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巴菲特同步買進!從利空消息中獲利

巴菲特試著向我重申一個觀念。「 你知道華爾街的人從不從長計議。」

—《個人歷史》(Personal History),凱薩琳.葛蘭姆(Katharine Graham)

菲特奉行「選擇性的反向投資策略」。所謂「反向投資策略」,是指投資人受股價下跌的激勵而買進,至於反向操作的投資人,則專挑別人不屑一顧的股票,既能確保價位低,且一旦公司命運和股價同時翻紅,可能因而大舉獲利。

巴菲特認為,股價跌落谷底並非決定投資的充分理由,只有當優異的業績表現為公司帶來好處,而股價表現卻恰好相反時,才會引起他的興趣。他發現這些特別的公司股價之所以吸引人,是股市的悲觀短視所造成,「反向操作」是巴菲特的基本投資哲學,條件是公司業務具備他所謂的「持久競爭優勢」,往後本書將更詳細探討這些觀點。巴菲特的哲學,是要投資人違反人類想快速致富的本能,也要求投資人的腦中彷彿裝置了一套軟體,以判斷何謂具備傑出經濟實力的公司,以及股價在何時買進才划算。

「選擇性」反向投資

採取傳統反向投資策略的投資人,買進近來股價表現欠佳且不受一般人青睞的股票,這是從法瑪(Eugene Fama)和法蘭齊(Kenneth French)的股票研究而來,他們發現,若買進過去兩年來股價受壓抑的股票,未來兩年就有可能為投資人賺進高於平均的報酬,但該策略的重點只鎖定在「股價下跌」,不考慮公司的經濟實力。在傳統的反向投資策略下,投資人不分辨哪些公司為競價型事業,哪些公司擁有持久競爭優勢,只要最近股價下跌的股票就買進。

巴菲特採行「選擇性的反向投資策略」,主張只買進具持久競爭優勢的公司股票,而只有當股價遭短視的市場壓抑時,收購整家公司才符合商業利益。這策略有別於傳統反向投資策略,因為它鎖定的公司,不僅擁有持久競爭優勢,且股價令私人企業主動心。

重點是——
想效法巴菲特,必須了解「買什麼」、「何時買」。買什麼?買具有持久競爭優勢的不凡公司。何時買?當股市的悲觀短視將股價摜壓至谷底時。

「悲觀短視」加「利空現象」,為巴菲特創造買進契機,若非股市偶而的悲觀短視,巴菲特就永遠沒機會以折價買進世界頂尖企業,不可能在二〇〇〇年以每股二十八美元買進八%的H&R金融服務公司,或在一九七四年以每股約六.一四美元,買進一百七十萬股《華盛頓郵報》,使這筆交易成為熱門話題。目前H&R金融服務公司每股市價約六十美元,郵報每股約五百美元,持股一年後,H&R約為他賺進四一%的稅前報酬率,至於買進郵報二十七年後,總稅前報酬約為八.四七%,相當每年有一七.八%的稅前複利報酬率,不賴。

巴菲特很早就發現,從網路上交易的當日沖銷客(這種人的注意力短暫如蜉蝣!職業當沖者每天平均要交易四十四次,約每九分鐘就交易一次)到基金經理人(以短期績效迎合短視的大眾),無非只想一步登天。沒錯,許多人口頭強調長期投資的重要,骨子裡卻沉迷於快速致富。

巴菲特發現無論大家多聰明,「獸性」終究控制他們的投資決策。就拿基金經理人來說,只消和他們談幾句,對方就會告訴你,他們正面臨強大壓力,每年盡可能交出最亮麗的成績,原因是投資共同基金的人,只想買進當年度績效頂尖的基金。

想像某位基金經理人告訴行銷團隊,他們的基金績效在全美共同基金排名倒數一〇%,那個行銷團隊會高興的大叫大跳,投入幾百萬美元的廣告費,好讓全世界曉得他們的基金績效殿後嗎?當然不會。比較可能的是,這位吊車尾的基金經理人會失去頭路,由某位前途看俏的年輕人取而代之。

不信?隨便問你認識的人為何選擇某支基金,他們會很樂意告訴你,因為那支基金的表現名列前茅。共同基金的獸性,讓許多聰明人拿數十億美元資金玩短線遊戲,無論基金經理人的個人信念為何,盡力製造短線佳績卻是保住飯碗的方法。

共同基金的短視獸性

幾年前本書兩位作者和一位中年基金經理人共進晚餐,他為某大型西岸銀行的貨幣管理部掌管數百億美元。他帶了一本書來,裡面有兩千多家公司的簡短分析,也是他和分析師同仁遵循的依據,他們將這本書奉為「投資的宇宙」。在他的鼓勵下,我們翻閱這書,其中有家首都公司(Capital Cities Communications)是巴菲特陸續買進的標的。首都是墨菲(Tom Murphy)經營的廣播電視公司,這位管理鬼才追求利潤的眼光相當敏銳,巴菲特中意這家公司,他曾說如果擱淺在荒島十年,必須傾所有錢財於一個投資案,則非首都莫屬,言語中顯示對這家公司深具信心。

我們的朋友也有一串基金持股名單,讀過這份名單後,我們注意到他並未持有首都,於是我們立刻指出這點,告訴他巴菲特最近一直在買進這檔股票,他說他曉得這是家好公司,但他認為股價在未來半年內不會有太大作為,因此沒有買進。我們告訴他這完全說不通,這檔股票是難得的長期投資標的,且價位相當理想。他告訴我們,他受到強大壓力,必須盡可能拉抬每季績效,一旦季獲利被比下去,客戶會把基金贖回,表示他將失去飯碗、保時捷跑車,還有兒子唸哈佛的學費。(聽起來真冷酷,不是嗎?)

即使明知是個理想的投資標的,我們這位基金經理人卻連一股首都公司的股票都不能買,只因他不確定股價在未來半年內是否上漲。這就是共同基金的獸性——迎合短線導向的基金投資人。若不這麼做,鈔票會長腳走掉,跑到短期績效更好的基金那兒去。(你想知道的結果如下:首都最後被ABC電視網合併,後又併入娛樂界巨擘迪士尼公司,期間為巴菲特賺進數十億美元。可見好事的確會降臨在有耐心的人身上。)

巴菲特也發現,陷入炒短線的投資者,在聽見持股發生利空消息時,會做出極符合人性的反應:將股票賣掉。

為了在短線中獲利,投資人必須在股價上揚前搶進、股價下跌前殺出,因此取得市面上最新資訊就極其重要,盈餘亮麗則股價上揚,反之則股價下挫,即使所有跡象顯示情況將在一、兩年內改善也不重要,每個人只關心今天內發生的事。人們買進本週看好的股票,下週見情況不妙就殺出,這也是共同基金因投資週轉率過高而遭詬病的原因,它們進出各種股票,為的是打敗同業,贏得「年度頂尖基金」。

聞利空即出脫持股的「利空現象」天天都在上演。隨便看哪家電視的晚間商業報導,會發現只要公布某公司的負面新聞,股價便應聲下跌,如果消息真的很糟,股價更跌入萬丈深淵。這就應驗了我們所說的獸性。

利空消息等於股價下跌,也是巴菲特擦亮眼的時候。巴菲特認為股市的短視結合利空現象,無異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種雙重效果不斷為他製造絕佳進場契機,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最後就成了三百億美元。

重點是──
在以短視投資績效掛帥的投資界中,投資人的樂觀與悲觀情緒掌控買賣決策,然而為巴菲特製造買點的,就是短視的悲觀主義。

市場效率對錯參半

從前,有幾位性好冒險的大學教授聚在一起討論,他們主張股市是有效率的,換言之,股票在任何一天的價格,都能正確反映大眾獲得的資訊。教授們還因此推斷,正因股市有效率,便不可能發展一套打敗大盤績效的投資策略;也正因股市有效率,所以隨股市波動的指數型基金便成為獲利最好的投資標的(這類基金買進一籃股票來代表大盤,買進的成本則非關切重點)。

巴菲特發現,由於九五%的投資人都想比別人更快賺到錢,使股市變得非常有效率。他45 從利空消息中獲利自知在這場短線遊戲中根本不敵那群人,況且股市瀰漫的短視投資心態,讓真正的長線投資策略完全無用武之地,只要看選擇權市場就知道了。短線的選擇權交易最長以半年為期,它是個開發完整的市場,擁有多處交易所,每天股市一開盤,就有上百家公司的上萬個選擇權合約正在簽訂中。而所謂長線選擇權市場至多以兩年為期,它的規模極小,每天交易不到五十口,「兩年」在巴菲特的投資觀點來說仍屬短期。沒有一家交易所承接五到十年的選擇權合約,那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巴菲特有個重大發現:股市從短期觀察極具效率,但長期則大致是無效率的,因此他不得不發展一套投資策略,從短視的股市犯下無效率長期定價失誤中獲利,這就是選擇性反向投資策略的由來。

市場先生如何幫巴菲特致富

當巴菲特的師父葛蘭姆教導巴菲特何謂股市的短視時,他叫巴菲特想像自己和一位名叫「市場先生」的合夥人,共同擁有並經營一家績優且安穩的小型事業。

市場先生有個有趣的人格特質,有幾天他只看到事業的光明面,因而使他對世界和事業前景充滿熱情,可是幾天過去,他只看見事業的灰暗面,當然導致他對世界及事業前景過度悲觀。

市場先生還有個怪癖。他每天一大早就試圖將股份賣給你。當他對事業前景相當樂觀時便開高價,心情鬱卒時,他對事業未來過度悲觀,於是就報低價,希望你會笨到接下這家麻煩上身的公司。

還有一件事。市場先生不介意被你輕忽,他風雨無阻,每天都來上班,隨時願意將股份賣給你,價格則完全根據他的心情而定。你可以不理他,或聽聽他這回又開出什麼條件,但無論你做什麼,明天他又會有新報價。

如果你認為某家公司事業頗有展望,因而希望完全擁有股份,那麼你準備何時接受市場先生的條件呢?是趁他興致高昂,獅子大開口時?還是當他悲觀,報給你非常低價時?顯然你會趁市場先生對事業前景悲觀時買進,也唯有如此才能拿到最便宜的價格。

巴菲特說,他至今還會假想自己和市場先生合夥做生意,令他高興的是,他發現市場先生依然目光短淺,他對事業的價值判斷還像個躁鬱症患者般無常。

躍躍欲試嗎?很正常。進入下一章前,我們再透露一個巴菲特的天大秘密。他發現有些公司(不是每一家)具備他所謂的「持久競爭優勢」,它創造的經濟引擎,威力足以將公司股價從利空消息的泥濘中拉出來。

巴菲特發展一套特別標準找出這些企業,當它們被利空消息擊中,以及多數投資人受悲觀短視的扭曲而重創股價時,他立即進場大舉買進,他就是這樣力行選擇性反向投資策略,投資這類公司,讓巴菲特賺進大把鈔票,它們是他成功的聖杯,我們也期待這些公司會是各位未來投資生涯中的最愛。

巴菲特投資法速記
● 巴菲特力行選擇性反向投資策略。
● 巴菲特發現從基金經理人乃至網路當沖者,全都沉溺在短線遊戲中無法自拔,這正是股市的本質。
●利空現象不斷上演,投資人因利空消息賣股票。
●具備持久競爭優勢的企業,自身的經濟實力足以讓公司股價從多數利空狀況中脫身。
●巴菲特的鉅額獲利,全都來自具持久競爭優勢的公司。
瑪麗.巴菲特、大衛.克拉克著《和巴菲特同步買進:震盪市場中的穩當投資策略》,遠流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瑪麗.巴菲特、大衛.克拉克著《和巴菲特同步買進:震盪市場中的穩當投資策略》,遠流出版提供)


指數化投資讓巴菲特贏得十年賭局

巴菲特用十年賭局,向投資大眾證明一個很重要的觀點—多數基金經理人無法擊敗市場,而且他們收取過高的投資費用。

巴菲特骨子裡是個壟斷者

美國人從巴菲特那兒學到一件事,競爭不是好事,對那些不靠投資及資本支出就無法生存的企業敬謝不敏,美國基金經理人把他的原則奉為圭臬,照單全收。

巴菲特「正」能量 駕馭股票市場

股票市場常說,推動市場的兩個最主要的動力,一個是「貪婪」,一個是「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