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日記揭密 章亞若私生子之謎

編按: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2020年2月公開蔣經國的私人日記。從日記看另一面的蔣經國,解密他的親情、愛情與國情。以下摘自新書《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

讀《蔣經國日記》,很難不去想找出他對章亞若的回憶紀錄。蔣與章的婚外情早在解嚴前幾年已非敏感話題,但是關於蔣、章的交往以及婚外生子,特別是章亞若的死因,迄今並無確切說法。還有,蔣經國生前從未談及此事,即使對家人都不曾提及。那麼他會不會在日記中留下一些紀錄呢?

二○二○年二月四日,一個冬陽可人的早上,我在胡佛檔案館翻閱蔣日記,從一九四二年開始查起,一個上午沒有太大收穫,正感到睏乏時,突然就在一九五四年的日記上,有了驚人的發現。

那年的十月三十日,中央幹校(政戰學校)與青年軍(救國團)舉行聯合祝壽會,慶祝蔣中正總統六十八歲生日,由蔣經國主持,日記中特別記錄此事。同時又記:

「夢見亡友繼春,與其並坐於河邊之大樹下,雖未講話,而夢中之所見,有如在生之時一樣,醒後追念往事甚久。後安、繼春、季虞皆為余最知己之友,而今已先後死亡。繼春為人忠厚,生性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他在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當在桂林生產時,余曾代為在醫院作保人,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後來章姓女病故,現此二孩已十有餘歲,為念亡友之情,余仍維持他們之生活,並望他們有如其父一樣的忠心,為人群服務。」

這是直接否認章亞若所生孿子與他有關,同時明確指出這對雙胞胎的生父是他的老朋友繼春。這真是太驚人的發現了!但日記所述是真的嗎?

蔣經國在日記說,章亞若所生的雙胞胎男孩不是他的骨肉,而是繼春的。「繼春」是誰呢?經查,「繼春」是為蔣在贛南時期的部屬王繼春,曾任上猶縣縣長。另外日記中提到的「後安」則是贛南時期南康縣縣長王後安,「季虞」為小蔣留俄同學、贛南時期蔣的辦公室主任俞季虞。故確如日記所稱,三人皆是蔣經國「最知己之友」,與他的交情很深。

倘蔣日記所說為真,是他的老友王繼春跟章亞若有過一段情,而懷了孿生子章孝嚴、章孝慈,蔣家人會不會是因為看過蔣經國的這段日記,才一直不願意接納章氏兄弟?還有,蔣經國過世之後,章孝嚴已經改姓蔣,兒子也改為蔣萬安了,那麼這段「認祖歸宗」還有效嗎?

根據王美玉著作《蔣方良傳》的記載,蔣孝勇說,有關父親婚外情一事,雖然外界的揣測很多,但是他們在家裡從來沒有提過,尤其他父親在世時,真的從來沒有提過章亞若的事,更別說是章孝嚴、章孝慈兄弟。另據蔣家親友向作者透露,蔣孝勇生前曾問過宋美齡此事,宋美齡搖了搖頭說:「沒辦法呀,我不只一次問過經國,他都說沒這回事!」

蔣經國在《蔣經國日記》寫著「孝嚴、孝慈」並非其子,圖為1993年9月,章孝嚴(左)、章孝慈兄弟談母親章亞若。圖/中時報系資料照
蔣經國在《蔣經國日記》寫著「孝嚴、孝慈」並非其子,圖為1993年9月,章孝嚴(左)、章孝慈兄弟談母親章亞若。圖/中時報系資料照

由於蔣家家屬並不認同章氏兄弟是蔣經國親生的,也因此,章孝嚴直到二○○四年底蔣方良辭世後,才終於完成認祖歸宗的手續,也就是從姓章變成姓蔣,但他的孿生弟弟孝慈則維持原姓。

改姓的程序是如何進行的呢?章孝嚴為了證明自己是蔣家後代,曾經遠赴美國西岸,探訪他身分證上的母親,但其實是舅媽紀琛女士。二○○二年章孝嚴到美國訪問舅媽,在中華民國駐洛杉磯辦事處兩位人員的見證下,取得紀女士幾根頭髮拿去做DNA化驗,證明紀琛和章孝嚴DNA 顯示沒有血緣關係,中斷他們法律上的母子關係。

接著還有一系列複雜的法律程序要走,那時台北市府官員明白告知章孝嚴,必須先符合民法一千零六十五條「非婚生子女經生父認領者視為婚生子女,其經生父撫育者視為認領」,經確認有認領條件後,再依姓名條例取得改姓資格而進行申請。由於章孝嚴所指生父「蔣經國」已經過世多年,因此民法一千零六十五條的前半段「非婚生子女經生父認領者視為婚生子女」的法令無法適用,但後半段「其經生父撫育者視為認領」變成舉證的關鍵,最後相關單位應也以此認定經國先生有接濟照顧章孝嚴的事實,而准予改姓蔣。

不料蔣經國卻在日記上記載此孿子非其所出,接濟他們不是因為他們是他的兒子,而是「為念亡友之情」,那麼當年據以認定的改姓根據,是否還有效呢?蔣經國日記在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公開,會不會使蔣孝嚴的身分再度陷入迷霧,重新成為中華民國前第一家庭的懸案?

話說從頭,關於蔣經國與章亞若的戀情,在許多資料和相關人等的回憶中的確是存在的。根據江西省文史資料委員會編撰的《蔣經國在贛南》一書指出,章亞若當年在贛南行政區專員公署抗日動員委員會擔任文書工作,不僅才貌出眾而且能寫、能演、也能唱,經常和同事一起走上街頭向群眾宣傳抗日。她的表現引起蔣經國的注意,曾在贛南的《正氣日報》撰文表揚她。章亞若為了爭取和蔣經國有較多的相處時間,還主動要求參加蔣經國舉辦的青團幹部訓練班,成為學員後和蔣經國朝夕相處,兩人的感情也迅速發展。「新幹班」結束後,蔣經國把章亞若安排在專員公署的秘書室工作,協助處理公務,有時還陪同到各縣市去考察。一九四二年章亞若已經懷孕,必須離開贛南前往桂林待產。

關於章亞若到桂林待產期間,蔣經國與她的互動,資深媒體人周玉蔻在其《蔣經國與章亞若》一書中,曾對相關人等採訪有極詳實紀錄,且摘錄幾段:

章亞若到桂林待產後,「蔣經國到桂林探望亞若,大都是以公務赴重慶、途經桂林為藉口,避開外人耳目,還曾利用化妝手法改變造型,掩飾自己的真實身分。而他身邊由父親蔣委員長指派保護他安危的貼身侍衛人員,也幫著保守機密。通常蔣經國抵達桂林後,並不直接赴亞若居處,總是很小心地將所乘汽車停在距離麗獅路百餘公尺遠之外,再步行而來。」

在蔣經國一九四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日記中,也有一段記載:「昨日接慧來信,知其身體尚好,心稍安。但是,無論如何總是不放心。今日忽接慧來信,說我為何不寫信給她?是怨(冤)枉我,前後已去三信,不知為何沒收到。我怪她沒寫信給我,她怪我不寫信給她,都是愛情太切、思念過深之故。相信現在慧已經安慰『無時不念』之意……,希望我慧永遠健康。」這段日記就是熱戀中男女的悄悄話,據查證,「慧」是當時蔣對章的暱稱,章叫蔣「慧風」、蔣稱章「慧雲」,取其風和雲形影不離之意。

據前往幫忙照料的章亞若妹妹亞梅回憶,蔣經國每次來桂林,多半在品嘗亞若親自下廚料理的小菜後,留宿一晚,第二天一早,用過亞若沖調的麥粉牛奶後離去。「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相聚,就是亞若在桂林異鄉生活的最大期盼。後來有了雙胞胎,蔣經國每次一進門就雙手捧起兩個兒子,一左一右地抱在膝上逗弄。那幅父子同樂的畫面,章亞梅和桂輝兩人如今想起來,都忍不住落淚,直說永遠不能忘懷。」

周玉蔻還寫道:「做過蔣經國專員公署手下的漆高儒說,蔣經國在亞若離開贛州數月後,曾拿出一張亞若與一女扮男裝人士的合影照片,裝做若無其事地指著那位『男士』說:『章亞若結婚了,這就是她的丈夫。』那時蔣經國似乎就急於掩飾他和章亞若的關係。但這位『男士』其實是章亞若在桂林結識的女性知己,姓劉,是位思想前進的女性,服飾打扮也與眾不同,喜好穿著男性西服,一副年輕俊男的模樣。漆高儒指稱蔣經國出示給他看的那張照片,很可能就是這位劉姓女詩人與章亞若的合照。」

章亞若產子不久,一九四二年夏天即病逝,此後蔣經國即對與章亞若的事噤口,連對家人都不提,更使得一九五四年十月三十日日記上的這段記載,顯得極為突兀!會不會是蔣經國在說謊,別有用心的刻意假造?那麼又是什麼原因讓他需要造假說謊呢?為了探求原因,筆者經多方查證,發現此事存在諸多疑點:首先,日記特別提到王繼春「為人忠厚、生性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經查一九四三年三月王繼春逝世後,蔣經國確實感到無限傷痛,不但日記中有所記載,還曾寫過一篇文章追念他。而蔣當時雖哀痛繼春過世,但日記並未提及王留下與章女生的孿子,他「為念亡友之情」才照顧他們,為何卻在十一年後另有此否認之記載,此為疑點一。

再者,章亞若一九四二年三月生下雙胞胎,蔣在一週後的日記中曾有記載:「接電報知亞若已生二孿子,欣喜至極。」倘「此孿子非其所出」,屬下何須電報告知,他又何來「欣喜至極」,此為疑點二。

另外,章亞若死於一九四二年八月十五日,王繼春則是一九四三年三月七日才病逝。換言之,章生產時王仍在世,倘二孿子確為王繼春所出,章生產時為何他沒在桂林陪產、而要蔣去當保人,這似乎不太合情理。且經查章生產時,蔣人是在贛南而非桂林,因此手下才會打電報告知,蔣如何成為桂林醫院的保人?此為疑點三。

據此研判,蔣一九五四年十月三十日日記所載,不能排除撒謊的可能。那麼他為什麼要在日記撒謊呢?

更令人驚訝的是,我在閱讀蔣經國日記時還發現,一九四二年八月的日記中,從八月九日到二十日這兩星期的日記不見了(Pages Missing),館方說日記送來時就已如此,顯示這是刻意而為的,可能是蔣經國本人撕掉的嗎?還是蔣過世後,看過日記的人撕掉的?又或是蔣經國一九五四年十月要撒謊時,把更早的心事紀錄給撕去?蔣經國當時面對章亞若的驟逝,心情如何呢?他接受章亞若病逝醫院的種種說詞嗎?這些都因這十二天的日記被撕去,而無法求得解答了。

(下一篇:為何選擇李登輝 而不是林洋港當副總統?)

★8/5 ~ 8/11 參與IG活動 抽《蔣經國日記》作者簽名書

(本文摘自黃清龍著《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黃清龍著《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重返十信風暴前夕 你不知道的七海官邸現場

謝金河:這是我們一起見證的大時代

古代3大商戰智慧:人棄我取、出奇制勝、知己知彼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