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上班族都是超時工作?但她卻想實踐「準時下班!」

編按:熱門日劇《我要準時下班》原著小說續集。奉行「絕對不加班」主義的東山結衣竟然當上小主管了!這次的對手是……厲害的新人們,以及問題多到爆的超難搞企業?!

這個人自詡是超強新人。

  東山結衣希望今天也能順利準時下班,無奈這願望破滅。

  「甘露寺!」頭頂上方傳來斥罵聲。

  「唉,又來了。」結衣瞧了一眼時鐘,明明再過五分鐘就要下班了。

  「種田先生,我不是在打瞌睡,是在冥想。」

  這個大言不慚的傢伙是歷經大學重考,當了一年米蟲的新人甘露寺勝,剛上完研習課的他從這週開始分派到結衣所屬的製作部。

  「冥想?」種田晃太郎挺著結實背肌,俯看身形矮胖的甘露寺,一副隨時都會撲上去的樣子。

  「正念冥想。不、不會吧?你不知道嗎?就是一種藉由正面看待事物,舒緩壓力的冥想法。」這麼說的甘露寺像鳥一樣挺胸。

  看來還是先溜為妙吧。結衣趕緊收拾東西。

  「谷歌和英特爾的研習課程都有引進這個冥想法呢!種田先生總該聽過賈伯斯吧?賈伯斯、職棒球星鈴木一朗都很推薦這個冥想法。」

  「夠了,別再跟我辯了。剛進公司的你哪來什麼壓力。」

  「好問題!」甘露寺比了個手槍手勢,作勢狙擊晃太郎,「光是擠電車來上班就讓我覺得壓力好大。呵呵呵!」

  下班時間到了,結衣偷偷地關掉電腦。

  「總之,上課時不准睡覺。至少我當講師時,不准給我睡覺!」

  「我也很想保持清醒啊!但昨天和今天的研習課都好無聊,實在引不起我的興趣,還不如滑手機看些比較刺激的商業情報……哦,東山長官準備下班了。」

  結衣回頭,瞧見甘露寺面帶微笑,隨即又大聲嚷嚷:「也請讓我準時下班!」

  結衣頓時覺得身後有好幾雙眼睛盯著自己。

  創立十三年的這間公司「NET HEROES」,主要業務是幫企業設計、經營網頁,也很擅長活用社群平臺、網路廣告等數位行銷。員工人數比前一年大幅增加到四百多人,平均年齡三十歲,是一家前景看好的公司。

  ─你不是為了公司而存在,應該是公司為了你而存在。

  以此為口頭禪的社長灰原忍,誓言要將公司打造成IT業界首屈一指,擁有友善職場環境的企業。除了晚上八點以後公司不開冷暖氣,還施行打卡制,嚴格控管上下班時間, 甚至下令管理階層每週加班不得超過二十小時;但還是有不少人被迫變相加班,所以反彈聲浪也很大。其中有一位員工,也就是結衣,還曾因為過勞而病倒。眼見事態非同小可的灰原社長趕緊將規定改為「每個月加班不得超過二十小時」,更加積極推動工作方式改革。

  畢業後便進入這家公司的結衣,每天都力行準時下班,直到去年底才因為過勞而病倒, 不過現在已經完全回復以往生活。所以一說到準時下班,大家就會想到東山結衣。

  所以,每次甘露寺提到「準時下班」,眾人就會對結衣行注目禮。

  晃太郎垮著一張臉。他以前待的是那種勞動基準法形同虛設的小公司,但他現在也不敢動不動就說什麼「我從進公司第一天以來,每天都加班」之類的話。

  人事部嚴格規定六月底之前,不准讓新人加班。

  「對了,」甘露寺說,「我忘了告訴種田長官,大概三小時之前有客戶打電話找你。」

  「我可是一直都坐在這裡。研習課應該有教你們『報聯商1』吧?」

  「誰叫您總是散發一股威嚴感,就連我這超強新人都畏懼三分……人家說親切的上司才是好上司哦!先走囉。」

  甘露寺興奮地衝向大門刷卡下班。結衣也抱著包包,說了句「辛苦了」準備開溜時,卻被晃太郎喚住。

  「啊,種田先生,現在這時間啤酒半價─」

  「現在的東山小姐不方便準時下班吧。」晃太郎用威嚇口氣打斷結衣的話,「東山副部長,同樣身為主管的我有事要和妳商量。」

  結衣只好無奈地走回來。畢竟甘露寺的事,她多少要負些責任。

  結衣升任副部長是三週前,也就是四月初的事。她終於晉升為管理階層。

  除了接受這次的人事異動之外,別無他法;但結衣擔任副部長後,發現這職位的權限其實沒那麼大,只是工作量增加而已。像是去年明明只有一位新人分派到她這組,今年卻一口氣增加為五個人,也就得花很多時間帶新人,看來「每個月的加班時間不得超過二十小時」的規定顯然不適用於管理階層,多少還是得超時工作,也就迫使結衣每天更想早點下班了。1

  晃太郎也升任部長,工作量比結衣更大。無奈因為甘露寺的我行我素,整個部門的工作進度大受影響。

  部長與副部長的座位恰巧背對著,當抱著包包走回來的結衣一邊瞅著時鐘,一邊落坐時,晃太郎又開始碎念。

  「一直以來不管什麼工作,我都能承受,即使面對無能的傢伙,也能隱忍,但那傢伙實在讓我忍不下去了。我整整花了三天才讓他不再邊吃零食,邊敲鍵盤;要他有問題直接問,別再發郵件問個不停,也不曉得說了幾百遍。還有,他那長篇大論是什麼意思?以為自己是顧問嗎?明明連一通電話都沒接過!」

  「種田先生,小聲點,其他新人會聽到。」 「光是看到那傢伙,就讓我平靜不下來!」晃太郎挽袖,「妳看!都起蕁麻疹了。皮膚科醫生說這是心因性蕁麻疹。雖然醫生說不能亂抓,但我癢到真想勒住那傢伙的脖子…… 看什麼時鐘!」

1. 日本企業特有的一套溝通機制,即「報告」、「聯絡」、「商談」,簡稱「報聯商」,為的是讓員工之間能有效率地分享資訊或情報。

  晃太郎敲了一下椅子扶手,將結衣的視線拉回自己的手臂。

  「真的流血了耶。要不然……你試著再對他更寬容一點?」

  「寬容、寬容是吧?東山小姐從明天起寬容給我看啊!這樣好了,妳帶的那個新人叫櫻宮,是吧?換我來帶她,妳明天告訴他們。」

  晃太郎一副不容反駁的口吻。新官上任這三週以來,他不斷強調自己是上司,好像不這麼強調就無法管好底下的人似的。「我記得是種田先生自己說對女人很棘手啊!」

  「甘露寺會進來是拜妳之賜吧?」

  結衣被說得啞口無言,只能乖乖點頭。

  「知道了,櫻宮就麻煩你了。你要對她溫柔一點哦!」

  「還有關於今年的業績。」

  不只要說新人的事嗎?原本起身的結衣又坐下去。

  「我們部門的上半年業績目標是一億五千萬日圓。延續去年的案子,加上四月開發的新案子總額加起來是一億,還差五千萬。」

  結衣死心地將包包放在桌上,看來今天也喝不到半價啤酒了。

  「月初的烏丸信託比稿輸給『BASIC』,真的超不甘心。不過,業績目標一億五千萬也太高了吧。雖然這是管理部決定的,但實在很誇張。」

  八成是管理部揣摩一心想成為業界龍頭的社長心意而訂的吧。問題是,要想達到簡直難如登天。

  「況且四月快結束了。就算九月之前有新案子進來也很難吧。我看其他組恐怕也很難達標。」

  「其實業務部丟來個棘手的案子,客戶希望我們馬上參加比稿。」晃太郎轉了一下椅子,拿起放在自己桌上的資料。

  「是一間名叫FORCE股份有限公司的運動服飾製造商。」

  公司名稱聽起來就很有氣勢。結衣看著資料,是一間擁有千名員工的新興企業,這十年來急速成長,國內市占率甚至能與耐吉、愛迪達並駕齊驅。

  「我偶爾會看到有人穿這牌子的運動服,在公司附近的河邊跑步。」

  「他們家的網站本來是由BASIC 負責,但是出了問題,所以考慮趁換合約時由其他公司接手。因為這案子很急,所以這幾天會先聽取對方需求,兩週後比稿;要是順利拿到這案子的話,光是幫他們更新官網就能進帳五千萬,還有後續的網站營運費用,一年的進帳也是五千萬。」

  所謂網站營運,就是幫客戶管理、更新網頁。因為是由公司派員常駐客戶那裡一至二年,所以長期下來可望有不錯的業績進帳。不過,以這般規模的公司來說,設計、營運網頁的預算都有五千萬,出手算是大方。

  如此佛心的客戶可遇而不可求。結衣想,BASIC到底搞出什麼問題?再怎麼說,他們也是業界第一把交椅。

  「要是能拿到這個案子,營運部那邊也有進帳的話,我們應該可以奪下年度最佳團隊獎。」

  「最佳團隊獎啊……我們一直和這獎項無緣呢!」

  就在結衣喃喃自語時,晃太郎說了句「我想贏」。

  「我想贏,拿回失去的東西。」

  「失去的東西?」

  雖然晃太郎沒回應,但結衣不難想像。

  去年他們這一組真的很慘。

  製作部有五個設計網頁的團隊,其中之一就是結衣他們這一組,去年以近乎做慈善的便宜預算,勉強接下由前任部長福永清次爭取來的星印工場案子。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 硬是撐了四個月有如英帕爾戰役般有勇無謀的行動。

  在福永高呼精神口號的摧殘下,所有組員都累垮了。本來就是工作狂的晃太郎幾乎以公司為家,苦操自己。就連一心想讓大家準時下班的結衣,最後也因為過勞病倒。

  後來福永被調離現職,也總算順利結案,但去年的業績只能說是低空掠過。為了遞補福永的職缺,晃太郎與結衣雙雙升官,卻暫不加薪。

  晃太郎表明「自己對這件事也有責任,也接受這樣的懲處」,但可想而知,他很想奪回「全公司最有能力的員工」這個稱號吧。

  ─而我失去的東西,已經無法挽回了。結衣想。

  某天,結衣發現自己遭未婚夫諏訪巧背叛。就在她忙得焦頭爛額之際,阿巧劈腿了同公司的年輕女同事。兩人攤牌,決定解除婚約,而本來預計做為新房的高級大樓租約則尚未處理完。

  況且……眼前的問題還有晃太郎這男人。

  結衣病倒時,他似乎為自己昏天暗地的工作方式十分懊悔,之後一個月也努力不加班,但自從他升任部長後,又故態復萌了,昨晚十一點四十五分結衣還收到這人發的簡訊。

  是因為自己對甘露寺不夠嚴格的關係嗎?當結衣擔心地瞅著又燃起鬥志的晃太郎時, 他開口:「我和業務部決定參加這次比稿。雖然手邊的事情很多,但還是安排下週二和客戶見面。」

  「有必要非得達成目標嗎?光是帶新人就已經忙不過來了。」

  晃太郎的眼神像要刺穿結衣,說了句「上司是我」。

  「……知道了。我先下班了。」

  結衣起身,額頭的傷疤隱隱作痛。她之前過勞昏倒時,撞到擺在地上的機器。「要是運氣不好,搞不好就這樣死了。」當時說這句話的人就是晃太郎,可是……

  即便結衣經歷過生死關頭,這個人最終還是不改工作方式,和這種工作狂在一起真的很痛苦。

  結衣在走廊上和穿著工作服的工人們擦肩而過。因為挖角、大量錄取剛畢業新人的關係,辦公空間不太夠用,所以要增設新樓層的樣子。

  結衣等電梯時,有位女同事走到她身旁。

  「託東山小姐的福,才能落實每個月加班不超過二十小時的規定。」

  她是另一組的頭頭,年紀和結衣相仿。

  「也不是託我的福啦……」

  做此決定的是灰原社長,結衣不過是給了一劑催化劑。

  「我非常尊敬帶頭改革的妳,一定會偷偷支持妳的。為了同為女人的我們,還請證明就算當上主管也能準時下班,請多加油!」

  結衣最近常被別人這麼說,卻從未被說一起加油。

  「我還得加班,先走囉。」女同事說完便離去。

  結果還不是要留下來加班。這麼喃喃自語的結衣走進電梯,這次被同乘電梯的男同事揶揄。

  「去年你們那一組的業績差點紅字,是吧?但社長還是很挺你們,真羨慕啊!妳還真是友善職場的示範楷模啊!不過我很懷疑身為主管真的能準時下班嗎?」

  如此挑釁的說話口氣讓結衣想起這個人是誰,他就是去年被選為最佳團隊的副部長。

  「對了,妳馬上要結婚了吧?不像我這個光棍只能去買超商便當囉!」

  結衣步出電梯後,快步離開公司所在的這棟大樓。

  就算成了友善職場的示範楷模,也沒覺得受到社長多大關注。事實上,自從在高爾夫球場那次碰面之後,結衣就沒再見過社長這個大忙人。

  ─我這樣拚命奮戰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團隊成員的幸福,和捨棄準時下班的生活、根本是個工作狂的上司纏鬥,結果因為過勞而病倒,劃傷額頭,血流不止,還被送上救護車緊急送醫,要是直到退休前還被別人一直提起這些事的話,真的很難為情。

  即便如此,公司內部還是沒有任何改變,結衣只是更加受到批評罷了。

  結婚一事也告吹了。

  「你劈腿,對吧?」當結衣這麼逼問時,阿巧回道:「結衣自己還不是把工作看得比和我結婚更重要。」

  隨即又沉著臉說:「不對,不是工作,而是種田先生吧。」

  結衣無法反駁。星印工場案子的交件日前一個月,結衣從早到晚,甚至連休假日都與晃太郎度過,但兩人都是在辦公室忙著工作。

  已經是第二次解除婚約了。結衣的心好痛,也很難向公司同事啟齒。

  目前只有晃太郎知道這件事。要是不用帶新人,結衣真想去旅行,想去北海道,站在山頂上眺望雲海、冥想。

  冥想啊……腦中浮現甘露寺的臉。就在結衣一想到明天還要上班就很憂鬱時,有個女孩子氣喘吁吁地跑過來,露出求救的眼神看著結衣。

  「東山小姐不能帶我了嗎?」

  她叫櫻宮彩奈,之前待的公司是他們的競爭對手BASIC,工作三年後離職。剛畢業不久,又有相關經驗的她順利進入NET HEROES,是個好相處又開朗的女孩;問題是,她的工作能力卻像個生手,怎麼會這樣呢?

  不行、不能這麼想。她被分派到這組才一個禮拜,不是嗎?結衣拚命抹去先入為主的想法。

  「妳聽到我們剛才的對話了嗎?」結衣說,「不好意思,讓妳很不安。種田先生能力好,又比我有經驗,跟著他能學到很多。」

  「我很怕男上司,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跟著東山小姐。」

  櫻宮露出惹人憐愛的眼神,看著結衣。只見她的眼瞳溼潤,結衣不禁嚇一跳。

  這女孩很可愛,雖然不是什麼大美女,但散發的年輕氣息有如雲母般耀眼,有著尖下巴、豐滿的胸部,還有小巧的膝蓋。

  每次她一有動靜,男同事們就一副心神不寧樣。像是她用影印機時不小心卡紙,吾妻徹就會大喊「我來幫妳!」馬上奔過去。她也樂得給男人有英雄救美的機會。

  無怪乎她的工作能力和進公司第一年的菜鳥沒什麼兩樣,因為她被保護過頭了。這怎麼行啊!

  「放心,我們在同一組啊!雖然種田先生……該說是有時候嗎?會說什麼要拚死工作之類的話,反正到時妳就逃到我這裡吧。」

  大家都被這個嚴厲的男人調教過,所以對她而言,也許是個鍛鍊的機會。就在結衣這麼想時,櫻宮露出不太服氣的笑容,回了句「好吧……」,看來淚水已乾。

  「不好意思,是我太任性了。」

走回大樓的她身上那件裹著纖腰的裙子被傍晚的風吹得輕飄。結衣總覺得櫻宮彩奈的淚水很刻意。 (未完待續)

我要準時下班2

(本文摘自朱野歸子著《我要準時下班2:朝著理想狂奔不止的人們》,采實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以我之名:寫給獨一無二的自己

打造繁盛江戶的男人

瘋狂亞洲富豪III:遺產爭奪戰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