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存摺滿江紅 忙碌成為榮譽徽章

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Socrates)諄告我們:留意貧瘠的忙碌人生。

想眼前有一張五彩條紋編織而成的吊床,隨著輕拂而過的熱帶微風前後搖晃。空氣宜人溫煦,飯店的室外陽台下方是一片碧綠海洋,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在我們多數人心中,這就是所謂休息的典型景象;當我們置身其中,沒有其他人會開口要東要西。但是現實沒那麼簡單,光是吊床就可能很難搞。你得先克服爬上去的過程中會過度傾向身體一側,結果讓另一側翻過來的難關;接著是全身會扭來扭去,只為找到一個舒適的躺姿;最後才想到忘了幫頸部先找個靠墊,結果是你還得起身下床,然後得從頭再來一遍整套麻煩的過程。所幸,最後你終於達成舒適的平衡狀態,一股寧靜之感漾滿全身。這下子你終於可以放輕鬆啦。

但是,你真的輕鬆得起來嗎?

就算你可以在吊床上愜意放鬆,卻很難常保寧靜之感。總的來說,這種情感反映出我們與休息之間的關係。我們對它的感受相當矛盾,一方面是極度渴望休息,另一方面卻為自己可能只是懶惰懈怠、從未真正用心過好每一天而焦慮不已。

人類與其他動物之間最大的區別之一,就是我們擁有好奇心。即使現今我們多數人的生活早已不虞匱乏,卻還是會想一窺高丘的另一面有何奇景,或是遠渡重洋,甚至登陸月球。我們渴望探索、發現並尋找更多意義。可以說,人類這一物種之所以能夠成功生存至今,好奇心正是一大關鍵;反之,它的缺點就是會讓我們老是坐不住。我們永遠都覺得好像非得做點什麼事才行,而且還自行狹義定義所謂的「做點什麼事」—若以多數人的標準而言,這指的就是時時刻刻都要保持忙碌,而非偶一為之。

然而,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Socrates)諄告我們:留意貧瘠的忙碌人生。要是我們終日瞎忙,生活就會缺少必要的節奏;也會無從判斷做與不做之間的鮮明對照。這種在兩端之間擺盪是自然、健康的情形。就好比回到前述的吊床比喻,我們應該會時而考慮活動筋骨,時而發懶大字橫躺。重點是,看待後者應與前者同樣重要。

我們應該要更常休息,而且是追求更優質的休息。這當然是為了強調休息本身的意義,但也著眼於使我們人生開闊。喘口氣不僅是有益身心狀態,更有助提高生產力。你上網搜尋一下很快就會發現,自我照護正大行其道。無論你如何詮釋自我照護,這是一道好概念,而且我將據此主張,最優質的自我照護就是休息。

然而,攤開眼前的休息存摺,我們每個人都只見到滿江紅。或許這一點正是構成本書的主要調查中最重要的發現。這項調查名為「休息測試」(Rest Test),由一百三十五國共一萬八千名受試者參與協助完成。我將在稍後章節闡述「休息測試」,於此謹簡單交代要點。正如我所強調,在所有關鍵發現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多數人都覺得無論休息多久都不夠。三分之二受試者回應,這一點說得對極了,他們真心想要多休息。報告結果顯示,女性受試者平均每天休息時間比男性少十分鐘,而且肩負照護責任的受試者休息時間也比較短;不過,包括輪班上工與傳統全職工作的年輕世代男女自我感覺休息時間最少。

這點和一般認知不謀而合,亦即年輕人肩負重擔,每天疲於應付沉重的生活壓力。二○一九年一月,美國網路媒體餵鮮事(BuzzFeed)刊出一篇標題為〈千禧世代如何成為厭世代〉(How Millennials Became the Burnout Generation)文章,在網路上暴紅。撰文記者安.海倫.彼得森(Anne Helen Petersen)在文章起頭就先解釋,自己的待辦清單條列出一大堆工作,以至於「雜事癱瘓症」上身,她什麼事也做不成。有些老前輩對這種焦慮嗤之以鼻,並為千禧世代貼上帶有貶意的「玻璃心」標籤。不過我個人倒是覺得,彼得森和她的世代為我們開啟一道全新話題。她將電子郵件早已堆積如山的信箱命名為「羞羞臉郵箱」,對此,我完全可以體諒,因為我自己的郵箱裡就有五萬零四百四十九封信件。不過,我認為重點遠不僅止於此。

毫無疑問,當今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面臨重重挑戰,不僅要通過激烈競爭才能擠進大學校門、爭取工作職缺,再加上這幕血淋淋的未來前景:居高不下的房價可能意味著你將永遠被迫過著逐巢而居的租屋生活,端視你的居住地在何處。最重要的是,千禧世代可以比父母輩更富裕的好景正在幻滅中,因為當今銀髮族還能享有豐厚退休金,千禧世代卻別想指望還能分到一杯羹。其實,X世代與嬰兒潮世代也各自經歷過上述每一道壓力。

千禧世代可能是比較坦率敢說出口,但我們多數人也經常被看似永無止境的待辦任務搞得筋疲力盡。當代的工作實務、生活方式和科技相互結合,密謀讓二十一世紀初的生活無時不刻都得費心費力。全拜智慧型手機所賜,我們永遠都覺得自己正在隨時待命,因為知道就算真的放空休息,隨時都有可能被一通阿貓阿狗撥進來的電話打斷。

我們想要多休息、我們可以多休息,也許事實上我們休息的時間比自己以為的還要多—只不過,我們肯定不覺得真的在休息。

我不算是格外深諳休息之道,或說以前我很不擅長休息,直到我聚焦這道主題。當我告訴周遭朋友,在寫完數本鎖定情感、時間感與金錢心理學的主題書之後,我開始撰寫圍繞休息這道主旨的著作,眾人的第一反應通常是:「可是妳無時不刻都在工作。從沒看過妳休息啊!」

要是有人問我事情進展得如何,我往往會回答:「很不錯啊。很忙就是。真的是太忙了。」對我來說,生活確實如此,不過這句回答又有多少成分也是在表達一種狀態呢? 倘若你說自己很忙,意味著你被需要、有市場行情。正如研究時間應用的牛津大學教授強納森.葛舒尼(Jonathan Gershuny)所說,忙碌已經成為一枚「榮譽徽章」。與十九世紀對比之下,賦予我們社會地位的象徵正是工作,而非閒暇。忙碌程度闡明自身的重要性,但與此同時,我們也總是身心俱疲。

但是,即使當我理應認真工作時,我也不是真的二十四小時都在工作。雖然我一直都在研究、撰寫本書,但我拋開研究、撰寫本書的時間也不惶多讓。社群媒體臉書(Facebook)或推特(Twitter)動不動就會分散我的注意力,而且我也常常起身下樓泡杯茶。我把書桌擺在樓上的書房中,以便俯瞰下方街道,因而總能開心地認出路上幾位行人是同樣身為自由工作者的鄰居,然後就聊起來;我自然抗拒不了加入他們行列的念頭,因為我超討厭錯過各種小道消息。

我從這些三不五時就會分散注意力的舉動獲得多少休息另當別論,但顯然它們可以提供切換活動的強大功能。我就是閒不住。我渴望終有一天達成諸事圓滿完成的境界,所有條列在待辦清單的事項全都勾選「完成」,最後得以好好放鬆休息。一切搞定,煩惱遠去。問題是,我屢戰屢敗,總是走不到那一步,導致內心常感不安與焦慮,即使實際上我並沒有認真執行眼前的許多任務。

無論是自我感覺或現實如此,這本休息存摺滿江紅,因而多方搞破壞。當今在英國,約有五十萬人正深受工作相關的壓力之苦。在美國,遭受職災的受傷人數中一三%可歸咎於過勞;超過二五%人表示曾在幹活時睡著了,一六%人則竟然在駕車時夢周公。當你再加計照料責任、家事勞力活以及現代生活的一般管理雜務下去,難怪過去這一年的某個關鍵時刻,我們當中或許有四分之三的人備感壓力罩頂,因而不知所措或是無法招架。

疲倦可能嚴重影響我們的認知能力。當你神清氣爽,某一項任務看起來輕而易舉;但要是你正好力困筋乏,感覺就難如登天了。疲倦會導致記憶力減退、情緒鈍化、注意力不集中,動不動就聽錯話以及判斷力減損,這絕非你樂見飛機駕駛或醫生應有的狀態。

尤有甚者,休息存摺滿江紅不單是專屬大人的問題。近二十年來,校方為了擠出更多時間給正規課程,於是縮短學生的休息時間。舉例來說,英國中學裡,僅一%仍保有下午時段的休息時間,但事實上有充分證據顯示,休息有助提高專注力。因此,減少休息時間的效果可能反其道而行,既無法最大化考試成績,也會剝奪孩童社交或做運動的機會。

如今,我們都十分清楚睡眠不足有何影響,它造成的問題簡直是數也數不清:增加第二型糖尿病、心臟病、中風、高血壓、疼痛、促發炎反應、情緒障礙、記憶障礙、代謝症候群、肥胖和大腸直腸癌的風險。以上多數毛病都可能縮短你的壽命。

截至目前為止,休息獲得的關注尚不足與睡眠相提並論,但已有證據顯示,花時間放輕鬆有助我們做出更妥善的決定、降低憂鬱沮喪的風險、強化我們的記憶力,而且還意味著我們比較不容易傷風感冒。   

因此我據此主張,徹底休息和優質睡眠同樣重要。本書就是真心勸你多休息。我們必須開始評價、驗證和評估休息這檔事。休息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它不可或缺。

(本文摘自克勞蒂亞‧哈蒙德著《休息的藝術:睡好睡滿還是累?比睡眠更能帶來活力與幸福的10道休息建言》,商周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克勞蒂亞‧哈蒙德著《休息的藝術:睡好睡滿還是累?比睡眠更能帶來活力與幸福的10道休息建言》,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卡內基的提醒!疲倦前休息 工作效率更高

賈伯斯具體實現「卡內基式說話術」

兩性關係》給第三者的三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