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金屬戰爭! 匱乏和危機的新世界

世界各國追求更環保的成長模式,反而使人類密集開發地殼,以擷取活性成分,亦即稀有金屬,這對環境造成的影響竟比開採石油還嚴重。

當各國代表即將簽署〈巴黎協定〉時,一名滿臉鬍鬚、有淡藍色眼睛的年長智者,穿著如同剛下山的旅人,進入了巴黎勒布爾歇會展中心的大廳。嘴角一抹神祕的微笑,年長智者穿過各國元首的人群,走到講臺上,用低沉理性的聲音說道:「各位的意圖令人欣喜,各位正在催生的新世界,足夠使所有人開心。但是你們也毫不懷疑,這樣的大膽會讓你們面臨到巨大的危險!」

全場一陣靜默。

年長智者接著轉向西方國家代表:「這次轉型將傷害你們所有最具戰略性的經濟體系,使成千上萬的被資遣者陷入焦慮,他們不久之後將引發社會動亂,責怪你們的民主體制。這次轉型甚至會削弱你們的軍事主權。」年長智者接著向所有出席者表示:「能源轉型與數位轉型,將以無與倫比的比例破壞環境。最終,為了建立這個新文明,你們所付出的努力和對地球的需索如此龐大,甚至無法確定你們是否能夠成功。」年長智者以一段神祕的訊息總結:「你們的強大力量使你們盲目,你們甚至不再明瞭水手面對海洋、登山者在山腳下的謙遜心情。事實上,最終的仲裁一直是大自然的力量!」

當然,這個年長智者只是故事書中的人物,他從來沒有登上2015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峰會的講臺,之後也沒有搭乘快鐵B線回去他的隱居地。然而這一天,出現在勒布爾歇的一百九十六個代表團簽署了〈巴黎協定〉,並開始執行這項堪比海克力士的第十三項偉業,但卻從未提出下列重大問題:

■若沒有稀有金屬,這項協定將毫無用處,我們要從哪裡以及如何取得這些金屬?
■在稀有金屬的新賽局中,是否有贏家和輸家,就像之前的煤炭時代和石油時代一樣?
■我們為了確保稀有金屬的供應無虞,會使我們的經濟、環境、全人類付出怎樣的代價?

暗黑版的能源與數位轉型故事

過去六年來,我和我的研究團隊在數十個國家,調查這些已深刻改變世界的罕見新物質。為了調查,我們必須造訪熱帶亞洲的礦坑、在法國國民議會走廊豎耳傾聽議員的低語、搭乘雙引擎飛機飛越加州沙漠、在非洲南部一個部落女王面前鞠躬、前往內蒙古的「癌症村」,以及查閱塵封已久、存放在倫敦神聖機構中的古老手稿。

在四大洲,許多男女在晦暗隱密的世界裡行動,稀有金屬向我們訴說了另一個版本的能源與數位轉型故事——更加黑暗的能源與數位轉型故事:這些新物質在化石燃料附近突然出現,對人類和地球的助益並不如預期那樣,會誕生一個理當更環保、更友愛、更有遠見的世界。遠非如此!

英國憑藉在全球各地生產煤炭的優勢,稱霸了十九世紀;二十世紀大多數事件,則可透過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在生產及保衛石油運輸所獲得的影響力,來加以解讀;而在二十一世紀,有一個國家正在建立稀有金屬出口與消費的優勢地位。這個國家就是中國。

我將提出有關經濟及工業層面的第一點分析:西方國家進行能源轉型之際,卻將自己送入中國龍口。中國現今擁有眾多稀有金屬生產的領導地位,甚至幾近獨占地位,這些稀有金屬對能源轉型的兩大支柱——低碳能量與數位資訊而言,不可或缺。在我們之後將提到的特別情況下,中國甚至成為最具戰略性稀有金屬的唯一供應者。這些戰略性稀有金屬稱為「稀土金屬」,共有十七種,非常難以替代,大多數的廠商都無法缺少這些稀土資源。

與此同時,西方國家將自身綠色科技和數位科技的命運(一言以蔽之,自身未來產業的精華),交付到唯一國家的手中。藉著限制資源的出口,中國培植自家科技的成長,且強化和全世界其他國家的經濟對抗,最終對巴黎、紐約或東京造成嚴重的經濟和社會影響。

我也會提出關於環保層面的第二點分析:世界各國追求更環保的成長模式,反而使人類密集開發地殼,以擷取活性成分,亦即稀有金屬,這對環境造成的影響竟比開採石油還嚴重。為了支持能源模式的轉變,大約每十五年就需要加倍的稀有金屬產量,這是全球在接下來三十年必須開採的礦物量竟比人類過去七萬年更多的原因之一。但漸漸發生的匱乏情況,可能會使里夫金、綠色科技業者和教宗方濟各的夢想幻滅,同時證實之前寓言故事中的年長智者之言。

我的第三點分析在於軍事與地緣政治方面:西方國家的軍隊能持續擁有最精密的設備(機器人、網路武器、戰鬥機,例如美軍明星戰鬥機F35),也同樣部分須仰賴中國的善意。這點使美國情報單位高層感到憂慮,而川普總統的幕僚曾預言,美國與中國在南海「毫無疑問」將發生戰爭。

此外,這個新出現的地球礦產資源搶奪行為,已凸顯了占用最豐富礦藏而衍生的壓力,且為我們原本以為不受貪婪控制的庇護地,帶來領土紛爭。

未來世界的反歷史現象

全球人口將於2030年達到八十五億、高科技消費的新模式增加、西方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經濟融合更強勁,都促使人類對稀有金屬的渴求上升。

我們想要不受化石燃料的束縛,試圖推翻舊有秩序,迎向新世界,事實上卻造成更強大的新依賴性。機器人學、人工智慧、數位醫院、網路安全、醫療生技、聯網物品、奈米電子學、無人駕駛車……這些所有未來經濟最具戰略價值的部分,所有可激增我們計算能力的科技,甚至是能源消費方式、任何日常行動,都將變得完全依賴稀有金屬。這些稀有資源將成為二十一世紀可確實感受到的、有形的基礎。

然而這樣的成癮,已經描繪出任何預言家都未曾預測過的未來。我們以為可擺脫貪求石油與煤炭所造成的匱乏、緊張情勢和危機;我們用以取代的,卻是一個出現前所未有的匱乏、緊張情勢和危機的新世界。

從茶葉到石油、從肉豆蔻到鬱金香、從硝石到煤炭,原物料總是伴隨著大探險、帝國與戰爭,且常常擾動歷史的進程。現在正輪到稀有金屬來改變世界。稀有金屬不僅僅汙染環境,也使全球經濟和安全平衡面臨險境。稀有金屬已強化了中國於二十一世紀的新權力,且加速了西方國家於千禧年間開始的逐漸衰弱。

然而,西方國家在這場稀有金屬戰爭中,還沒有落敗;中國已犯下一些錯誤,西方國家能夠回擊。而我們還未料想到的科技進展,肯定會改變我們製造財富與能源的方式。

與此同時,這本書想描述的是未來世界的反歷史現象、「給了過多承諾的科技探險之旅」的祕密故事、以及深具善意與雄心的探索行動的內幕——這個探索到目前為止所帶來的危機,跟它想要解決的危機一樣龐大。


稀有金屬分為五類:

■ 稀有輕金屬(例如手機電池中的鋰)
■ 稀有難熔金屬(例如航太用的鈦)
稀有分散金屬(例如半導體中的鍺)
稀土金屬(有17種,是中國手中的礦產王牌)
■ 稀有放射性金屬(例如核燃料的鈾)

(本文摘自皮特龍著《稀有金屬戰爭》,天下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皮特龍著《稀有金屬戰爭》,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朱雲漢:西方需修復鑲嵌自由主義

哈佛國際關係課:中國崛起

什麼才是「公平」的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