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斯如何透過給員工自主權 成就最棒的動畫團隊

想發揮組織內每個成員的創造力,確保所有員工都感到有能力貢獻自己想法是很重要的,而不只是讓那些掌權人物或擔任創意角色的員工有權發言。

離感有助於創新者成為原創型思考者,擺脫公認、普遍接受的解決方案與理論的束縛。例如,愛因斯坦能夠挑戰普遍認可的牛頓物理學定律,是因為他遠離學術圈,而且具有反抗權威的天性。馬斯克能夠成為製造可重複使用性火箭的先驅,實現了航太工業領域認為辦不到的壯舉,一部分是因為他並非航太領域的從業人員,另一部分則是他不想讓別人來定義他的可能性。愛因斯坦和馬斯克的絕世獨立,讓他們較少受到主流思想和規範的影響,而不歸屬任一方的感受讓他們即使接觸到主流思想和規範,也往往不會輕易接受。

脫離社會自有其代價,而我們能從這個疏離促進創新的機制中獲得一些啟發意義;組織的領導人可以採取各種作法來鼓勵這種創造性思維,為組織帶來嶄新不同的解決方案;賦予員工更多的自主性、允許其角色的靈活轉換,並包容非傳統的思維可以吸引更多有創造力的員工,亦能培養現有員工的創新能力。

例如,想看看賈伯斯在應徵亞泰瑞公司時與艾爾.奧孔的面試經過。奧孔可以忽略賈伯斯邋遢的外表和怪異的社交習慣,他在賈伯斯身上看到的是,一個富有創造力和悟性的年輕人,這就是他雇用賈伯斯的原因。

若想發揮組織內每個成員的創造力,那麼確保所有員工都感到有能力貢獻自己想法是很重要的,而不只是讓那些掌權人物或擔任創意角色的員工有權發言。以皮克斯動畫工作室為例,各團隊採取「日會」(dailies)方式,讓導演和同事們檢視動畫設計師們目前正執行的工作項目,組織內各個層級的非專業聽眾都可以直接對某個項目的創意和技術問題提出意見。執導過《超人特攻隊》、《料理鼠王》等動畫的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得主布萊德.柏德(BradBird)描述了日會過程:「身為獨立動畫設計師,我們都有不同的優劣勢,但如果把所有優勢都集結起來,我們就能成為全球最好的動畫團隊⋯⋯。我們都會在大家面前看你設計的場景。每個人都會接收到羞辱和鼓勵的評語,如果有解決方案,我希望每個人都能聽得到,然後納入自己的工具袋。」剛開始時,員工還不太敢暢所欲言,但經過兩個月,看到動畫設計師從柏德和其他人的坦誠建議中獲益匪淺後,大家也就安心各抒己見了。

皮克斯亦透過給予員工相當大的自主權,來吸引和培養一群創新人才。各個團隊可以自行決定工作時間、服裝、辦公室擺設、項目管理流程和會議結構。團隊規模也比較小,一般由三到七個成員組成,團隊領導人的遴選是基於其個人的技術專長和對項目的洞察遠見,而不是按照資歷安排。正如皮克斯和迪士尼動畫工作室的總裁卡特姆所說:「我們相信,驅策每部影片的創造性眼光是來自於某一、兩個人,而不是來自於公司的領導官員或研發部門。我們的理念是:找到創意人才後放手一搏,給予極大的迴旋餘地和支持。」

如果組織的領導者希望員工接受挑戰,那麼應該廢除在決定或執行計畫之前必須達成共識的慣例和規定。要求事前達成共識,可能會迫使員工們得提早讓想法趨於一致;假設每個人都認為必須達成共識才能執行下去,員工們可能更不願意提出異議,反而更傾向於接受他人提出的觀點,尤其是當那些看似毫無爭議的觀點(因此也更容易達成共識)。以達成共識作為目標,就可能演變成以傳統的解決方案作為目標。

以蘋果公司於2001 年10 月發表第一款iPod為例。如果2000 年賈伯斯在蘋果發展重點問題上以達成共識為目標,情況會變成什麼樣?難道蘋果研發部門的工程師或產品經理會達成共識,讓蘋果走進消費性便攜式音樂播放裝置的市場嗎?讓毫無經驗的蘋果進入一個同類型產品都失敗的市場嗎?即使所有團隊成員都有突破性創新想法,每個人的想法也不太可能都一樣。一旦要求達成共識,等於是迫使每個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多數人會同意的選項上,而這個選項往往是組織既有發展的延伸或擴展罷了。對於一個追求更具原創性想法的組織來說,應該明白組織目標是突破性創新,而非取得共識。

允許不同意見的團隊個別尋求不同的解決方案,甚或彼此展開競爭,也是不錯的選擇。例如,在歐洲核子研究組織(The 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Nuclear Research, CERN,運作大型強子對撞機),物理學家和工程師團隊希望透過加速碰撞各種粒子來模擬「宇宙大爆炸」(big bang),希望幫助人類瞭解宇宙的起源。然而,不同團隊的科學家經常對特定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產生分歧。

歐洲核子研究組織的管理層察覺到,起初看似不如其它方案的解決方案,說不定才是更好的作法,而且倘若初期就要選定某一套解決方案,那麼組織很可能等到主要資源都投入一段時間,最終才發現這一套方案並非最佳選項。因此,歐洲核子研究組織鼓勵多個團隊個別同時研發自己的解決方案,等到研究進行一段時間後,再來比較各個團隊的方案。

透過這種方式,歐洲核子研究組織幫助團隊得到一些獨立性優勢(advantages of separateness),這些優勢是突破性創新者從他們天生的超然獨立特質中獲得的。鼓勵團隊遵循自己的道路,不受其它團隊想法的侷限。

(本文摘自梅麗莎.席林著《奇才:揭開擁有非凡創造力的祕密》,樂金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梅麗莎.席林著《奇才:揭開擁有非凡創造力的祕密》,樂金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瑞典獅鷲戰鬥機如何做到美製一半成本?

聲音魅力學 聽懂「弦外之音」

職場政治學 公司派系該加入嗎?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