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信風暴前夕 你不知道的七海官邸現場

編按:1985年一樁動搖國本的經濟犯罪十信案, 當時不能說的機密案情,資深記者王駿以小說精彩解密。本文摘自新書《十信風暴》第一章〈七海官邸〉。

這一年六月,俞國華擔任行政院長後,幾乎每星期六下午,都會輕車簡從,座車直駛七海官邸後門,由後面直接進入強人寢室。每星期六下午的會面很少中斷,除了俞國華出國訪問,或者強人剛好身體不適,兩人通常都會在星期六下午,在強人寢室會面。

這一天,俞國華座車緩緩駛進七海官邸,剛往後門那兒繞過去,不巧,同樣一輛黑頭車,卻從官邸後頭,往外開出。兩輛車,那輛出,俞國華這輛進,兩車交會之際,車速同時放慢,俞國華朝那車細看,前頭司機是個禿子,後座坐的是誰,卻看不清楚。這時,就聽司機老卞自顧自說:「那是翁局長的車。」俞國華一時不解,操著浙江奉化腔問道:「哪個翁局長?」

老卞答道:「調查局,翁文維,翁局長。我沒看到翁局長,但我認識他司機,羅光頭,腦袋上沒一根毛,以前在五十二軍,和我在駕訓隊睡上下舖,熟朋友。」

說話之際,老卞已把車子穩穩停在七海官邸後頭,侍從開了門,俞國華熟門熟路,進了強人臥房。強人身體大不如前,只要回到官邸,多數時間,都是躺在床上。那張床,可以搖起來,睡覺時放平;睡醒了,搖起來,半坐半躺。此時,調查局長翁文維剛走,侍從人員送進一碗銀耳蓮子湯,強人斜倚搖起床上,一口口細細啜著蓮子湯。見俞國華進來,強人放下碗,輕輕嘆了口氣:「嗐,連碗甜湯都不讓喝。這蓮子湯,竟然是平淡無味,難吃啊!」

俞國華笑了笑,拉了張椅子,逕自坐在強人床旁。強人抹抹嘴,繼續言道:「你看到沒有?電視台晚上歌舞節目,胡攪瞎搞,弄出個什麼七先生,戴副大眼鏡,嘴裡撐了大暴牙,提著把雨傘,拎個公事包,穿著雙黑雨鞋,裝瘋賣傻,胡言亂語。這和當年那大俠歐陽德,有什麼差別?」

幾年前,有家電視台播個連續劇,裡頭有個角色,叫怪俠歐陽德,反穿羊皮襖,蓄兩撇八字鬍,戴個黑框眼鏡,手裡拿根旱煙管,言語滑稽,動作古怪,收視率頗高。當時,強人正值盛年,當著行政院長,不高興這角色,一聲令下,就禁了這檔連續劇。幾年之後,電視上又出了個「七先生」,也是風靡一時,強人看了,頗不高興。俞國華見強人生氣,趕忙接碴道:「我待會兒要新聞局給電視公司打電話,關照一聲,要他們收斂點。」

強人輕輕彈嗽兩聲,喊來侍從,把床再搖高點,並收走半碗沒喝完蓮子湯。強人瞧著俞國華道:「我要他們告訴你,準備十信卷宗,說明案情。你準備好了吧?」

俞國華聞言,彎身伸手,提起椅旁公事包,取出厚厚一疊卷宗。重要內容,在卷宗最上面,央行舊屬寫了一份簡要節略。俞國華不知強人為何追究十信,更不知是哪位耳報神,向強人通了訊息,說是十信污七八糟爛帳一堆。他曉得,強人御下有方,情治網絡綿密,機要訊息來源不拘路數,四面八方,都有匯報管道。他為強人父子當差半世紀,向來奉命唯謹,低調小心辦事,強人要他說明十信案情,他就按部就班,老老實實,報告十信景況。

這台北十信,為蔡家產業,眼前由第二代蔡辰洲當家。這人手裡頭除了十信之外,還有眾多事業,自六十八年以降,十信弊端百出,行徑離譜,囂張至極。主管官署財政部、台北市財政局不是沒處置,不過,處分太輕,彷彿就是給十信撓撓癢、搔搔胳肢窩、抓抓手指頭,公文來,公文往,一堆處置辦法,卻從來不曾認真嚴辦。以致於,遷延日久,養癰貽患,膿包愈腫愈大,只差沒戳破。要是真戳破,則必然膿血四溢,潰爛一片。

俞國華細說從頭,把十信人頭貸款、超額貸款、估價不實、重複抵押、挪用社款諸般症狀,一一向強人報告。

總結來說,蔡辰洲除了掌管十信之外,還有個企業集團,統稱為「國泰塑膠關係企業」。這一大家子企業,許多並非蔡辰洲自創,而是以「吃倒帳」方式,所併吞納入。這些企業,當初就經營不善,向十信借款後,還不出貸款,加上體質虛弱,虧損嚴重,就被蔡辰洲吃下,納入自家旗下集團。這些企業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很難經營。蔡辰洲為了維持這些企業,想方設法蒐羅資金。

1985年07月09日蔡辰洲涉十信案。圖/中時報系資料照
1985年蔡辰洲涉十信案。圖/中時報系資料照

一開始,是用國泰塑膠公司名義,向民間調度頭寸,以高利吸收存款,年利率高達二四%,而一般銀行定期存款利率,則為六%左右。蔡家家大業大,民間游資見是蔡辰洲吸收存款,認為蔡家招牌夠硬,不會倒帳,故而資金蜂擁而來。

說到這兒,俞國華稍微遲疑,停頓了幾秒鐘,瞧瞧強人臉色,之後,慢吞吞低聲言道:「外頭一直有傳言,說是有黨政軍高級幹部家眷,貪圖高利息,在國泰塑膠那兒,存放了大筆資金。只不過,到底是哪些人?存放了多少資金?還沒有掌握明細名單,也沒有明確證據,就是傳言而已。」

強人聞言,面色如常,看不出喜怒。於是,俞國華繼續往下稟報。

蔡辰洲經由國泰塑膠,以高利吸收民間游資,挹注集團企業所需,等於是飲鴆止渴。大環境不好,景氣差,拿這些資金輸血救命,源源不絕投入各關係企業,只能勉強續命,無法改善體質。時間一久,不但關係企業依舊需要資金挹注,已投入資金更須支付鉅額利息。如此這般,兩頭壓擠,蔡辰洲兩三年內,即告捉襟見肘。

之後,蔡辰洲就把十信當成聚寶盆,不斷將十信資金往外挪移,持續掏空十信。挪用、掏空方法很簡單,就是利用國泰塑膠集團旗下各家企業員工,當作人頭,再拿不值錢土地當抵押品,向十信套出大量資金。甚至,到了後來,連抵押品都省了,直接勾結舞弊,搬運十信現金。十信違規放款存在多年,但這幾年急遽加劇,原因就是蔡辰洲拿十信當活水源頭,去救那一籮筐無底洞關係企業。

俞國華說得明白,強人聽得清楚。強人愈聽,眉頭愈皺,待俞國華告一段落,強人問道:「一家信用合作社,這樣胡弄瞎搞,難道沒王法了,怎麼主管單位沒出手制止?」

就此,俞國華又細細解釋信用合作社管理制度,說是財政部、台北市政府財政局為行政主管官署,而台灣省合作金庫,則是上級業務督導單位。因而,這裡頭就扯上了財政部、省政府、市政府,大家都有分。

強人沉默片刻,想了想,張口就問到了要害:「是誰去檢查?」

俞國華答道:「財政部與台北市財政局,雖然是主管官署,但都沒有檢查人力。我們中央銀行,有個金融業務檢查處,有專人負責檢查銀行與保險公司,如果查到弊病,就行文財政部金融司,由財政部做處分。至於信用合作社,則是委託台灣省合作金庫,派人檢查。查到弊病,也是行文財政部、財政局,由這兩單位去處分。」

強人皺著眉頭道:「怎麼亂七八糟的,檢查與處分竟然由不同單位管?」

俞國華有點尷尬道:「說得也是,這是多少年傳下來的制度,的確不合理。」

強人續問:「那麼,就說說這幾年來,查到了什麼問題?」

俞國華定了定神,低頭看著卷宗節略,慢慢唸了幾段。

「七十一年八月,台北市財政局建請財政部,勒令十信停辦非社員存款業務半年。財政部金融司同意,簽報部長,卻被退回。又簽報,又退回。前後,金融司簽報三次,遷延達四個月,財政部長徐立德才勉強判准。」

「七十一年十月,中央銀行與財政部聯手檢查十信,發現違規放款繼續增加。嗣後,財政部金融司上簽呈,建議改組十信理事會,責令蔡辰洲不得代行理事主席職位。簽呈送上去,部長室退回。又送,又退回。幾經周折,最後決定,不改組十信理事會。」

「七十二年三月一日至五日,合作金庫檢查十信業務,發現違規放款繼續暴增,輾轉呈報財政部,部長徐立德依舊束手,未採取必要措施。」

「七十二年四月九日,台北市財政局以機密函件,稟報財政部,言及十信違規行徑愈發猖狂,肆無忌憚,財政局已無力以常規法令,約束十信。故而,台北市財政局擬具四項方案,建請財政部擇取採行。這四項方案包括:一、解除十信全體理事職權。二、解除現任理事主席職權。三、勒令十信停止無擔保放款業務。四、由財政部派員,進駐十信,強制接收放款業務,防止違規放款繼續惡化。」

「嗣後,財政部金融司根據財政局密文,擬具公文,呈報部長徐立德,建議採取第三、第四兩項措施,同時,也解除十信理事蔡辰洲職務。財政部金融司是項建議,往上呈報之後,為部長徐立德否決,未採行任何處置,放任十信情勢繼續惡化。」

俞國華連讀數宗檔案,還要繼續往下唸,卻為強人伸手止住:「夠了,曉得了,這就是五鬼搬運。當年,我在上海打老虎,打的就是這類金融老虎。那時,局面艱困危險,奸商囤積居奇,打不勝打。沒想到,如今台灣局面安定,竟也有這種五鬼搬運。聽你連續講了幾件公文,這徐立德,他是怎麼搞的?真的可惡,要是照財政局、金融司所擬方案,早早下辣手,重辦十信,現在怎麼會搞成這樣局面?」

俞國華見強人發脾氣,噤聲不語,緩了緩,稍待片刻,這才又長話短說,做出總結道:「概略而言,十信從民國六十八年就有重大違規行為,在那之後,直到現在,五年之間,包括財政部、中央銀行、台北市財政局、台灣省合作金庫,都知道有問題,也都揭發了問題,也都勒令十信改進。不過,十信依然故我,犯行愈來愈嚴重,而各財金部門始終沒有採取強硬決斷措施,徹底阻止十信犯行。」

講到這兒,俞國華想到,他長期擔任央行總裁,現在又是行政院長,這事情,自己怎麼樣都脫不了干係。因而,他接著自責道:「當然,我長期擔任央行總裁,也須擔負部分責任。」

沒等他說完,強人搖搖手道:「不關你的事,你在阿爹與我身邊,待了幾十年時間,我曉得你乾淨。」

強人接著又道:「三年前,民國七十年底,碰上第二次能源危機,局面有點悶,所以,我同時換掉財政、經濟兩部部長。其實,原來那兩個部長,都是誠篤老實之輩,只因作風刻板,墨守成規,為了弄點新氣象,所以,換掉二人。徐立德這人,聰明伶俐,那時,為了培養國家幹部,辦了國家建設研究班,他是第一期第一名畢業,能力、學養都出色,因而,那次派他去當財政部長。」

「聽你這樣說,來來飯店俱樂部的事情,應該是真的了。早知如此,去年內閣改組,就該把他換下去,不該讓他當完財政部長,又去經濟部,當經濟部長。」

強人所言,來來飯店俱樂部之事,俞國華也早有耳聞,此時聽強人提起,曉得徐立德這下要倒楣了。俞國華心裡還是不明白,為何強人今天要算十信總帳?看樣子,強人打算戳破這膿包。

俞國華悶然不語,腦海裡卻驀然靈光乍現,想到剛才進來之際,調查局長翁文維才離開,莫非,強人已有布置,打算徹底割掉十信這毒瘤?

( 推薦序:謝金河:這是我們一起見證的大時代)

(本文摘自王駿著《十信風暴: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鏡文學提供)

(本文摘自王駿著《十信風暴: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鏡文學提供)


延伸閱讀

蔣經國日記揭密 章亞若私生子之謎

蔣經國日記揭密 為何選擇李登輝當副總統?

日本最接近諾貝爾獎的地方:京都大學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