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被軟禁的貨幣之王

黃金擁有很多不穩定的因素,幾個大國政府一直試圖震盪黃金價格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你關注一下過去二十年來政府對黃金的政策,就會發現在金價高達八百美元一盎司(一九八○年)的時候,沒有政府出售黃金。那時出售應該是很合算的買賣,而且可以穩定金價。但是政府卻在最低價(一九九九年)時出售黃金,英國政府正是如此。政府這種在最低價拋售黃金的做法,正是造成金價不穩定的因素之一。
— — 羅伯特.蒙代爾,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歐元之父

蒙代爾所說的黃金不穩定因素,正是一九八○年以來國際銀行家妖魔化黃金的整體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對黃金價格的操縱卻是一個佈置嚴密、手法高超、令人難以察覺的天才計畫,能在二十多年的時間裡成功壓制黃金價格,在人類歷史上還是頭一回。

最讓人無法理解的,要算英格蘭銀行在一九九九年五月七日悍然宣佈賣掉一半的黃金儲備(四一五噸)的聲明了。這是英國自拿破崙戰爭以來最大規模的黃金拋售。這一石破天驚的消息,使本已疲軟的國際金價狂跌至二八○美元一盎司。

人們不禁狐疑,英格蘭銀行究竟要幹嘛?投資嗎?不像。要是投資,它應該在一九八○年以八百美元一盎司賣出,再買進當時高達十三%回報率的美國三十年國債,那早就賺大錢了。結果英格蘭銀行硬要在一九九九年以二八○美元接近歷史最低價時出售黃金,再去投資當時回報不到五%的美國國債,難怪蒙代爾大呼看不懂。

是英格蘭銀行不懂做生意嗎?當然不是。自一六九四年成立算起,英格蘭銀行雄霸國際金融市場近三百年,堪稱現代金融業的老祖宗,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見過,美聯儲在它面前還只是小學生,要說它不懂低買高賣的道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英格蘭銀行違背基本的商業規律行事,只因為一件事,那就是恐懼!它恐懼的倒不是金價持續下跌而導致黃金儲備貶值,恰恰相反,它害怕的是黃金持續上漲。因為在英格蘭銀行的帳目上記錄在案的黃金早已不翼而飛,那些被標注在黃金應收帳目下的黃金,可能永遠也收不回來了。

瑞士銀行家費迪南.利普斯(Ferdinand Lips)曾說過一段耐人尋味的話:「如果英國人民得知他們的中央銀行是怎樣瘋狂和輕率地處置人民累積數百年的真正財富—黃金的話,斷頭台下將是人頭滾滾。」其實更為準確地說,要是世界人民最終知道了中央銀行家們是如何操縱黃金價格,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金融犯罪行為將大白於天下。

英格蘭銀行的黃金到哪裡去了呢?原來早已被「租借」給了「金錠銀行家們」(Bullion Bankers)。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九○年代初,倫敦—華爾街軸心成功地打垮了日本經濟,遏制住歐洲統一貨幣進程之後,雖然春風得意,輝煌一時,但是對黃金這一真正的敵人卻時刻不敢掉以輕心。要知道,歐元與日圓對於倫敦—華爾街軸心而言只是疥癬之疾,黃金才是心腹大患。黃金一旦翻盤,所有法幣體系都會臣服。黃金雖然已經不是世界貨幣,但它始終是制約國際銀行家透過通貨膨脹劫掠世界人民財富的最大障礙。

黃金雖然無聲無息地被「軟禁」在貨幣體系之外,但它的歷史地位和作為真正財富的象徵,卻無時無刻不在輻射出強大的吸引力。國際上稍有風吹草動,人們就不由自主地奔到黃金的周圍,接受它堅實的庇護。要想完全廢黜這個「貨幣之王」,即使是一手遮天的國際銀行家也不敢奢望,他們只能設法「永遠軟禁黃金」。

要做到「軟禁黃金」,就必須使世人「看到」黃金這個「貨幣之王」是多麼無能與軟弱,它既不能保護人民的儲蓄,也無法提供穩定的指標,甚至不能吸引投機之徒的興趣。

所以,黃金的價格必須被嚴格控制。

在吸取了一九六八年「黃金互助基金」慘敗的教訓後,國際銀行家痛定思痛,絕不會再犯以實物黃金對抗龐大的市場需求這樣愚蠢的錯誤了。在一九八○年採用極端的二○%利率暫時壓制住黃金價格,恢復了美元信心之後,他們開始大量使用金融衍生工具這種新的武器。

兵法云:「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國際銀行家深諳此道。黃金也好,美元也罷,或是股票、債券、房地產,玩到最高境界,都是玩信心,而金融衍生商品則是超級信心武器。在一九八七年股災中成功試爆「金融衍生核彈」之後,一九九○年這一高效能武器又被再次在東京股市上使用,其殺傷力令國際銀行家喜出望外。用核爆炸的方式有短期和強烈的效果,但是對於黃金這種慢性和長期的威脅,則必須使用多種信心武器,並以「雞尾酒式」的混合方式進行攻擊。

被私有銀行控制的中央銀行「出租」國家的黃金儲備就是手段之一。在二十世紀九○年代初,國際銀行家開始推銷一種說法:黃金放在中央銀行的倉庫裡,沒有任何利息收入,除了落滿灰塵之外,保存還需要另外一筆開支,不如「出租」給信譽良好的金錠銀行家,利息可以低到一%,但好歹也是一筆穩定的收入。此法果然在歐洲很快地蔚然成風。

誰是所謂的金錠銀行家呢?以J.P.摩根公司為首的國際銀行家當仁不讓。他們以自己「良好」的信譽從中央銀行手中以一%的超低利息「借來」黃金,再到黃金市場上出售,拿到手的錢轉手就用於購買五%回報率的美國國債,穩吃四%的利差,這被稱為「黃金套利交易」(Gold Carry Trade)。這樣一來,拋售中央銀行的黃金既打壓了黃金價格,又吃到了利差的美餐,還同時刺激了美國國債的需求,壓低了長期利率,真可謂一箭數鵰的妙計。

不過這裡面有一個風險。金錠銀行家從中央銀行借來的黃金,大多是六個月左右的短期合約,但投資的很可能是長期債券,如果中央銀行到期索要黃金或金價持續上漲,金錠銀行家的處境就危險了。

(下一頁:財富被盜 怨恨必生!十年河東 貨幣依然戰爭)

(本文摘自宋鴻兵著《貨幣戰爭:誰掌握了貨幣,誰就能主宰這個世界》,遠流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宋鴻兵著《貨幣戰爭:誰掌握了貨幣,誰就能主宰這個世界》,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世界更熱更平更擠!再遲,我們就沒有「以後」

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 全球化的錯誤解讀

台灣:前仆後繼的散戶 機構是最明顯的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