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網站標錯價必須出貨嗎?法學教授這麼說

十年前,臺灣戴爾電腦購物網站分別以新台幣500元、新台幣999元等顯低於市價之價格,將十九吋LCD螢幕與二十吋LCD螢幕兩項商品上架,消息立刻經由PTT、Mobile 01、噗浪等網路社群廣為散播。到了隔天早上七點戴爾電腦緊急關閉下單系統時,已經湧入了43,000筆訂單。本章要處理的問題就是:戴爾電腦是不是就有義務必須出貨?

更進一步說,如果認為戴爾電腦和下單的消費者已經成立了買賣契約,那麼戴爾電腦當然有義務要出貨。但是,消費者下單,收到電腦制式的「收到台端訂單」的電子郵件或簡訊,是否就表示買賣契約成立了?民法規定,只要一方要求締約(法律人的黑話:要約。臺灣人求職時常講的offer就是公司的要約)、另一方接受(acceptance,法律人黑話:承諾)時,契約就成立了。如果購物網站的購買頁面可以看成戴爾電腦對於消費者要求締約(要約),那麼消費者下單完畢就算是接受(承諾)了。這樣一來,戴爾電腦就必須出貨。

但是,戴爾電腦的價格資訊與提供下單機制就是要求締約(要約)嗎?在網路購物交易平台上,消費者都同意了定型化契約。而在消費者所同意的契約上,往往會載明消費者在購物網站上結帳完畢時,只是對購物網站提出要求締約(要約),而購物網站有權可以不接受;而必須購物網站接受(承諾)了,契約才成立。換言之,購物網站的頁面只是在「引誘你跟他締約」(法律人黑話:要約之引誘)。按照此種契約條款,只要戴爾電腦不對下單作出承諾,就沒有出貨義務。

因此,接下來的問題是:學理上,與法院訴訟中,應該尊重此種定型化契約的條款,還是認為這樣「顯失公平」而無效,因而要求戴爾電腦出貨?

本書認為,將網站的購買頁面看成「要約」或「要約之引誘」,兩者隱含的商業風險,大不相同。若是要約,賣家就必須要投注更多的人力物力,以確保庫存系統與庫存物件數目與品項相同,庫存系統又與網站資訊相同。此外,不管是公開網路頁面中的價格、規格、其他條件等等,都必須精確,否則消費者一旦承諾即無反悔餘地。即使資訊完全正確,任何賣家的庫存都有限,若剛好有多數消費者在不同地方同時下單,賣家就有庫存不足風險。庫存售罄,製造商可能已經停產,同業可能也銷售一空。結果是,即便是內控100分的購物網站,仍可能背上違約責任。

資訊工程技術進步,應該可以逐漸減少風險,但風險應該短期內不可能萎縮到零。甚至,風險永遠不可能是0,因為風險並不全然是資訊科技升級就可以解決,還必須要人不犯錯(倉儲管理者沒有漏刷QR code,或者庫存被偷走就能立刻被發現)。最後,標錯價只是其中一種商業風險,還有庫存管理疏失等等。但此類商業風險,都可以藉由將購買頁面定性成「要約之引誘」來消弭。換言之,若網頁標價被強制定性成要約,網路賣家不只是暴露在標錯價之風險中,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經營環節的不(可能)完美造成之商業風險。

或許有人會認為,若網路賣家可以豪氣干雲做為賣點來廣知大眾:該購物網站只要能下單,保證出貨,消費者不用擔心浪費時間選購後落得一場空。這是高風險、高獲利的險招。但有網路賣家可以出險招,不表示法院就要將所有購物網站的標價解釋為要約。在市場競爭下,出險招的網路賣家若真能長久獲利,自然會吸引其他廠商跟進。法律體系只需要管控網路賣家是否言行一致,不應強迫所有人採用齊一的經營策略。再者,筆者所使用過、研究過的許多大型購物網站,都沒有採取此種險招。認為險招可以吸引消費者、又可以不虧損者,似乎應承擔舉證責任。

相反地,若將購物網站之標價定性為要約之引誘,賣家仍有誘因要維持前述資訊之正確性─主管機關與消保團體可能要求賣家依錯誤條件出貨;資訊不正確增加賣家自己內部管理成本;消費事件折損商譽。但是,賣家不需要雇用大量人力,反覆檢查前述資訊。庫存若有些微落差,在消費者要約後,賣家承諾前確認系爭貨品即可。若網頁資訊有誤,也有最後更正之機會。兩種定性相比,要約之引誘更能使賣家壓低銷售成本。

戴爾電腦標錯價事件餘波蕩漾,許多人應該記憶猶新。但從每年網路交易的成交金額來推斷成交量,再比較相關糾紛可知,標錯價是極為罕見的孤立事件。標錯價頻率極低;就算發生,消費者的損失又很少(頂多是網路下單與衝去ATM付款的時間成本,而不涉及生命、身體之傷害)。若因此而強制全臺灣所有購物網站將其標價定性為要約,那麼全臺灣所有的購物網站的成本都上升,結果是消費者只能用更高的價錢,買到同樣的商品,以及換得利益極為微小、對多數正派消費者沒有用處的「下單即出貨」。

或許有人會說,標錯價並不常見,就算法律要求網路賣家一律出貨,也不會影響網路賣家之定價或其他經營行為。然而,標錯價或其他商業風險或許發生機率低,但一旦發生,賣方無條件出貨之損失可能非常大。在戴爾電腦第二次標錯價事件中,若戴爾電腦按下單內容出貨,營收損失約為20億元新台幣,不可謂少。嚴格的法律當然「可能」逼使購物網站升級其防錯措施,但經濟分析的觀點正是在提醒:若升級防錯措施增加之邊際成本,超過降低風險帶給消費者的邊際利益,則從社會財富極大之觀點,強制將網頁標價定性為要約,不符合經濟效率。

本書推測,若主管機關執意採取「下單即承諾」的看法,在風險較大的品項,購物網站或許會取消方便的購物車功能,改讓消費者點選「我有興趣購買此物,請將訂購單email給我」;收到email確認各方面條件無誤後,再進行後續交易。對於像筆者這樣懶惰的消費者而言,這不啻回到了20世紀。像筆者這樣懶惰又健忘的人,是典型嗎?幾個月前,新型冠狀肺炎讓臺灣人人自危時,每天中午都有男女老少在藥房前面排幾個小時的隊伍,只為了領取三片醫療口罩。

衛福部在網路上推出的eMask購買系統,一開始因為無法預估供給量是否能配上需求量,分為預購期間和繳費期間。而第一次預購時,有117.8萬人預購,其中卻有18萬人(15%)忘記繳費。如果被認為是生死攸關的口罩都會忘記繳費,那麼,作其他網購的「健忘者們」,不是只會更多嗎?

誠然,或許有不肖廠商,或刻意標錯價,以吸引顧客。每個消費者花在下單上的時間雖少、成本雖低,但眾多消費者加起來的社會總損失可能不小。確實如此,但要求廠商「只要消費者下單,就必須出貨」,難道是對付不肖廠商的唯一途徑?不然!《消費者保護法》與《公平交易法》都有授權主管機關對此種廠商開罰,所以要嚇阻廠商刻意標錯價,行政罰鍰及其他手段或許更有效。

總之,此中利益、成本,孰輕孰重,或有爭執空間。最終,成本與效益的量化,是個實證問題。本章此時此刻推斷,購物網站以及多數法院判決採取之立場與見解(認為是要約之引誘)比較有道理。不過,經濟分析是條件式的論述,若是各種科技和交易環境等條件改變,那麼結論自然也可能會不同。電子商務技術日新月異,購物網站假以時日必能發展出更厲害、精確的偵錯技術(例如在短時間內有異常下單量時自動停止銷售),或者讓庫存系統更完美,或者讓同時下單的問題減輕。等技術成熟之後,興許購物網站會自動更改銷售條款,讓網站介面由要約引誘改成要約(這也是市場競爭的一環),讓消費者更放心購物。

(本文摘自張永健著《社科民法釋義學》,新學林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世界最早專利是它!英國彩色玻璃製造法 壟斷20年

手機專利戰 規模及複雜性前所未見

遠距上班 勞資兩方須注意這3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