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多一些休養 過一個無怒之夏

5月5日或6日立夏,是象徵夏季開始的節氣。「萬物至此皆長大,故名立夏也。」

春,蠢也。萬物萌生、蠢動。夏,假也。假者,方呼萬物而養之。寬假萬物,使其繁盛。「養之長之假之仁也」,是說天與地聯手,在夏季寬厚地縱容萬物生長,是天地最為仁慈悲憫的季節。

《淮南子》曰:「夏為衡,衡以平物,使之均也。」

如果說春天是讓一部分地區先暖起來,那麼夏天便是「普惠制」,讓萬物均等地得到繁盛的機會。古人認為,春是天氣下降,地氣上升,天地和同,草木萌動;夏是天氣下降,地氣上升,天地始交,萬物並秀。地氣張而天氣盈。夏季是天之氣與地之氣互動關係最好的時候。

如果說春季是天之氣與地之氣的初戀,那麼夏季便是它們之間的熱戀。

天地仁慈

「天務覆施,地務長養。」天負責施予,地負責撫育。「德取象於春夏,刑取象於秋冬。」對於萬物而言,春夏體現著天與地的功德。「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夏季萬物之盛,乃是承納天地之恩賜,人們對此謙卑地感恩。

《禮記》中記載,臨近立夏,太史需要提示天子,「盛德在火,天子乃齋」。立夏之日,天子還要親率「各級官員」,「以迎夏於南郊」,齋戒、迎候,然後分封、頒賞。在天地仁慈的時節,領導對員工褒揚、獎勵,應和天時,眾皆歡悅。

對於夏季的來臨,應態度恭謹、禮數到位,感恩天地的護佑與滋養。

《左傳》中記載的僖公五年:「凡分、至、啟(立春、立夏)、閉(立秋、立冬),必書雲物,為備故也。」也就是說,凡是在這些表徵季節的節氣,都要記錄當時的天氣與物候,以作為農事的依據。由此可見,無論是氣候層面的禮儀,還是天氣層面的記錄,人們對於四立、兩至、兩分這類界定季節更迭和氣象極致的節氣更為重視。無形之中,也就把節氣分出了三六九等。

《禮記》描述的立夏物候,是螻蟈鳴、蚯蚓出、王瓜生。

根據《禮記訓纂》,「螻蟈,蛙也」。立夏之後,「聽取蛙聲一片」,著名的「天氣預報員」開始亮相、發聲了。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認為螻蟈是「生穴土中」的螻蛄。其實甭管特指哪個,立夏之後,各路「歌唱家」都開始紛紛登場了。

在因夏而鳴、而出、而生、而秀的物候次第中,古人以順應而不沖犯的禮敬之心樂享著天地賜予的「麥秀風搖,稻秀雨澆」的繁盛田園。立夏時節,恰是草們、苗們的青年節。

入夏的標準

氣象諺語說:「立夏斬風頭。」到了立夏,南方和北方的氣壓梯度減小了,風不再像春季那樣喧囂狂躁了。

古人說:「四月惟夏,運臻正陽。」因為夏至就開始生陰氣了,所以農曆四月是陽氣最盛的時候。

《淮南子》曰:「立夏,大風濟。」立夏之後,風力減弱。民諺也有「立夏斬風頭 」之說。

「仲春孟夏,和氣所在」,如果以「一團和氣」來形容立夏、小滿之氣象,或許是比較恰當的。

「和氣穆而扇物,麥含露而飛芒」描述的是一個理想狀態。此時的風, 只「動葉」不「鳴條」,更不「折枝」,像扇扇子一般柔和。

風小了,雨多了,「立夏無雨,碓頭無米」。萬物領受著雨露陽光的滋養。當然,如果按照日平均氣溫穩定高於22℃的氣象學標準,很多地方是:雖然立了夏,依舊春當家。春與夏大體是「劃江而治」的格局。但近些年,夏往往在立夏時節便急促地「北伐」至華北,春既無招架之功,也無還手之力。

立夏日,夏的面積約為80 萬平方公里,而春的面積約為585 萬平方公里。

一年之中,什麼時候春天的面積最大?不是清明,不是穀雨,而是立夏。確切地說,是立夏的三候(5 月15 日至20 日左右)。所以,如果以平均氣溫來定義氣,立夏或許應改名為「盛春」更為貼切。

「四月維夏,六月徂暑。」孟夏之時,人們常常感慨「無可奈何春去也」。但按照氣溫的標準,立夏到小滿時節,反而是春天疆域最全盛的時期。

一位朋友說:「你們氣象學的入夏標準太煩瑣,我們的標準是『櫻桃紅熟』。」吃上櫻桃,便是夏天。「無可奈何春去也,且將櫻筍餞春歸。」好吧,其實我也特別喜歡這個鮮美的換季標準。

「桃始華」是春,櫻桃熟是夏,花果標準終究比氣溫標準更優美、可愛。

由春華到夏秀,由花到果,雨水由婉約轉型豪放,氣象由陰柔趨向陽剛。季風氣候的夏,雨熱同季,滋養萬物的效率高,發生災害的概率也大。「莫不為利,莫不為害。」所以季風氣候中的「靠天吃飯」,主要還是靠夏天吃飯。

在古人看來,氣象更迭需要依照規律,循規、守常,要講求「信」。春之德風,風不信,其華不盛;夏之德暑,暑不信,其土不肥;秋之德雨,雨不信,其穀不堅;冬之德寒,寒不信,其地不剛。也就是,該熱的時候就熱,該冷的時候就冷。不當至而至為「有餘」,當至而未至為「不足」。「不足」固然無益,「有餘」同樣為患。古人在記載異常氣象現象及其影響時,將其統稱為「災異」。從本質上來說,天氣便是因異而災。比如春宜溫而熱,稱為春行夏令,「有餘」;夏宜熱而溫,稱為夏行春令,「不足」。

《淮南子》對於這種時節錯亂的影響,解說得很簡潔:「春行夏令,泄;行秋令,水;行冬令,肅。夏行春令,風;行秋令,蕪;行冬令,格。」

佛教中的所謂八大恐怖,有兩項與氣象相關,一是非時風雨,一是過時風雨。說的其實都是不遵從氣候規律的風雨,不按照正常時節出現的風雨。

夏日修養

立夏之後,是「祝融司令繼芳春」,天氣漸趨炎熱,體現著一個「火」字。此處的司令,不是領兵打仗的頭,而是管理時令。祝融乃火神,它開始掌管時令了。人們或樂於夏,或苦於夏,皆因這個「火」字。「不但春妍夏亦佳,隨緣花草是生涯」,無須畏懼,以隨緣之心體驗自然,春日是良辰,夏日亦是佳期。「春盡雜英歇,夏初芳草深」,自是各有其美。「晴日暖風生麥氣,綠蔭幽草勝花時。」

「天之道,春暖以生,夏暑以養⋯⋯異氣而同功,皆天之所以成歲也。」所以,春日修「生」,夏日修「養」。

「無厭於日,使志無怒。」夏季,我們不厭惡陽光,修一個「養」字,多一些修養,過一個無怒之夏。

(本文摘自宋英傑著《節氣,就在你的基因裡:跟著中國氣象先生享受 自然科學感知力》,商業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40歲後出現老人斑 山藥有助皮膚調理

呼吸也要學習!3種最有效的姿勢

修心 清明節的練習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