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短篇》記得靠上椅子

編按:看不見的,往往更駭人;救贖,卻總藏在恐怖的另一端……。以下摘自驚悚推理短篇小說《你敢不敢一起來?:路邊攤詭誌錄》。

我的房間不大。

以一個外地的學生來說,租的房間當然不用太大,擠得下一張床、一張書桌,再加上合理的租金,對我來說就很滿足了。

書桌剛好靠在床的旁邊,每天早上起床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必須把椅子靠好,才有空間可以下床。久而久之,這已經變成了一個習慣,不過,人類是很容易被習慣所蒙蔽的動物。

有天醒來時,因為要上早上八點的課,對大學生來說,這是件累人的事,所以我的情緒也特別沮喪,因此靠上椅子的力道也比較大。

當椅子「叩」一聲靠到書桌下面時,我才從「習慣」的蒙蔽中跳脫出來。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養成了這個習慣?是從搬來這邊以後就開始了嗎?或是……不,或許該探討的事情應該是:為何我每天起床都必須靠上椅子?難道我睡前都沒有把椅子靠上嗎?那我怎麼上床的?

前一晚究竟有沒有把椅子靠上,不管怎麼回想都想不起來,但我卻記得每天早上都會靠上椅子以便下床……

或許每天晚上坐在書桌前看書或是打電腦時,都因為疲勞而在不自覺中沒把椅子靠上,直接爬上床吧,我這麼對自己解釋,畢竟不是什麼會影響到日常生活的大事,所以也沒放在心上。

不過有一天我突然心血來潮,想特別實驗一下,人就是這樣,有時候就是會突然想驗證一些無聊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百分之百確定有把椅子靠回書桌下面後,才上床睡覺。

不過習慣真的是一個很恐怖的東西,隔天早上醒來後,還是順手往旁邊一推,把椅子靠上。

這時我才驚覺,剛剛做了什麼?昨天睡前還特別確定有把椅子靠好,而剛剛順手一推的習慣動作,代表了椅子是被拉出來的狀態。難不成自己在睡夢中把椅子拉出來?不然就是有「某種東西」在半夜裡拉了我的椅子。

那時我對這件事還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十足的好奇心升起,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半夜拉出了我的椅子?

後來在租屋處附近吃早餐時,遇到了一群跟我住同一棟公寓的學生們,因為是同屆,很容易就跟他們聊了起來,不知不覺中聊到了椅子半夜會被拉出來的話題。

我開玩笑地問:「你們房間也會發生這種事嗎?」

本來並不期待他們會回答,因為以為這種情況只發生在我房間裡,沒想到這個問題一出口,他們彼此之間面面相覷,氣氛頓時變得不太對勁。

然後其中一個人緩緩開口:「你這麼一說,我房間好像也會這樣耶……」

「嗯,我的衣櫃也是這樣,每天早上都會自己打開,本來以為是自己前一天晚上沒有關好。」

「我的廁所也是,燈都會自動打開。」

大家陸續說出自己房間的情況後,才發現原來每個人的房間都有類似的情況。有人是廁所的燈,常常早上燈都是開的,而他卻不記得前晚有沒有忘記關燈;有人是窗戶,早上起來是開的,而他卻不記得前晚到底有沒有把窗戶關好;有人是馬桶蓋,早上看見都是放下來的,而他自己卻不記得前晚有沒有把馬桶蓋掀起來;有人是放鑰匙的地方,早上鑰匙都會出現在書桌上,而他卻不記得前晚是把鑰匙放在口袋裡還是桌上。

多數的人,都把這類的情況歸類於「習慣」,也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而自己沒有發覺吧?也許半夜會起來上廁所而忘了關燈;也許半夜覺得熱,而起來打開窗戶……

不過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我很懷疑,畢竟我自己做過實驗,就算我睡前百分百確定有把椅子靠上,但起床時椅子還是被拉出來的。

當大家正在討論時,坐在旁邊一位本來全程保持沉默的同學開口了:「這沒什麼吧,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我們公寓,每間房子都會發生啊。」

大家紛紛轉過頭看他,問他為何有這種說法。

「我們所居住的土地,在之前一定有人過世,或是發生過一些不好事情,而造成有靈魂留在原地,不是嗎?」這位同學以靈異玄學的角度切入。

這樣說來……台灣這塊土地的歷史確實悠久,不管是荷蘭占據時期、日據時期或是近代,都很難說自己所住的土地,之前是否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

「你們所說的那些現象,其實就是那些靈魂在宣示主權,祂們透過一些小小的動作來警告我們,這裡畢竟是祂們的地盤,算一種無傷大雅的警告,所以大家也不需要太過擔心啦。」

但有一些不信鬼怪之說的同學不相信這種說法,連我也半信半疑。

那位同學兩手一攤,無奈地說:「你們若不相信我也沒辦法,只是跟你們說,不要去挑戰這條界線,也就是不要試圖去找出真相,因為如果這樣做的話,那些靈魂會認為你在挑戰祂們的主權,一旦祂們這樣認定後,會發生不好的事情喔。」

這句話刺入我的心裡。這樣說的話,我之前的實驗,不就是在驗證這件事嗎?這樣的話,會被認定是在挑戰祂們嗎?

當其他同學們還在爭論這一點時,我的額頭已經流下冷汗,恐懼的情緒已經慢慢開始醞釀。

那天晚上我入睡前,特別對著書桌鞠了一個躬,煞有其事地道了歉:「對不起,以後不會冒犯您了。」雖然我對那位同學的說法仍是半信半疑,不過還是先道歉一下比較保險。

我雙手合十拜了一下後,這才上床睡覺,而那天晚上,卻第一次被椅子拉開的聲音吵醒。

我朦朧中撐開眼皮,看到椅子正慢慢被拉離書桌下方。一雙纖細慘白的腳,出現到椅子上,再站到椅背上,指尖面對著我,接著像是往前踢一樣,雙腳一晃,消失了蹤影。在這時我懂了,那些你以為是「習慣」而合理化的不自然事件,可能都各自代表了一個殘酷的真相……

下面這個事件,是一位女性讀者告訴我的:

讀大學時,女生宿舍有一個很有名的鬼故事,很後悔沒有先打聽清楚,不然我就不會住進去了。

搬進宿舍的第一天,我跟其他三位同屆的室友已經把行李整理得差不多了,有位學姐突然探頭進來說:「喂,學妹們,要睡了嗎?」

「學姐,差不多了。」宿舍雖然有門禁,不過並沒有規定幾點一定要就寢,不過大家搬了一整天的東西也累了,打算今天要早點睡。

「那就好,記得要早點睡,還有……」學姐眼神飄移了一下,「睡覺前記得要把椅子靠上啊,四張椅子都要。」

「學姐妳說什麼?」我們聽不太懂學姐的意思。

「沒什麼,那東西有時候會出現,有時候不會,以後妳們就知道了。」學姐語意含糊地說完後,就從門口消失了。

當時沒聽懂學姐其實是在警告我們,只覺得她語無倫次的,故意嚇我們嗎?也沒把她說的話放在心上。

到底那天晚上睡覺前,有幾張椅子是靠上的?幾張是沒有靠上的?大家都沒有去注意,不過肯定有椅子沒有被靠上……如果學姐警告得清楚一點,我們可能就不會犯這個錯誤了。

因為我的個性比起其他人更容易緊張、不安,所以新環境第一天的夜晚,我是最晚睡著的,其他三個室友已經發出了鼾聲,我仍躺在床上滿腦子亢奮,期待接下來的大學生涯。

然後我就聽到了那個聲音。

嗚、嗚、嗚、嗚、嗚……

難聽且令人難受的呻吟聲開始在房間裡響起,是從書桌那邊傳出來的。因為我睡在上鋪,所以轉個頭就可以看到書桌那邊的情況。

當時我沒感到害怕,因為本能的以為那聲音是某種「可以解釋」的原因所造成的,但我只把頭轉過去瞄了一下,就嚇得馬上轉回來了,心理不斷地浮現出那該死的八個字:我到底看到了什麼?

剛剛的那一瞥,我看到了無法解釋的畫面。

一個留著清湯掛麵髮型,身上穿著十幾年前電視劇才會出現的舊制服,年齡跟我差不多的女孩子,站在其中一張椅子上動也不動。

在深夜的宿舍房間看到這種景象,加上她不斷發出的「嗚嗚」呻吟聲,嚇得我幾乎想馬上辦退學,這就是學姐說的那個東西嗎?

我僵在床上動也不敢動,這時其他的感知也被放到最大,聽到那女孩除了站在椅子上不斷地呻吟外,似乎還有別的聲音。

除了呻吟,似乎還在說著什麼話,她的聲音低沉,像是從舊錄音機放慢速度播出來的一樣。

「一個睡著了……」

我想遮住耳朵,但是雙手完全舉不起來。

「兩個睡著了……」

我想踢醒旁邊的室友,但腳也完全無法動彈。

「三個睡著了……」

我唯一能動的地方,只剩眼皮,我閉上雙眼,以為能避開那可怕的聲音。

而下一句話聽得特別清楚,因為就是在我的耳邊響起的,甚至可以感覺到一股冰冷惡臭的氣息吹向臉龐。

「這個還沒睡……」

恐懼終於達到臨界點,我尖叫一聲,拿起棉被往床下扔,雙手雙腳不斷亂打斷踢,室友們終於被我吵醒了,一陣混亂之中,直屬學姐也趕到了。

相較於我的恐懼跟室友們受到的驚嚇,學姐們顯得特別冷靜。

「又出現了啊。」

「這次在第一天就出現了呢。」

「她其實沒有惡意的,不用擔心。」

學姐這才解釋清楚,如果在睡前椅子沒有靠好的話,「她」偶爾就會出現,不過這次是難得在新學期第一天就出現,不然學姐本來打算以後有時間再告訴我們的。

「她」出現時雖然嚇人,不過並不會傷害人,有幾個學姐之前也遇到過,但也有人在大學四年都沒遇過,我算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幸運兒,剛住進宿舍就遇到。

「為什麼學校不請法師把她趕走呢?」

有一個室友這麼問,結果被學姐罵:「笨蛋!怎麼可以趕走!她可是大學姐啊!」

這位大學姐雖然不會害人,但我還是很好奇她出現的原因,所以手賤去查了一下學校宿舍之前的新聞。

果然啊,這棟宿舍在十幾年前,曾發生過學生在宿舍上吊的事情,雖然報導中沒有講明是哪一間,不過八九不離十就是我們這一間了。

難怪那位學姐要一個一個的數有誰睡著了……因為她當年就是趁著房間裡其他人都睡著的時候,站到椅子上上吊的。

要是我當時沒有尖叫把大家都吵醒的話,那位大學姐應該會一直在我的床邊盯著我,直到我睡著為止吧。

(本文摘自路邊攤著《你敢不敢一起來?:路邊攤詭誌錄》,圓神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路邊攤著《你敢不敢一起來?:路邊攤詭誌錄》,圓神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驚悚故事 Ⅱ – 雨衣內的聲音

驚悚故事 Ⅲ – 職場妖魔錄 當長官的手摸下來

驚悚故事Ⅳ – 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身邊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