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為何習慣早起?

早起,是一種幸福的生活態度。

到日本的時候,我住在大阪的南邊,比較遠離市中心的一個小鎮。在鐵道路線上是一個小車站,附近除了住宅區,就只有小小的商店街,和一些簡單的店面。因為抵達的飛機比較早,我在小車站下車的時候,還是很舒服的早晨。那時候是涼爽的秋天,但天空非常的藍,陽光也很溫暖。我不再是以觀光客的心態,而是以要在這裡居住下去的心情到來,終於有片刻可以認真地呼吸日本的早晨空氣,因此覺得特別清新。周圍的房屋與景色淡淡的,行人的穿著與店面的招牌都不會透露強烈的色彩,好像自帶了一層模糊的濾鏡,是那樣的柔和與自然。那一瞬間的寧靜,讓我從此以後愛上了日本的早晨。

早起換來生活的充實感

接下麵包店早晨的打工之後,天剛亮就出門變成一種習慣。那個時候我凌晨五點半起床,踩著第一班的電車去上班。還記得那是說話會起白煙的時分,電車上竟早已經坐滿了人,我才知道原來日本人是這樣地早起。那時候的房東太太曾經抱怨,表定九點的上班時間,為了趕在大家忙正事之前集合完畢,而訂了上班時間前的八點鐘開會是正常的。日本人沒有在公司用餐的習慣,包括早餐。而電車上雖然沒有明文的規定,但禮貌上沒有人會在車上飲食,因此大家都會在家裡吃完早餐再出門。扣除梳洗、用餐還有最費時的通車時間,要趕在八點前到達公司,其實大家都是早起一族。

我在麵包店的工作是從早上六點半到中午十二點,工作結束後要立即趕去日本語學校上第一堂一點的課。放學時間是下午五點,銜接晚上六點的麵店打工直到十點,回家梳洗後寫完學校作業,晚上十二點前就寢,一天結束。這樣一整天下來,我至少有十八個小時都是充分應用的,一整天突然變得十分的長。

在台灣為了應付研究所語言畢業門檻,我短暫上過劉元孝老師的日文課。在十幾年前上課的時候他已經八十二歲了,但在邊教日文的同時,他還完成了一本關於日本侯文的新著作。劉元孝老師是一位很了不起的老師,等於是台灣最早教授日文的權威,著作包括日語辭典以及許多文法書,將近九十歲出版的侯文書籍是連現在的日本人都無法閱讀的古典日文,他靠的就是每天勤勉不懈地做學問、授業,將知識傳承並留下許多傳世著作。

還記得老師說過,他認為留下錢財不如留下知識,他還有好多學問想要留下來,因此總是捨不得睡覺。為了每天可以應用的時間比別人更多,他的睡眠時間只需要三個半到四個小時,比別人還短。他還自豪地告訴我們,這樣他的壽命等於比別人長,因此可以做的事情更多。他是一位脖子長有骨刺,要用手肘撐在講桌上,才能撐起頭看清學生的老師,但每日依舊孜孜不倦的維持嚴格的作息。

看著劉老師即使年紀這麼大了,仍然律己甚嚴,堅持早起做著自己認為應該做,並且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對於當時連學校第一堂課都不敢選、深怕會睡過頭的我來說,這樣的堅持還非常遙遠。我沒有頓悟到老師傳達的信念:要有一番了不起的作為,至少要有勤勞的心態與習慣。直到來到日本後,從早到晚以打工與上學填滿的生活,讓我在匆忙中逐漸感到充實。那是一種每天都很踏實的度過的成就感,沒有一秒鐘被浪費的滿足,讓我總是睡得很好,也從此愛上了早起。

早晨讀書效果好

在菲律賓的英語語言學校唸書的時候,第一堂課是六點四十分開始,到八點二十分結束,之後才可以吃早餐。我在台灣自從開始上班之後就沒有八點以前起床過,這裡八點半就已經上完第一堂課了。我唸的是斯巴達校區,顧名思義就是特別嚴格的學校,每一堂課都要打卡,遲到算缺課一半,非常嚴格,只要超過缺課額度,那個禮拜的週末就不可以出校門。

沒有錯!在這裡唸書是被關在校園裡的,除了下課時間可以到附近買買小吃或吃點晚餐,其他時間不可以任意出校,更不可以在外過夜,出入都會登記、點名,只有星期六可以外宿,星期日天黑前就要回家。這樣每週一次的放風時間非常難能可貴,經不起因為缺課而被禁足的處罰。因此每天早上為了趕第一堂課不遲到,大家幾乎是卯足全力,室友間更是互相幫忙。但當時同房間的室友有幾位韓國人,我所認識的韓國朋友們,幾乎都有早晨沐浴的習慣。她們可是不會因為怕遲到就放棄這樣的生活步驟,但浴室就那麼一間!可憐的是我們這些室友要更早起床搶廁所了。

但那時候早起讀書的回憶真的很好,早晨的空氣很清新,校門口會有小小的麵包車攤販,賣著菲律賓特有的甜度破表、顏色超鮮豔的麵包與蛋糕,怕餓肚子的會趕在上課前趕緊買幾個麵包塞幾口,認真上完第一堂課、跟著老師唱了幾首英文歌後,再衝去餐廳排隊領早餐。那時候的每個早晨都充實豐滿,這些在台灣被我睡過去的早晨時光,原來可以是這麼活潑的時刻,原來可以做這麼多的事。

回想起當初在菲律賓因為早起所受的苦,反而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因為離開菲律賓後,銜接著到澳洲打工度假、在咖啡廳打工,再到日本在麵包店的早晨打工,都不再給我晚起的權利,卻也不覺得苦了。養成習慣後,早起反而變成最簡單的一件小事。但這樣為了工作的早起卻不再帶來興奮與滿足感,只是日復一日習慣地早起然後趕赴打工。直到為了準備研究所入學考試、辭去麵包店的工作,正式告別為了打工而早起的生活後,我才細想這中間的區別:原來我懷念的是在菲律賓早晨起床讀書的充實。對於我而言,比起打工上手後重複的操作,還是讀書帶給我的成就感與樂趣更大,從天天打工的生活中解脫後,我更珍惜早晨可以讀書的時光。

在準備日本研究所入學考試的過程中,我貫徹著早起的生活,並且用便利貼寫清楚每個早晨、每個時段的必做功課。因為讀書需要體力,一開始我嘗試晨跑,卻因為早晨的冷空氣讓我咳嗽半年,於是我改做瑜珈。每天早上起床簡單梳洗後,六點到七點就是我的瑜珈時間,我會搭配Youtube做一個小時的瑜珈,接著做早餐、吃早餐,之後正式從八點開始讀書。八點到十二點的四個小時為一個單位,中午休息後再從一點到五點為一個單位,然後晚餐時間過後的六點到十點為一個單位,最後一定在十二點前就寢。這是最簡單的時間設定。每個單位有四個小時,做什麼事情並不一定,可能去學校上課,可能在圖書館查資料,但早晨的這四個小時我一定會盡可能的用來閱讀。

作為一個經過無數大小入學聯考及國家律師考試洗禮的專業考生,我很清楚一整天人頭腦最清楚、記憶力最好的就是早晨的時刻,所以如果我有必須要背誦的唸書安排,一定會在早晨這個時間單位進行,以達成最好的效率。以我自己的親身經驗來說,早晨的讀書速度是將近晚間時段的三倍,因此在安排讀書計劃的時候,我也會將比較困難的科目放在早晨,或是安排較多範圍的進度。

日本人特有的家庭早餐時光

在日本工作後,已經回不去過往學生時代準備考試、精實唸書的早晨時光,但早起反而有了另一種意義。對於日本人來說,他們有很多特有的生活習慣。首先就是前面提到的,日本人不在外面用早餐,這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日本的早餐還是傳統的米飯。最家常的早餐配置就是米飯配上一些醃漬物然後加上一碗味噌湯,這是最簡單便利的早餐設計,再講究一點的會搭配上蛋卷或是涼拌青菜以及一些簡易小菜。整體而言就是要有飯有湯,這樣的用餐習慣很難在家裡以外的地方達成,因此早餐對日本人而言,就是要在家裡完成後才會出門的前提。

再加上日本習慣吃冷便當,這也是讓我很驚訝的用餐習慣。屏除少部分人,大致上日本人很少會在辦公室微波便當。這是因為他們認為微波後的便當會產生香味,如果要在辦公室用餐,就會影響旁邊還在工作的同事。除非公司有提供用餐空間,否則日本人寧願食用冷便當,也不會將便當拿去微波。也因為這樣的用餐習慣讓日本主婦不會準備隔夜菜的便當,因為冰過的菜肴容易走味也無法加熱,大家都是很勤奮地在早上準備便當。

因此日本的上班族比想像中的更早起,即使是家庭主婦,為了要配合家人準備早餐與便當,也同樣要很早起床。我是非常喜歡料理的人,再加上習慣早起,早就對在早晨做早餐與便當躍躍欲試。成為人妻後,原本的瑜珈時間變成了煮飯時間,一起床就泡進廚房,時間上很有餘裕。我不喜歡當個慌亂的煮婦,在預先想好的菜單以及前晚準備好的食材中,我使用著精心挑選、自己喜愛的廚具與餐盤,從容的準備,讓這樣麻煩又日復一日的工作,變成喜歡的時光。

鈴木(我的先生,一位道地日本人)的老家位在愛知縣的山上,距離市區很遠,小時候上學都是由父母親上班時一起接送。也因為住得較遠,因此比一般的市區小孩還要更早起床。但鈴木家有個傳統,就是全家要一起好好吃頓早餐。因為這樣,起床的時間會被拉得更早,就算不需要上班的爺爺奶奶也會同樣準時跟大家一起在餐桌上出現,一起用餐。即使是不上班的週末,婆婆跟奶奶一樣會早起準備早餐,把全家挖起床一起用餐後,再放孩子們回去睡回籠覺。

鈴木其實是個非常喜歡睡覺的人,對他來說能一直待在溫暖的被窩裡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所以提到連週末都要早起就咬牙切齒,跟我抱怨許久,還跟他媽媽吐槽。但婆婆笑著告訴我,晚上不管加班還是晚自習,大家都回家的晚,常常有無法一起用餐的時候,所以早上更要在一起吃飯。我當下才領悟到早餐的另一種用意,全家不管彼此作息如何,只有在早晨這一段時間,大家能一同好好地坐下來用餐,簡單地相聚、利用短短用餐時間互相關心。這種感覺讓早餐不僅僅是一頓飯而已,更多的是家庭凝聚在一起的溫暖,把一頓飯變得如此珍貴。

因此結婚後我更想堅持這樣的傳統,不管天氣是否變冷,冬天的日出是否太晚,我都盡可能的想跟先生一起好好用餐。還記得剛忙完婚禮、搬完家那一陣混亂之後,我第一次早起為了先生煮的早餐。鈴木興奮的在我身邊跑來跑去,笑咪咪的跟我閒聊,看我準備餐點。

因為我上班時間比鈴木還晚,之前的日子鈴木都是自己起床默默的準備出門,直到離開家門才對還在被窩裡的我說聲他去上班了。結果這一天他起床時發現我已經起床,還在廚房忙碌得熱鬧非凡,然後端出一道美味的早餐跟他邊吃邊抬槓。他整個用餐的過程都是開開心心的,最後還站在門口拖拖拉拉等我送他出門,一臉幸福。我想,他的開心就是不用一個人寂寞出門,還有家裡溫馨的早晨氣氛,這哪裡還是跟我抱怨過不想早起吃早餐的鈴木,體驗過平淡寂寥的早晨,就沒有人不會被這樣活絡的早餐所感動。

早起是積極也是輕鬆

唸研究所租房子的時候,我的房東是一位很有氣質的太太,她甚至會說英文。我家住在房東太太家後面,陽台就正對她家的廚房,不管我再早起,永遠可以感覺她家廚房燈已經亮起。所以我好奇地詢問她究竟是幾點起床,她告訴我她每天三點半就起床了,然後她會在餐廳裡看書,等到先生起床去晨跑後,她就會準備早餐,等先生回家再一起用餐。

結束打工生活後,我有一段日子是七點起床,但四周都是靜悄悄的,也從來沒有在出門時遇見過鄰居,我只感覺日本人的早晨怎麼這麼安靜。直到為了準備考試五點起床,四周瀰漫煮飯的香氣、鍋鏟的敲擊聲、人的交談與電視的聲音,我才發現一切都是我的誤解,不是日本的早晨很安靜,而是從一開始我所定義的早晨時間就與日本人不同。

對於在日本生活這麼久的我而言,早起已經是理所當然。早晨的時光從打工、運動、讀書到變成了茶米油鹽,甚至看到天氣晴朗時,還要趕著上班前洗衣曬衣。但因為多出來的早晨而能不再匆忙出門,還多出了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準備考試時也可以增加唸書時間,得些空閒時偶爾還可以大聲朗讀英文,或是喝著早餐的紅茶讀一本書。不論如何,改變早晨給我的生活帶來很大的意義。

因為早起不似晚睡帶著疲憊,早上延長的時光是明亮的、精力充沛,並且帶著希望的,因此可以做的、想做的事情更多,心態上可以積極與輕鬆。如果願意養成早起的習慣,真的可以收穫很多,習慣後也不會覺得辛苦,而是一種幸福的生活態度。明天也試著聞聞看清新早晨的空氣吧!學習日本人早起,不要輸在起跑點,不要落後在每一天的最一開始。

(下一篇:在日本就職如打仗 大三先拼「內定」)

(本文摘自黃昱毓著《直到最後的最後,我都會堅持下去!:小律師的逃亡日記2》,四塊玉文創提供)

(本文摘自黃昱毓著《直到最後的最後,我都會堅持下去!:小律師的逃亡日記2》,四塊玉文創提供)


延伸閱讀

人類容易被騙嗎?判斷基金經理人到獵人的真正能力

為什麼這麼荒謬還有人信?

褚士瑩:我存在 所以我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