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容易被騙嗎?判斷基金經理人到獵人的真正能力

觀察過去的表現是建立能力的強大策略,但並不如表面上簡單,困難之一在於,表現可能有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運氣。

一個惡名昭彰的當代範例是金融市場的股票交易,要判斷一檔避險基金的績效是來自交易者天生能力或純屬運氣,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多年走強的表現也不太能算是指標:有鑑於避險基金的數量極多,統計上難免會有一些避險基金每年都表現得很好,但這只是機率而已。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人類演化早期一些必定較有切身性的技巧,如狩獵大型獵物。一旦達到某種程度的能力,到底某天是誰殺了獵物,有部分真的是運氣問題,因此也很難評估獵人個別的能力。

還好在很多領域裡,人們的表現沒有那麼飄忽不定,修理電腦就是一例。不過即使當他們的表現能可靠地被偵測時,還是存在一個問題:我們要怎麼從觀察到的表現,推斷背後的能力強弱呢?當朋友修好電腦印表機的問題,你應該推論什麼?我們直覺地會拋棄某些選項:她在週一特別會修理東西、她特別會修理灰色的東西,或是對修理在桌上的東西特別在行,但這還是留下非常多可能為真的可能性:她很會修理自己的印表機問題、她會解決自己的電腦問題、她會修理印表機、她會修理蘋果(Apple)電腦、她會修理電腦、她會修理電子商品、她會修理東西、她懂複雜的問題,或是她會照著指示做。

事實上,心理學家不知道人們是怎麼從觀察到的現象推斷出背後的能力。有些心理學家主張許多認知任務的能力和智商有關,其他心理學家則認為我們有不同種類的智力。例如羅伯特.史坦伯格(Robert Sternberg)就發展出智力三元論:分析技巧、創意、實踐技巧;霍華德.嘉納(Howard Gardner)則主張智力有八至九種形式,從視覺空間感到身體動覺都有;其他心理學家則認為,我們的心智由許多專業化模組組成,範圍涵蓋臉部辨識模組到推理模組,而這些模組的強度會有個體差異。

不管這個複雜問題的正確答案是什麼,顯然人類有直覺能引導我們從表現推論背後的能力。在幼兒身上就表現出這些直覺,學齡前的幼兒已經知道應該問其他幼兒和玩具有關的問題,而不是問大人,關於食物的問題就要找大人而不是小孩。當他們被問到誰較知道電梯的原理時,這些學齡前幼兒會選技師而不是醫生,但是如果問他們誰較知道植物需要陽光才能生長時,就會選醫生而不是技師。

成人似乎也很會判斷誰對什麼事比較在行,如同先前看到的,在狩獵表現方面的個體差異,代表長期持續觀察判斷誰是好獵人是必要的,而且人有能力做到這樣的觀察。非洲南部傳統狩獵採集部落哈扎族(Hadza)要評估族群中的獵人優劣時,他們的排名會和狩獵表現有高度相關(與實驗人員透過測試他們的弓箭使用技巧後衡量的結果一致)。

從坦尚尼亞平原移動到西南英格蘭的酒吧,最近也有實驗是詢問康瓦耳(Cornwall)受試者一系列冷知識問題,範圍囊括地理到藝術史。受試者接著被要求提名一位成員來回答加分題,如果答對了,整個小組都能受益。儘管受試者並不知道第一輪答題的結果是否正確,卻並未依賴粗略的捷思法,像是挑選最有主導性或最有名望的人來回答加分題,反而能正確選出在每個冷知識領域裡最有能力的成員來回應。更值得注意的是,針對政治討論的研究顯示,美國公民能判斷認識的人中有哪些人對政治最具知識,也較會和這些有知識的熟人談論政治話題。

(本文摘自雨果‧梅西耶著《為什麼這麼荒謬還有人信?揭開你我選擇相信與拒絕相信的心理學》,商周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雨果‧梅西耶著《為什麼這麼荒謬還有人信?揭開你我選擇相信與拒絕相信的心理學》,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忍不住滑!4個方法戒掉手機癮

卡內基的提醒!疲倦前休息 工作效率更高

賈伯斯具體實現「卡內基式說話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