為五個階段進行:填寫履歷表、線上測驗、第一次面試、第二次面試、第三次面試(健康檢查等),每間公司的制度不一定,有些規模不大的公司可能只有兩次面試。

應屆找到工作,是所有畢業生的目標

一定要讓自己擁有可以洋洋灑灑寫出履歷的背景經歷,這些都不是一步登天、可以立刻得到的成績,一定要提早準備好,在機會來臨時你早已經等在那裡。

在日本找工作有自己的一套秩序,他們稱作「就職活動」,只要是一般的畢業生要找工作,都必須投入就職活動中。

日本的就職活動從每年的三月開始,一直進行到年底,有些公司甚至會偷跑,提早開始,不過會用比較低調的方式,例如實習,目的就是趕在別家公司之前把人才搶下來。一般大學生是在畢業的前一年開始參與就職活動,也就是在大三的下學期、快升大四的那年開始進行。如果順利取得公司的「內定」,就可以在明年畢業後到公司報到。所以找到工作之後,一定要準時畢業,如果沒有拿到畢業證書,「內定」就會被取消。而一般公司員工報到也是固定從四月開始,因此大學生會在三月畢業後,無縫接軌的在四月跟公司報到,這就是日本的就職模式。

耗時耗力的就職活動

在就職活動中要花費多少時間各憑本事,每個公司進行的程序不盡相同,有些公司安排的時間很早、有些公司會比較晚。一般來說,較好的大手企業進行的時間會比較早,中小型的企業會比較晚進行。因為如果太早,跟大企業一起運作,發生考試或面試時間衝突時,可能會被犧牲取捨掉。因此不同規模公司有不同的選才策略,先進行的公司是最好的。但也不是絕對,尤其日本有歷史非常悠久的傳統產業,雖然規模不大卻非常穩定,收入跟福利都很好,所以在超過半年的就職活動中,除了比學歷、條件,甚至還比運氣。太早拿到「內定」的優秀學生也會擔心是不是之後還會有更好的選擇、同時間進行的公司要選擇哪一間面試、哪一家公司勝算較高……幾乎每一個選擇都是賭上全部人生的重大決定。

就職活動一般會分為五個階段進行:填寫履歷表、線上測驗、第一次面試、第二次面試、第三次面試(健康檢查等),每間公司的制度不一定,有些規模不大的公司可能只有兩次面試。因為日本的國土面積比較大,所以公司的人事部很早就開始到各縣市舉辦就職座談會,進行宣傳,這是畢業生可以直接了解公司的機會,對於公司的員工福利與教育等等都可以直接面對面討論。

這些就職座談會有非常多場,因為公司的數量很多,如果錯過心儀的公司,可能就要跑到別的縣市去參加。有些公司甚至要參加過他們舉辦的座談會,才能取得履歷書填寫,所以這些就職座談會的訊息就非常重要。

我當初唸的是大阪大學,在日本是很好的學校,因此在學校裡舉辦的就職座談就非常多;我的日本朋友畢業於專門學校,規模較小的學校就無法提供這樣的資源,需要積極到校外參加。而因為日本公司都是全國徵才,所以除了繳交履歷書以及線上考試可以利用網路,其他幾乎都要到公司所指定的地點參加,像是面試。大部分的公司都是將總公司設在大城市,所以住在遍遠地區的學生就會需要花費許多時間往返。

也許聽起來不會覺得困難,但應屆畢業的就職活動只有一次,若沒有辦法在第一年就順利找到好工作的話,畢業後進行的第二次、第三次就職活動,就會變得難上加難。日本非常重視社會新鮮人,所謂的新鮮,就是要應屆大學畢業,準確的在升大四時的就職活動中找到工作。如果沒有在這一個時期找到工作,明年畢業後再進行第二次的就職活動時,能夠選擇的公司數量就會大幅減少。

日本的就職網站發展得非常便利,在首頁就可以按標準搜尋符合自身條件的公司,不僅是自己要求的條件,公司也會提出他們的,大部分的公司都會希望是社會新鮮人。因此當你不是應屆畢業生,你輸入的條件篩選出來的公司,就會比社會新鮮人少非常非常多。這些條件還包括是大學畢業生、短大畢業生或是專門學校,不同種類的學校畢業生,能投遞履歷的公司數量都不同。所以日本的大學生無法像台灣或韓國學生可以輕易地出國留學或是打工度假,如果因此改變自己應屆畢業生的身分,之後能選擇的公司數量就會變得非常少。

當然不是說留學跟打工度假不好,但有過這些經歷的學生,之後尋找工作就必須採用其他方式,如果還是跟當年的應屆畢業生一起進行就職活動的話,競爭條件上非常吃虧。若有看過日劇《月薪嬌妻》的話就知道,裡面的女主角就是沒有在第一年順利找到工作,第二年之後更困難,最後完全找不到正職,才會到男主角家擔任家政婦。

所以時機點非常重要,是關係今後、甚至可能是一生的工作,所有的應屆畢業生都會非常緊張,盡可能的投更多的履歷;不像在台灣找工作,投一、兩家就等待消息,確定沒錄取再找下一家。日本的就職活動都在同一時間舉行,因此要一口氣報名許多公司。我聽過同學報名四十家公司,還有聽過留學生報名八十幾家。同一時間,每一家都在進行不同階段,可能這一家在寫履歷書、另一家已經在面試;座談會可能今天在大阪、明天在東京,又因為後天在大阪有面試,每天都要計算好行程,在不同城市間奔波。因此就職活動對日本學生來說是非常辛苦的,在金錢上的花費也很巨大,很多學生很早開始打工存錢,就為了應付就職活動時的開銷。但日本公司也很希望能招攬到人才,所以如果進入到面試的階段,甚至會提供交通費,可見公司在應徵員工時,也是投入很多精力與金錢。

盡心栽培正式員工

日本除了費盡心思招收人才之外,在員工教育養成方面也很用心。與台灣不同的是,在台灣如果要應徵工作,有工作經驗的人絕對比沒有工作經驗的來得吃香,因為台灣沒有統一的就職活動,大部分是缺人時就進行招聘,需要能夠在崗位上立即上手的人才,所以有工作經驗的人,就可以透過轉換公司,找到薪資條件更好的工作;但日本的企業不是,他們通常會願意從頭培養新人,認為自己公司的員工,就要由自己公司來培養,有工作經驗的人反而不吃香,最好是一張白紙,從頭接觸到的,就是公司所教導的。所以應徵工作時,一般公司雖然看中學歷,卻不重視主修的科系。除非是專業需求非常高的工作,否則通常都不會限制應徵科系,例如我就有認識的文組學生,應徵上IT工作,專業知識當然不足,就由公司從頭教起。這是日本公司非常特別的地方。

一般公司會分為綜合職與一般職,綜合職的薪資有升遷,一般職則沒有,而且一般職的工作不太會有變動,綜合職則會隨著年資更換不同工作崗位,要求能熟悉公司的所有營運。因此也可以想成:綜合職的員工比較受到公司的完整栽培,一般職則比較穩定,不會有很大的變動。在應徵初期就會被要求從中選擇,應徵不同類型的職位,要求的條件也不同,綜合職所要求的標準較高。我本來以為一般職因為調薪不容易,可能是條件次等的工作,但後來發現這也是配合家庭狀況的需求。像鈴木公司的女前輩,就在決定結婚後從綜合職申請調到一般職,雖然薪水變得較少,但一般職的員工不被要求加班,也不會有出差甚至調派到其他城市工作的問題。所以對部分重視家庭的職業婦女來說,一般職就是在工作與家庭中取得平衡的最好選擇。

進入公司之後,公司會有自己的培育計劃,在分配崗位之前有幾週到幾個月不等的集體訓練,像鈴木就跟他的同期一起到泰國集訓過。綜合職的員工在分配部門前,不會知道自己最終從事的工作是什麼,而是由人事部在集訓過程中觀察,再加上個人意願的調查後決定,不必然跟自己的科系專業相關。像鈴木是法學部畢業的,最後因為數學好,被分配做財務,這也跟台灣有很大的不同。

日本的企業也因為公司制度的不同分做White企業Black企業,Black企業就是員工福利不好、加班太多還課扣加班費;White企業就是擁有完整福利制度、不輕易資遣員工、按年資計算薪資,同事間也無所謂競爭。傳統的日本好企業都不太願意資遣員工,因為在日本要轉換工作是非常困難的,有些人終身都會待在同一家公司,而工作也是按年資給薪。

近幾年也有出現要改變日本企業終身職的話題,因為只要待得愈久,薪資就愈高,而不看重工作能力,再加上不輕易資遣員工,造成公司出現一些領高薪卻不事生產的員工。當然一般來說,日本人在工作勤奮度上還是世界排名前幾名,但仍不能排除這樣的問題出現,因此一直有提倡改變的議題出現。但時至今日,日本的工作普遍來說還是較為穩定,企業也是以永續經營為目標,不容易聽到突然失業的情形。

除了一般正職工作外,日本也有很大一批派遣員工。派遣員工受雇於派遣公司,雖然在別的公司工作,卻是由派遣公司支付薪水跟提供福利。這也是源自於日本不輕易資遣員工,所以聘雇正社員的成本高出派遣員工很多,一般公司會彈性運作,除了正社員以外,同時也會有很多派遣社員一起工作,以減少人事成本。而派遣工作就有比較大的風險,除了可能會時常被派去不同的公司工作,薪資條件跟工作環境都不穩定,一般是日本人的最後選擇。

但來到日本打工度假的外國人,可能在沒有日本學歷的情況下,不容易參加日本的就職活動,派遣公司反而是門檻最低的選擇。雖說是派遣工作,但日本一般的薪資條件還是相較台灣為高,且派遣工作也可以作為一種過渡,在持續有收入的狀態下,尋找自己的下一步,可以更有餘裕去做挑選,也不外乎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別等機會來了才開始準備

我雖然有日本學歷,但因為是律師的關係,所以沒有選擇一般就職活動的途徑。而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當時我已經年過三十歲,基本上日本就職活動的年限約在二十八歲左右,已經不適用於我;再加上我想找律師事務所的工作,也不適用一般的就職活動。我自己的工作經歷比較異於常規,中間也參雜很大的運氣成分。

當初開始傾向留在日本工作的時候,我剛好在一次翻譯工作中,認識一位在大阪工作的律師,也就是差點把指導教授惹毛的那一次。當時,我接待的是台灣司法官學院派來的法官交流團,他們總共參訪大阪法院、大阪檢察署,還有大阪律師公會。我就是在那一次的律師公會交流會上,拿到這位大阪律師的名片。

因為在翻譯過程中受到很多幫忙,所以我在會後寫信去道謝,也因緣際會有幾次交談的機會。當我提起在日本就業的可能,就是他告訴我要在日本工作可能需要中國律師執照。因為中國的市場基數太大了,在CP值上還是傾向選擇中國律師。但他也告訴過我,在過往的業務接觸過程中,他認為台灣律師的素質是比較高的,很多跟中國律師要面對面溝通的問題,跟台灣律師只要一通電話就可以解決。但遺憾的是,基於中國保護本國律師的立場,還是只能以錄用中國律師為優先。而能夠負擔起台灣律師業務的,大概都是前幾大的律師事務所,才能有足夠的台灣業務量。

聽到這些建議後,我才下定決心去考中國律師,也很幸運地通過了。在放榜的前一天,告訴了大阪律師這一件事,他告訴我如果能夠順利通過,很希望邀請我到他在的事務所一起工作。但當時鈴木已經在東京工作了,我很想去跟他一起生活,所以很猶豫。後來一次聚餐中,我遇到了來自同個事務所的另一位律師,他是台灣與韓國的混血,因此也能看得懂中文。他建議我,以我現在的日文程度,直接挑戰東京的事務所不見得能找到適合的工作,不如先在他們那裡磨練幾年,再考慮去東京。而當時的我也確實還在就讀博士班二年級,我想在去東京前將論文架構底定,多方考慮後,決定進入這間大阪事務所工作。

對於我的找工作經歷,其實說不上什麼甘苦談,尤其見識過鈴木參加就職活動時的辛苦,我就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我覺得至少可以證明一件事:如果我不是一直以來嘗試各種考試的挑戰,累積下豐富的學經歷成績,也不見得可以這麼順利地找到工作。所以我還是想重複地提醒,一定要讓自己擁有可以洋洋灑灑寫出履歷的背景經歷,這些都不是一步登天、可以立刻得到的成績,提早準備好,在機會來臨時你早已經等在那裡。

(下一篇:日本人為何習慣早起?)

(本文摘自黃昱毓著《直到最後的最後,我都會堅持下去!:小律師的逃亡日記2》,四塊玉文創提供)

(本文摘自黃昱毓著《直到最後的最後,我都會堅持下去!:小律師的逃亡日記2》,四塊玉文創提供)


延伸閱讀

人類容易被騙嗎?判斷基金經理人到獵人的真正能力

為什麼這麼荒謬還有人信?

褚士瑩:我存在 所以我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