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有很多錢就是幸福」同意嗎?

金錢是否帶來快樂?很多人對於這個問題一定都會先回答「是」。

想一下,在現代社會不靠金錢過一週的生活會是什麼狀況? 基本需求如居住與飲食可以只藉由金錢來滿足,若不是單靠金錢就能解決的話,我們也不會花那多時間思考什麼是「幸福生活」了。

社會心理學家馬斯洛(Abraham Maslow)把人類的需求歸納成金塔型,並解釋人類逐層攀上金字塔的過程,唯有底層的需求被滿足之後,才會往更高一階的層次前進。連食物都沒得吃的話(最底層需求),就絕對不會想到自我超越(最高層次需求)。除此之外就是社會救濟了,公共意義上的幸福就是存在相關的慈善機構,而個人的幸福則有所不同。

每個人都像座落在卡納維爾角發射台上的太空梭一樣,倘若燃料箱沒有填滿足夠的金錢,就無法升空、進入常規的社會,而社會之中有一個最低門檻,如果沒有達成的話就只能停留在地面上。人只有在能夠靠自己的力量,能夠負擔日常的起居和飲食的時候,才算得上在生活。但這並不是我們說的幸福生活,這只是像我們在玩德國十字遊戲 時,骰子擲出了一個六點,破冰得以進入遊戲一樣。人就是這樣存在了,僅此而已。

大多數住在歐洲的人差不多都出生在富裕之中,並在出生時就已經滿足了金字塔最底層的生理需求。對他們而言,自出生那刻就已經擲出一個六點,得以進入遊戲中。但生活還是得自己照料,因為即便出生在富裕之中,也不等於出生在「幸福」之中。充實的性生活、友誼、認可等等,都必須要透過個人的努力來完成。

現今的人們認為富裕就是幸福,這簡直太荒謬了。

無論我們擁有多少錢——不論是負擔得起最低金額的單次入場券,還是無限次進場的高額入場券——總會發生一樣的情況:我們只能在十字遊戲場上放置自己的棋子,也無法透過購買的方式來增加棋子,那些負擔最低票價的人和可負擔好幾百萬入場券的億萬富翁所處的情況是一樣的。我們都只是人類,也都只能帶一個棋子入場,因此入場費始終是一樣的,其他一切不再是錢的問題,而是關乎於個人生活的藝術。

「身上有很多錢就是幸福」的錯誤想法,是技術官僚主義與非常美式主義的想法。因為沒有衡量幸福的標準,所以選擇金錢作為幸福的計量單位,金額越大越感到幸福。然而,生活中顯示多數錢夠用的人或少數的有錢人都認為,友誼、愛情和思想用錢都買不到。幸福的生活不是合乎市價就能購得的有價商品,也不是數量所產生的結果,擁有八個朋友的生活快樂程度,不會比擁有四個朋友的生活加倍快樂。

這也對應了本書開頭所提出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明明過得很好卻不快樂?「富裕」與「幸福」之間並沒有關聯,兩者之間的關係是由於語言上的誤解所導致,這個誤解是因為「過得好」有很多種解讀的方式。如果某個人說他過得很好,可以有兩種層面:心靈上以及物質上的。僅僅因為語言上使用的是相同的詞彙,但實際所指的不是相同的意義。我們(心靈上)過得不好與我們(物質上)過得很好,或是相反,都不相衝突。

當然,釐清到底多少錢才能產生快樂,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而且市場調查確實也已經找出了答案。要多少錢才能滿足金字塔最低階的需求,必須視房租與伙食費而定。除此之外,還需要一小筆的金額來滿足個人自由的需求,因為金錢是衡量自由的標準。如果不必考慮是否負擔得起一趟計程車車資或一瓶紅酒;偶爾一時興起,能夠請朋友們吃飯的話,那我們就是自由的。

至目前為止,幸福是需要錢來得到的。然而,研究顯示金錢的「幸福功能」區間落在年淨收入約一萬六千歐元之內。當年淨收入低於一萬六千歐元的時候,「富裕」與「滿足感」兩者之間仍有所關聯;當年淨收入高於一萬六千歐元之後,兩者便無關。統計上的滿意度並不會因為更高的金額而增加。

試想一下:每年一萬六千歐元的淨收入!這並不多。每一分歐元的收入只會增加富裕程度而已,但不會提高滿足感。這正是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所傳達的訊息:你必須確保基本生計。如果你追求的是幸福生活,那你可以停止往賺更多錢的方向努力了,這是在錯誤的基礎上蓋房子。

你可以將本書的內容視為需求金字塔最高層次中的奢侈品,這對於身為讀者的你而言說明了一些事情:若你讀到這裡,表示你一定經濟無虞。你過得很富足,而且生活在基本上還令人滿意的環境中,否則你的煩惱可能和這些討論美好生活的內容不一樣。「餓肚子的人是不會對宇宙感到絕望的。」就像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說的那樣,會對宇宙感到絕望的人,生活已經過得很不錯了。

你可以用錢來支付生活的基本開銷,也不要忘記它能讓你確保自己的自由不受侵害。可惜的是,用錢買不到幸福,但是偶爾可以買到自由(這裡指的自由不是前述的日常生活自由)。

如果你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有錢會比沒錢更有機會度過這個危機,因為你可以計畫逃亡、以法律行動來維護自由或是賄賂有權勢的人;沒有錢的話這些事就沒辦法做到。

貧窮的人不自由,在這世上所有監獄中坐牢的多半是貧窮的人,因此一定程度的財富就像擁有一張出獄卡。但請不要為了這種不太可能發生的情況過分累積錢財,否則你很快就會被金錢束縛、成為財物的奴隸,因而變得更加不自由。總有一天,人們對於自己的財產會只剩下害怕失去它們的恐懼。

作者哈洛德.柯依瑟爾著《為什麼我們明明過得很好卻不快樂?》,商周出版提供

(本文作者哈洛德.柯依瑟爾著《為什麼我們明明過得很好卻不快樂?》,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太愛跟不愛一樣要人命!從莊子「解愛」

蔡淇華:長相思 因「解愛」而長安

日本最接近諾貝爾獎的地方:京都大學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