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解八腳大章魚 企業控制權的「激進市場」

沒有競爭的市場根本不成市場,就像一黨之國不可能是民主國家。由於投資人可以靠創造獨占而賺取最高報酬,市場就不斷面臨集中化的危險,而能夠介入的,唯有政府。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集中形式,也就是機構投資人。

想像一下,只要改變企業所有權和反托拉斯法規的結構,就能讓薪資再度開始成長,各種財貨的價格下跌,身強體壯的勞工都能找得到薪酬像樣的工作。過去四十年來,富裕國家勞工階層的生活水準嚴重停滯。

然而,即便經濟體停滯,股市卻因企業和富人拿走比以前更多 的經濟大餅而狂飆。根本的問題在於保持競爭活絡、將 企業的貪婪導向公益的反托拉斯法並沒有得到落實。因此,一小撮有力的投資人得以在大部分的經濟體中穿針引線,為富人的利益服務;而與此同時,企業合併也讓所有公司能製造人為失業,以壓低勞工的薪資。

我們提出一個簡單、務實卻又激進的解決方案,不但能打破企業合併的一些利益,同時也能削弱富人為一己之]利而操縱經濟的力量。控制大部分上市公司的機構投資人必須在他們投資的每個產業中,選擇一家公司做為投資標的,因此他們(打個比方)不能同時持有聯合航空與美國航空的股份。這會強迫他們促進自己所持股公司 與其他機構投資人所持股公司之間的競爭。

為了提升競爭而對企業併購案祭出的反托拉斯禁令,就賦予企業壓 低工資力量的併購而言也同等適用,這些禁令目前只用於會讓消費者因價格提高而受害的購併。企業巨頭無法再買下新冒出頭、深具破壞力量的對手,而必須面對激烈的競爭。我們會在第 4 章闡釋,這些全都無需新立什麼法規,只要政府的反托拉斯執法者或受害的公民團體能夠團結起來、為捍衛自己的利益走上法庭就有可能達成。


貝萊德(BlackRock)、先鋒(Vanguard)、富達(Fidelity)、道富(State Street)。大部分人可能都認得這些公司的名字,但是很少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關於退休帳戶的事嗎?他們是所謂的「資產管理者」或「機構投資人」,雖然這些稱呼對於理解它們的業務也沒有什麼幫助。他們保持低調,很少在專業金融媒體之外成為討論的話題,然而他們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企業。

個個都管理數兆美元的資產。他們手中總共持有美國股市超過五分之一的價值,這表示他們控制了那些我們不但熟悉、還往往以為它們有自主權的企業,如摩根大通(JP Morgan)、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威訊(Verizon)、谷歌等。根據OECD的資料,所有機構投資人共持有大約四分之一的美國股市。同樣的這些機構投資人,也主宰了其他主要國家的股市。

這些資產管理人要如何穩健無虞地營運,同時施展世界史上恐怕除了羅馬帝王之外、無可匹敵的財務金融權力?這些投資人的重要特質就是他們的分散化經營,他們有許多投資都屬於被動持有,這也是他們之所以「無趣」的原因。「分散」的意思是他們的持股組合涵蓋各式各樣的公司,而不是只有一家公司,或一群類似的公司。

「被動」的意思是他們不會頻繁買賣股票,而是大多時候都持有它們。他們也經常管理定義上是由工作者和其他一般人所擁有的資產。先鋒實至名歸地被譽為低成本指數基金的先鋒,讓工作者可以分散退休儲蓄,免除選股的風險。這些特質形成一種印象,彷彿這些機構在引導經濟上沒有扮演積極的角色。

然而,經濟研究顯示,分散化的機構投資人傷害了各種產業、提高了消費價格、減少投資和創新,可能還降低了工資。

就我們所知,這個結果並不是機構投資人的經理人有任何刻意為之的陰謀所致。事實上,創建機構投資產業背後的動機可欽可佩。我們也會看到,重建競爭有出人意料的解決辦法:它其實涉及賦予機構投資者對企業更多的控制權,只不過是對個別企業的控制權,而不是對產業。

千面獨占者

「獨占」(monopoly)是由亞里斯多德在一場與數學家兼哲學家泰利斯(Thales of Miletus)的討論裡所創。泰利斯以在收成之前壟斷榨橄欖油市場的例子,展現了哲學在實際事務上的價值。然而,在現代的早期,獨占的主要來源並不是這種個人計畫,而是國家:國家授權給人脈活絡的個人或團體,主宰各種商業活動。亞當.斯密和他同時代的人認為這些法律約定才是獨占的主要來源。美國獨立運動部分也是為了奮力對抗英國東印度公司對茶葉貿易的獨占控制。

在亞當.斯密的時代,大部分企業都是小型公司,依賴在地銀行或家族供應資金。需要龐大資金的大型企業或專案,例如開鑿運河,通常由政府負責或協調。然而,一如我們在第1章所看到的,科技的進步與法律的發展最終讓創業家可以創立企業,規模足以承擔大型的工業專案。為了籌措這些企業的資金,創業家大規模出售股票、發行債券給不知名的投資人,在未來的許多年裡償還。

隨著大量資金累積,經濟學家開始擔心企業可能會限制競爭,成為獨占企業,除了公司形式和財產權的保護之外,不必國家的協助。在十九世紀,安東尼.奧古斯丁.古諾(Antoine Augustin Cournot)發展出經濟學裡一些最早的數學模型,研究獨占者妨礙貿易、減少生產以提高開價的誘因。

工程師兼經濟學家儒勒.裘布依(Jules Dupuit)建構了平方三角形的概念,第1章和第2章特別用它來說明與獨占控制相關的社會成本或「無謂損失」:當獨占者提高價格,對財貨的評價低於定價、但高過生產成本的人就無法購買這些財貨。這些思想家後來影響了偉大的經濟學家瓦爾拉斯,我們在第1章已經見過他。

瓦爾拉斯認為私人獨占(還有土地私有權),不但是自由市場運作的主要障礙,也是貧富差距的核心原因,他在1890年代寫道:「若是在美國尋找百萬富翁龐大財富的來源⋯⋯你會發現⋯⋯不存在競爭的企業經營。」

美國人不需要法國經濟學家向他們解釋獨占的危險。在十九世紀,大批企業在很短的時間內出現,大約就在十九世紀的最後三十年。它們主宰了每個主要產業,如運輸、能源、製造、金融等。這些企業通常來自收購,也就是一家公司買下其他公司。洛克斐勒的標準石油公司從洛克斐勒和幾個事業夥伴一起經營的合伙事業起家。這家公司後來買下它的競爭者。為了規避國家法律設定的限制,洛克斐勒安排了不同的公司由一家全國托拉斯所持有,由這家托拉斯決定不同公司的政策,讓所有公司都可以行動合一。其他知名的托拉斯還有美國鋼鐵公司和美國菸草公司。許多企業的規模變得如此龐大,競爭完全被消除。

這些托拉斯由於自己握有財力和政治力量,而對大眾、評論家和政治家有所顧忌。他們是鍍金時代〔因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的小說而變得不朽〕經濟與政治不平等的成因。那個時代的漫畫把標準石油描繪成一隻大章魚,觸手纏繞著市場和國家法律。1890年,國會通過謝爾曼法案(Sherman Act,注:即反壟斷法案),在法案禁止的多種行為裡,包括「限制貿易活動的結合」。


威爾森總統任內(Woodrow Wilson),又有更多反壟斷法通過。1914年的克雷頓法案(Clayton Act)防堵了咸認在本質上反競爭的某些類型行為,並直接禁止可能降低競爭的合併和其他資產收購,進而強化了反托拉斯法。同年的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法案設立了新的行政管理機構,賦予它規範競爭的權力,與司法部的反托拉斯部門共同分擔執法責任。

然而,這些新的干預措施擋不住集中企業日益成長的力量。一如法律學者艾納.艾爾豪格(Einer Elhauge)的記錄,商業的集中,以及許多人怪罪於此的所得不平等,在這段期間持續攀升。9歷經了經濟大蕭條以及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Roosevelt)的新政,美國才建立起對私有獨占的行動派反托拉斯與規範政策。監管機關和法院變得更積極,搜尋並防堵企業用以擴張自身經濟力量的方法。國會也跳下來插手。原版的克雷頓法案只試圖禁止企業購買其他公司的股票,以阻止集中。企業發現,它們可以以購買企業潛藏的資產取代購買股票,藉以規避這條規定。

這個問題有很多名稱,但是我們最中意是取自生物學的說法。生物學稱之為「紅心皇后」現象,這個名字的由來是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l)的《愛麗絲夢遊仙境》(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裡的紅心皇后,她告訴愛麗絲:「你看,在這裡,你必須拚盡全力地跑,才能保持在原地。」就像寓言裡的愛麗絲,監管機構必須不斷「補進度」,也就是發現企業所用的伎倆、分辨它的損害、然後樹立新法規以杜絕這些花招,才能避免獨占的再生。1950年,國會修改了克雷頓法案,把資產收購也納入規範。

由於這種行動主義,美國的反托拉斯法成為國際模範:它先流傳到英國,接著是歐陸,然後進一步傳遍全世界。然而,隨著美國當權者贏得全世界的推崇,他們也步下紅心皇后的跑步機。從1970年代開始,在1980年代起加速,對於資本市場如何自行重組以維持獨占力量,反托拉斯主管機關開始變得茫然沒有頭緒。為了理解箇中原因,我們必須檢視美國在二十世紀時公司形式與公司治理的演進。 ( 唐鳳導讀文:「激進市場,以進大同」二十一世紀的古典價值 )

《激進市場:戰勝不平等、經濟停滯與政治動盪的全新市場設計》

(本文摘自格倫韋爾、艾瑞克波斯納著《激進市場:戰勝不平等、經濟停滯與政治動盪的全新市場設計》,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鄭緯筌:利他存摺天天累積 給出去的終究會回來

李洛克: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

錢鬍子先生:想獲取金錢與自由 必須背離消費主義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