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愛 也只是突然體會到意識是圓滿

編按:楊定一博士在新書《唯識:新的意識科學》提出「唯識」的觀念,而從意識的科學來著手,用最輕鬆、最簡單明瞭的方式來表達意識的本質,陪同讀者探討這一生最純粹的存在、活著的目的、生命的希望。

許你還是會認為這一生要切入唯識的重點,是相當難的。

但是,坦白講,這其實比什麼都簡單。如果你希望有一個基礎,可以讓你用在每一個方法上。那麼,也就是愛。

到這裡,你或許會問,守住大你、大我,或知、覺、在,不就已經站在意識門口了?為什麼還要談愛?愛的作用,又在哪裡?

你可能還記得,感受是比念頭更深的層面。我過去也不斷提到,修行一定要從感受著手。畢竟,對你我最難過關的,最多也只是種種的感受、樣樣的創傷、心裡各種的糾結。

然而,在感受中,對我們最有吸引力的,就是愛。你仔細觀察,你這一生最想取得的,也就是愛。愛,又是我們整體的本性,當然可以作為一個吸引的工具。

坦白說,任何角度,都可以把你帶回意識的門口。對意識來說,都不成為問題。你也時常聽到我說:回到意識或意識海,是唯一我們可以稱為是愛、是歡喜、是快樂、又是寧靜的狀態。

畢竟各種狀態好壞的分別,其實還是從人間的「缺」或說不圓滿的錯覺才延伸出來的。一個自認為和整體隔離的小我或小你,自然離不開這種不圓滿的錯覺,總會覺得自己還少了什麼。然而從不足去著手,也只會繼續強化這種隔離。

既然如此,而既然每個人(包括你、我)都想要愛,你也就可以把意識當作你想要合一、想找到的愛。只有用愛,才能貫通任何表面上的分離。

對你,用這樣正向的情感切入,或許比較容易帶動。就這樣,你的修行也只是──透過愛來找到愛。

當然,你會想問:站在意識的角度,如果一切都是意識,祂還需要去愛一個目標,或成為一個被愛的對象嗎?

是的,意識,沒有個人的層面。意識沒有目的,也沒有動機想干涉任何東西。意識不會去沾任何客體或人間的事情。任何好像「有」的東西,都還是從祂延伸出來的,最多,也只是反映祂自己。

意識最多是圓滿,是全部,是沒有維度的維度。樣樣都是祂,祂最多是圓滿,自然沒有什麼認為值得干涉。祂不會拒絕愛,也不會拒絕被愛。

意識,一無所缺。愛,最多也只是反映祂自己。

對你,要進入意識,隨時守住愛,是練習最好的工具。

真正的愛,也只是突然體會到意識是圓滿,是一切。

如果還要談愛,那麼,意識也只是愛,只是愛著愛自己的全部,而沒有任何拒絕。

你完全明白了這一點,接下來,你活在人間,自然隨時知道真正愛的對象是意識。不管你的生活再怎麼忙碌、外在環境為你帶來多少衝擊,你始終不會忘記你真正愛的對象。

這個愛,是大愛。

你愛祂,祂愛你。

這是唯一重要的事實。

對你這個在愛中的人,無論面對什麼困難,這個愛的場帶來的力量,也自然會帶著你去克服、去度過這個世界。

你完全知道,你愛的對象並不在這個人間。

你愛的,是自己,是意識。

你是意識延伸的。

你愛的,是自己這個意識的意識。

我也跟很多朋友說過,在修行中,透過正向的機制,讓它自己強化自己,無論從過程或結果來看,都會是比較容易的練習。我們倒不需要不斷地責備自己、要求自己,而非要經歷各種辛苦才覺得算是修行。

是這樣,你透過任何的練習,隨時回到意識的門口,很重要的是帶著愛,或者說把愛奉獻出來。這樣的奉獻,自然帶來一種溫暖、正向的感受。這樣的愛,不是隔離的體之間的小愛,而是大愛。

這樣的愛,是你對想要合一的對象,最高的一種頂禮。

比如說你做“I-Am”的練習,在每一個吸氣、每一個吐氣中,你都可以把愛奉獻出來,用愛表達自己的尊重、對合一的渴望。

就連輕輕鬆鬆講“It’s OK.”也是帶著愛。你透過這句話,也只是用愛在肯定這個最高的狀態,肯定真正的自己只是自己,不是其他。

甚至連「netti netti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也沒有離開過愛。你否定眼前的一切,也只是知道最後等著你的,是大愛。

臣服,最多也只是臣服到主的愛。

參,到最後,也只是停留在這個最溫暖、沒有分別的大愛。

也就這樣子,不知不覺,你把愛的感受帶到生活中,而透過每一個點點滴滴的練習把它活出來。

人間再怎麼亂,你始終知道有一個穩定的力量,在等著跟你合一。你不會找不到愛,不會失去你心中的愛。

現在,我相信,從意識的角度講──OK、好、都好、一切都好、宇宙不會犯錯⋯⋯你現在已經可以體會,這幾句話領悟的深度其實不會低於參或臣服帶來的狀態,而可以守護你度過這一生。

愛,帶給你一種徹底的安慰,又帶來一種心態的轉 變,讓你化解掉生命帶來的傷痛,本身是生命最高的瑜伽。

只看你敢不敢相信,有沒有決心這麼做。(楊定一:「唯識」徹底恢復你的主體性)

《唯識:新的意識科學》圖/天下生活提供

(本文摘自楊定一著《唯識:新的意識科學》,天下生活提供)


延伸閱讀

楊定一:其實,知識從來沒讓任何人自由過

我們該用錢去買的 其實是時間

不當「冒牌貨」活出你的原廠設定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