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家男性比較多?紐約愛樂是個例外

編按:對女性不友善的體制與設計多不勝數,有些甚至出人意料。以下摘自新書《被隱形的女性》。

20世紀大半期間,紐約愛樂管弦樂團都沒有半個女性音樂家。1950和1960年代期間,他們雇用了一、兩名女性,但除此之外,整個樂團都是男性,女性比例一直為零。突然之間,情況大幅改變:1970年代之後,女音樂家的比例開始增加再增加。

管弦樂團的流動率非常低。樂團的人數相當穩定(共有大約100名音樂家),一旦雇用,通常就是終身職,很少有人會被開除。因此,當管弦樂團的女性比例從穩定的0%,在10年內增加為10%,這代表發生了值得注意的改變。這個改變就是推行匿名試奏(blind auditions)。經過1970年代早期一場官司後,匿名試奏重新安排現場的配置,在演奏者前方立了一道屏幕,因此決定人員聘雇的評審委員們都看不到演奏者。屏幕的功效立竿見影,到了1980年代早期,新加入的音樂家中有50%都是女性。今天,紐約愛樂的女音樂家人數超過45%。

立道屏幕只是簡單的小步驟,卻讓紐約愛樂的徵試過程真正實現用人唯才的目標。但事實上,紐約愛樂是個例外;在世界各地大部分的徵聘過程中,所謂的用人唯才只是詭詐的神話。事實上,這神話只是用來掩飾白人男性的慣有成見。更令人頹喪的是,就算提供再多可上溯數十年的證據,歷歷指證這只是毫無可信基礎的幻想,也難以打倒這個迷思。要是想打破白人男性的神話,單靠搜集資料決無法成就大業。

真相是,人們不願相信用人唯才只是個神話。在工業國家,人們不只認為產業應該按應試者的實力雇用人員,讓能者得以發揮,也深信實情真是如此。然而不說其他國家,光是美國,就有證據顯示美國用人唯才的實行度低於其他工業化國家,但美國人卻把這當作一種信仰,且過去數十年不斷重新設計雇用與升遷制度,看似企業真的落實能力決定一切的目標。

2002年一份美國調查顯示,多達95%的公司採用績效評估制度(相比之下1971年只有45%),且90%都設有績效工資制度。問題是,能證明這些制度真的有效的證據有限。事實上,大部分實證都顯示它們沒多大用處。一份報告搜集來自美國數家科技公司,共248份的工作績效表現報告,發現女性員工會因為個性問題遭到各種批評,但男性員工卻不會。女性會被要求說話時得注意語氣,或有所退讓。

她們受到的批評包括好指使人、嚴厲、言語尖刻、愛爭好鬥(注:aggressive一字有正面也有負面意思,隨語境而不同,正面是積極進取、有衝勁,負面則是攻擊性強、愛爭好鬥)、感情用事和不理性。在這些形容詞中,只有aggressive一詞曾出現在男性員工的評估報告裡,而且「2次都是稱讚,勉勵男性員工要更加積極」。更可惡的是,數份報告在研究與工作績效相關的獎金與加薪情況時,都發現在表現相同的情況下,白人男性得到獎賞的比例高於女性和少數民族者。有份研究以某財務公司為對象,揭露依績效發放紅利時,相同職位的男女所獲得的紅利差異高達25%。

美國科技業將用人唯才的神話發揮到了極致。根據2016年的一份調查,企業的十大優先考量中,建立多元化的勞動力位居第七項,而新創科技公司創辦人的頭號煩惱則是「雇用對的人」。每4名創辦人中,就有1人表示他根本不在乎多元化,也不在乎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度。這些現象都指向一個信念:要是你想雇用「最佳人才」,根本無須考量結構性的偏差。你只需懷抱用人唯才的信念即可。

實際上,要是你真相信能力高低就是一切,你就有可能創造出結構性偏誤。許多研究顯示,確信自己客觀公正,或者相信自己沒有性別歧視,都會讓你不夠客觀,容易做出性別歧視的舉動。相信自己在聘雇過程中公正客觀的男性,在男性與女性求職者能力類似的情況下,雇用男性的機率較高;有趣的是,研究發現女性不會出現這樣的偏誤。宣稱重視實力勝過一切的組織中,即便男女員工的能力相近,管理者通常還是會重用男性員工,而非女性員工。

科技業與用人唯才的神話結合成美麗的愛情故事,對一個迷戀大數據潛力的產業來說,這多麼諷刺啊!因為科技業是少數真的握有實際數據的產業。即使矽谷將能力至上奉為圭臬,它的教主仍是名從哈佛退學的白人男性。至於它的信徒,更以白人男性為多數:科技業中,女性員工只占1/4,而總經理一職,女性只占了11%。然而,美國大學的女性畢業生超過一半,全國化學系學生中,一半都是女性;就連數學系的女學生比例也接近一半。

然而在科技公司工作10年後,多達40%的女性離職,相比之下男性只有17%。人才創新中心(Center for Talent Innovation)的報告指出,女性離職率高的原因並不是家庭因素,也不是她們不喜歡工作內容。她們之所以離開的原因歸諸於「工作環境」,「主管的貶低言行」,以及「職涯停滯不前的感受」。《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 )的專題報導也點出,女性因遲遲等不到升遷以及工作計畫遭擱置等原因而離職。這些都跟用人唯才的理念背道而馳,不是嗎?這是不是看來很像制度化的性別偏誤?

面對這樣的數據,用人唯才的神話依舊屹立不搖,印證了「男性是預設值」的威力:當有人提到「人」時,80%的男人最先想到的畫面是男人。因此,科技業恐怕有許多男人根本沒注意到男性主導一切的情況多麼嚴重。除此之外,這也印證了此神話多麼吸引人,它不斷告訴那些既得利益者,他們所獲得的一切成就完全歸功於自身能力優秀過人。想當然爾,那些對選賢與能的神話深信不移的人,多半是來自上層階級的年輕白人美國人。

(本文摘自作者卡洛琳.克里亞朵.佩雷著《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商周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作者卡洛琳.克里亞朵.佩雷著《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世界最早專利 英國彩色玻璃製造法 壟斷20年

手機專利戰 規模及複雜性前所未見

自動化最後一哩的矛盾!你不知道的線上零工經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