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氏家族的汽車夢

嚴凱泰的英年早逝,震撼最大。雖然如此,我仍然認為裕隆是一家好公司,應該有機會谷底翻身。

知為什麼,從小就特別喜愛汽車。每次坐公車時,都要搶司機旁的座位,欣賞司機伯伯瀟灑的掌方向盤、俐落的踩剎車。小學時作文,我的志願是當公車司機。大學時,十大建設之一的中山高速公路通車時,公路局引進美國的灰狗巴士,取名為國光號,專跑台北高雄。

穩固的車體,加上國光號小姐如空姐般的服務,都令消費者耳目一新。防衛式駕駛的觀念也是那時一起引進來的。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夢想能有機會開到正港的國光號,雖然它已經在路上消失了好一陣子了。

大車夢碎,只好轉到一般小轎車了。大學時就有機會到裕隆新店廠參觀,對一心想替中國裝上輪子的嚴慶齡創辦人起了敬意。在美國求學時,裕隆發表飛羚101,造成一時的轟動。我還將這部車的型錄帶回美國,向酷愛車子的指導教授炫耀。將近四十年前的飛羚就有抬頭顯示等多項很先進的配備,讓老美驚訝不已。

返國任教後,又有機會擔任建教合作的評審工作,裕隆三義廠是那時的評鑑對象之一。其廠房寬敞和設備新穎,那就不再話下。參觀過學生宿舍和員工餐廳與運動休閒設施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覺得裕隆公司是有將員工視為資產,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環境。回高雄後就開始追蹤裕隆的營運表現,有空時就去高雄的銷售據點打探。向銷售人員詢問,若要訂某一型的車還要等多久。答案是要一、兩週,因為沒有庫存,要等總公司的配額。

對我來說,這代表銷售的情況很好,我就開始關心裕隆(2201)的股價,逢低開始種樹。當然成了裕隆的小股東後,對自家公司的產品也是要捧場的。新尖兵是我的第二部車,後來又添購了一部Cefiro 2.0。

近年來,裕隆因為納智捷的營運未如預期而被拖累,再加上新店舊廠的開發計畫也未能順利進行。最不幸的是,嚴凱泰的英年早逝,震撼最大。雖然如此,我仍然認為裕隆是一家好公司,應該有機會谷底翻身。所以我仍在持續追蹤它營運的表現,再決定是要多種幾棵樹,還是要砍掉一些。

(本文摘自謝士英著《我45歲學存股,股利年領200萬:投資晚鳥退休教師教你「咖啡園存股法」,讓股市變成你的搖錢樹》,采實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謝士英著《我45歲學存股,股利年領200萬:投資晚鳥退休教師教你「咖啡園存股法」,讓股市變成你的搖錢樹》,采實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這樣參與台積電除權息就會賺

神祕的避險基金富豪 吉姆西蒙斯

安納金:現代版的梅迪奇 低調的王者西蒙斯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