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雲漢:探索新冠病毒危機後的世界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後新冠病毒世界的歷史走向既受制於主觀不能左右的客觀因素,但也取決於包括美國、中國、歐盟國家以及其他重要新興市場國家的決策菁英在這場危機中做出什麼選擇、如何亡羊補牢,以及如何總結教訓。

冠病毒大流行帶給世人真正的教訓,並非全球化時代的高度相互依存與巨量跨國流動帶給各國空前的健康、社會與經濟風險,而是當前全球治理機制與共同體意識嚴重落後於經濟全球化。真正的解藥不是讓經濟全球化逆轉,而是讓全球健康與公衛互助機制趕快跟上,讓深刻體認全體人類命運禍福相依的全球意識能超越狹隘、但求自保的國族本位思維。

亞洲國家可以先在自己的區域建構公共衛生共同體,以及更緊密的經濟共同體,退可以應付全球化全面裂解的最壞可能性,進可以審時度勢積極掌握參與全球秩序改造的歷史機遇。

大封鎖後的全球化前景

很多分析家都指出「後新冠病毒世界」帶來的最大改變將是全球化的全面逆轉,各種不利於全球化的因素都會因為這場疫情而變本加厲。逆全球化的趨勢在這場大感染爆發前就已經逐一浮現,至少有四股力量在削弱全球化的前進動能,甚至加速全球化的裂解:第一,全球化的社會支持基礎嚴重流失,新自由主義意識思維指導下的超級全球化讓國家失去經濟主權,削弱政府的社會保障職能,並導致經濟整合的風險與利益分配嚴重不均,西方已開發國家的大量中產階級與勞工長期陷入經濟困頓,社會安全網減縮,貧富日趨兩極化,激進右翼與激進左翼反全球化政治勢力紛紛崛起;第二,中美關係滑向修昔底德陷阱,美國對華鷹派占據政策主導地位,加速構築對中國的地緣政治圍堵,升高對中國的經濟冷戰,並試圖硬生生讓世界兩大經濟體全面剝離;第三,美國在川普主政下全面轉向激進單邊主義,拋棄國際領導責任,擺脫所有國際規範與多邊體制的約束,對無法配合自己政治需要的多邊組織進行抵制、打擊或乾脆退出,導致戰後自由國際秩序搖搖欲墜,開放貿易體系瀕臨崩解;第四,全球經濟結構性失衡日趨嚴重,各主要經濟體的債務結構持續惡化、負債比例不斷創歷史新高,各國央行在全球金融危機後採行無上限的量化寬鬆政策,只是勉強不讓資產泡沫危機全面爆發,但全球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有增無減,美元的幣值信用問題愈來愈突出。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爆發前,這些裂解全球化的力量已經開始發生相當作用。世界貿易成長減速,跨國直接投資規模縮水,跨國金融機構收縮全球業務,跨國企業面對中美科技戰與貿易戰的風險,被迫重新評估全球產業布局,以美國市場為導向的製造業基地有一部分移出中國大陸轉進東南亞、南亞與墨西哥,適合全面自動化生產的也有少量遷回美國。

很多研究機構對全球化前景提出悲觀預測,因為他們認定新冠病毒大流行會助長上述這些裂解全球化的力量,有四個趨勢可能加速進行:一是經濟民族主義抬頭;二是中美戰略對抗加劇;三是全球事務群龍無首,多邊協調與合作加速崩解;四是全球成長動力熄火,債務危機加深,歐美經濟滑向日本式零利率停滯陷阱,新興經濟體出現債務危機。不過,我們不宜過度膨脹這些悲觀的預測,因為大流行病在各個領域造成的長期影響經常是雙向的,而非單向。危機也經常蘊含激發新思維與加速尋找替代機制的可能性。

這場全球大流行病也可能強化下列趨勢:一是強化各國社會菁英更深刻的認識到人類社會高度禍福相依的事實,沒有國家能選擇成為獨善其身的孤島;二是加速暴露民粹政治人物的短淺無能,美國政府在對應疫情上荒腔走板的表現,以及疫情失控導致的經濟重創,可能導致川普無法連任,川普政治路線被揚棄;三是讓各國政治菁英更深刻認識到,在全球化時代人類社會更需要建構公共衛生共同體與健康領域的全球治理機制,應該提升世衛組織以及其他多邊機構功能,而非削弱,因為沒有國家可以獨力應付這場全球公衛危機以及伴隨而來的全球經濟危機;四是各種替代人員群聚與空間移動,依託雲端與虛擬世界的經濟、社會與藝文活動將蓬勃發展,這將激發5G+萬物聯網、數字經濟與智能管理的發展,刺激全球範圍5G基礎設施建設與智能裝置的需求。今年廣交會第一次移到線上舉行,虛擬商展未來可能常態化;有效追蹤與控制病毒擴散的社會治理創新模式會加速推廣,目前在中國大陸普遍採行的手機健康碼憑證,將來可能是國際通行的跨境人員移動數位健康管理制度;雲端交響樂演奏、視訊學術論壇、留學境外虛擬校園這些替代模式的功能也將陸續升級。

總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後新冠病毒世界的歷史走向既受制於主觀不能左右的客觀因素,但也取決於包括美國、中國、歐盟國家以及其他重要新興市場國家的決策菁英在這場危機中做出什麼選擇、如何亡羊補牢,以及如何總結教訓。《人類大歷史》的作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金融時報》評論中也指出,新冠病毒後世界的面貌取決於人類社會在這場危機中如何面對兩個關鍵抉擇:一個是選擇極權監控還是公民賦權,另一個是選擇民族孤立還是全球團結(global solidarity)。他提醒我們,如果我們走上分裂道路,各國各自為政,甚至以鄰為壑,不但會讓疫情危機更看不到盡頭,也很可能引發更大的全球災難。

全球化的裂解與再融合

(摘自朱雲漢著《全球化的裂解與再融合》,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朱雲漢:西方需修復鑲嵌自由主義

哈佛國際關係課:中國崛起

中美貿易戰 一場沒有贏家的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