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短篇》雨衣內的聲音

編按:看不見的,往往更駭人;救贖,卻總藏在恐怖的另一端……。以下摘自驚悚推理短篇小說《你敢不敢一起來?:路邊攤詭誌錄》。

「每次這種天氣上班都會塞車,真的很煩!」

下雨天的早晨,老公出門前總會丟下這句話,這是他無可奈何的抱怨。畢竟只要下雨,許多原本是騎機車上班的人就會改成開車出門,因此造成車流量增加而塞車,老公有時甚至會罵:「渾蛋,我可是每天都開車上班啊,你們這些騎機車上班的傢伙可不可以有原則一點,不要因為下雨就換開車啦!這樣會塞車你們不知道嗎?」

有時我很想笑他,你這種抱怨根本是在罵自己吧。

我們家只有一輛汽車,都是老公在使用,而從幼稚園載女兒上下學的任務,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因為老公公司的方向跟幼稚園剛好相反,所以我只能一肩扛起這個責任,每天騎著機車載女兒到幼稚園,下雨天也不例外。

雨天時我騎機車載女兒的方式跟多數父母一樣,先穿上那種很大件馬褂式的雨衣,再叫女兒從後座鑽進雨衣裡面,從後面抱住我。這種載法有個好處,就是如果女兒忘了戴安全帽的話,從外面也看不出來,不過我從來沒有過就是了。

那一天,明明早上載女兒去幼稚園時還是豔陽高掛,但傍晚去接她時,整個天空卻風雲變色,雨下得特別大,整個天空轟轟作響,我顧慮著女兒的安全,小心翼翼地騎著車,並不時確認女兒的小手是否有緊緊抱住我的身體,儘管雨聲轟隆作響,不過我還是可以聽到女兒的聲音。

她通常會在我載她回家的這段時間,跟我說些幼稚園裡發生的趣事,老師教了什麼、討厭的那個男生今天又做了什麼蠢事之類的……不過今天她卻沒有跟我說話,而是一個人躲在雨衣內發出清脆的笑聲,偶爾會停止,低聲說幾句我聽不清楚的話,然後又繼續笑著,心情似乎很不錯。

也許是今天在幼稚園裡發生了很好玩的事情,所以一直在笑吧,我想。

回到家後,我脫下雨衣並幫女兒整理溼掉的衣服,一邊問她:「今天在學校發生什麼事呀?怎麼這麼開心?」

女兒神秘地一笑,把食指舉到嘴脣中間對我「噓」了一聲,代表這是不能說的秘密。

上次她對我做這個手勢,是因為有喜歡的男同學,也許這次是因為那位男同學找她一起玩了吧。我沒有想太多,著手開始幫女兒更換溼掉的衣服,反正不管女兒有什麼秘密,她都會在隔天主動跟我說。

隔天早上,當老公去上班,我如常要騎機車送女兒去幼稚園,不過一起床就看到天空又不停地降下暴雨時,心情真的是好不起來,一大早就要全身溼淋淋的出門,任誰心裡都不會舒服的。

不過女兒看到雨勢,倒是顯得非常開心,她一邊吃著早餐的煎蛋,一邊雀躍地問:「媽咪,今天又可以穿雨衣了嗎?」

「是啊!」

「太好了!」女兒接下來說了一句我無法理解的話。

「那我又可以聽阿姨講故事了!」女兒說。

「阿姨?」我完全無法理解女兒指的是什麼,女兒這時把她昨天的「秘密」跟我說了。

昨天回家路上,當她蓋在雨衣裡面時什麼都看不到,耳邊只能聽見機車的引擎聲跟雨聲,這時雨衣裡出現一位不認識的阿姨,用極為溫柔的聲音,在黑暗悶熱的雨衣中跟她說了相當有趣的故事。

我問女兒那是什麼故事?她卻說想不起來,只記得非常有趣,讓她開心地一直大笑,就算被悶在雨衣裡面騎車,也不會無聊。聽完她敘述的一切,讓我陷入了迷惑之中。

我很確定,昨天載她回家時,絕對沒有,也不可能有什麼阿姨跑進來我穿的雨衣裡面,若這是女兒的童言童語,以她的年齡來說,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

「今天路上又可以聽阿姨說故事了!」女兒的早餐還沒吃完,她就已經開始期待待會的路途了,而我開始擔心……該不會昨天回家的時候,被什麼「東西」跟上了吧?畢竟載女兒上下學的那一段路,常常有重大車禍,本來就意外頻傳,如果女兒說的是真的,就是有「東西」在作祟。該把這件事告訴老公,要他開車回來載女兒上學嗎?不過時間已經來不及了,眼前還是要先載她去幼稚園才行。

我牙一咬,決定先穿上雨衣載女兒上學再說。當她跳上機車鑽進雨衣時,愉快地哼著幾句童歌,好像很期待再次聽到那個阿姨說故事,而我則提心吊膽,寧願相信那只是女兒的童言童語,而不是真的被跟上了。

當騎車出發一段路後,就跟昨天一樣,女兒開始在雨衣內發出開心的笑聲。我靜下心來,努力屏除機車跟道路上的其他雜聲後,似乎也可以聽到,在我身後的雨衣內,真的有一個陌生女人,正在用一種相當魅惑的聲音在講話。

我確確實實聽到了她的聲音,這個女人就躲在我的身後,跟我的女兒一起藏在雨衣裡面。

當母親的怎麼能忍受這種情況?趁著路口沒有其他人,我直接在路邊一停,轉頭大聲一吼:「給我走開!離我女兒遠一點!」

我也不知道我是對誰在吼,只希望這樣可以把對方趕走,接著側腹傳來一陣冰冷的觸感,雖然看不到雨衣的內側,但可以透過肌膚感覺到,在雨衣內,出現了一雙冰冷、纖細的成年女子手掌,正輕輕撫壓著女兒的手臂,我突然感覺到,對方並沒有惡意。

雖然她的肌膚極為冰寒,但手掌撫壓的方式,是充滿關愛、保護的觸摸,那是母親在騎機車時,確認孩子有沒有確實從後方抱住自己的方式。

這時我的耳邊傳來一句溫柔的女聲:「妳的孩子真的很可愛,請保護好她。」

側腹那冰冷的觸感,隨著聲音的最後一個字一起消失了,對方似乎已經離開了。

女兒這時從雨衣內發出抗議:「媽咪,妳把阿姨嚇走了啦!」

我愣了一下,才說:「啊,對不起……」

我催動油門重新上路,同時安慰著女兒,女兒則氣噗噗地不再跟我說話。

我實在不應該這麼罵對方的,出現在雨衣內的女人,我想她曾經也是一位媽媽……或許,她在之前也曾經這樣載過自己的孩子吧。

(本文摘自路邊攤著《你敢不敢一起來?:路邊攤詭誌錄》,圓神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路邊攤著《你敢不敢一起來?:路邊攤詭誌錄》,圓神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職場妖魔錄 當長官的手摸下來

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身邊的故事

返家:湖北武漢受困台灣人封城逃疫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