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曾經眼裡有光 心中有火的自己

燃起熱情,投資自己、成就別人。好事竟然一件接著一件朝我飛來。

影《型男飛行日記》中,喬治.克隆尼飾演一位資遣專家,專門負責跟即將被公司資遣的員工進行談判,這絕對是最顧人怨的工作,但他總能全身而退。有一次,他跟一位叫做鮑伯的員工談判。

喬治.克隆尼:「鮑伯,你是不是很重視孩子們敬佩你?」
鮑伯:「當然。」
喬治.克隆尼:「但是,我懷疑他們是否真的敬佩過你?」
鮑伯愣了一下,顯然他沒想過這個問題。
喬治.克隆尼接著說:「你知道小孩為什麼喜歡運動員嗎?」
鮑伯搖搖頭說:「不知道。」
喬治.克隆尼堅定的說:「小孩喜歡運動員,是因為他們勇於追求夢想。」
鮑伯再次愣住,他不知道有多久沒聽過「夢想」這個詞。

喬治.克隆尼眼見鮑伯冷靜下來,開始理性分析:
「你的履歷表寫道,你曾進修法國料理。人家多半去麥當勞打工,但你竟然選擇去鬥牛士西餐廳磨練。」鮑伯聽見這段話,原本黯淡的眼神,竟有了微光。

喬治.克隆尼頓了一下,清清喉嚨,接著問出一句足以撼動天地的問題:
「他們第一年付你多少錢,讓你放棄那些夢想?」

一道閃電打在鮑伯身上,也打在你我身上。

曾幾何時,我們不再提夢想,只提生活,與工作。彷彿夢想是孩子在說的俏皮話,我們成年人談的是務實話。是啊!務實到讓平庸成為我們人生的注解。

我剛考上老師那一年,眼裡有光,心中有火。那是最接近改變世界的一刻!

每一課對我而言都是新世界,我迫不及待引領學生,往裡頭探去,然後期待著他們如孩童般驚喜的表情。直到他們十八歲,我目送著他們的背影離去。再回頭迎接下一批十六歲,周而復始,循環往復……

慢慢的,我發現:
同一課我講到滾瓜爛熟,但沒有當初那份悸動了……
學校行事曆我熟門熟路,卻多了例行公事的乏味感……
學生的問題我一清二楚,但少了那種揪心的感覺……

歲月磨亮了我的經驗,卻也磨去我的熱情。

而且我發現,老師這行業,薪水不是「能力論」,而是「資歷論」。

你不會因為教得好而薪水變多,只要教得夠久,薪水就會變多了。因此,有人盡心盡力,但也有人偷懶成性。

曾聽好友明騰老師說過,他年輕時,因為熱血,為學生做了很多事。結果,有位資深老師在他面前甩薪水單,嗆他說:「你那麼拚幹麼?薪水還不是沒我多!」那一刻,他很受傷,但他也告訴自己,要更努力、更熱血,去對抗那個讓我們活成平庸的現世安穩。

最後,明騰成為全國SUPER教師,本科教的是理化,卻能教學生做簡報、畫心智圖、投資理財。他拒絕向平庸低頭,用自己的行動,向學生示範追夢的姿態。

那我呢?

為了重燃熱情,這些年,除了校內研習,我不斷向外取經。因為我知道,圈裡給我溫暖,而圈外給我驚奇。我跟榮哲老師學故事和微電影、跟李洛克老師學行銷、跟培祐老師學運課、跟Hogan老師學NLP(神經語言程式)、跟Wally老師學AL加速式學習、跟亦耀老師學講師手法、跟田林老師與越翔老師學遊戲化教學、跟敦國老師學十二原型品牌、跟郁棠老師學文字溝通、跟柏賢老師學精準表達、跟俊憲老師與豪軒老師學團康、跟Adam老師學引導、跟明騰老師與暐仁老師學理財、跟漢克與尤尤及奶粉學實境遊戲設計、跟路隊長學個人品牌、跟蛤拉老師學影響力故事、跟Zen大學時事評論、跟鍾曉雲老師學直播……

學費不計成本的付出去,熱情源源不絕的湧進來!

回到學校教室,每一課進到我腦海裡,就像是白光透射進三稜鏡般,竟散射出五彩繽紛的可能性。讀杜甫詩,我跟孩子談電影分鏡;讀〈范進中舉〉,我跟孩子說鄙視鏈的形成;教〈虯髯客傳〉,我還能跟他們聊聊社交的「Like法則」;就連《論語》,我也設計了「地表最強選舉公報」,讓孩子們躍躍欲試。

神奇的是,當我重新燃起熱情,投資自己、成就別人。好事竟然一件接著一件朝我飛來:學校同事推薦我角逐SUPER教師,出版社接連邀請我出書,各校演講邀約不斷,朋友推舉我參加親子天下教育創新100……各路貴人接連出現在我生命中,帶著我一起走向遠方,而我知道,遠方是夢想的故鄉。

也許你渴望歲月靜好,但不是現在;
也許你想要平庸安穩,但不是此刻。
我希望這本書,能讓你回想起,
那個曾經眼裡有光、心中有火的自己!

夢想才該是我們人生的注解,而平庸不是。

(本文摘歐陽立中著《就怕平庸成為你人生的注解》,天下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歐陽立中著《就怕平庸成為你人生的注解》,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洪蘭:青春要留白 大腦要思考

彭菊仙:深入蘭花孩子的內心世界

輸者全失?強弱由你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