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 全球化的錯誤解讀

在二十世紀末的貿易談判中,美國幾乎成功爭取到想要的一切。
儘管開發中國家積極反對,但依舊獲得強而有力的智慧財產保護。

球化是造成美國當今這場經濟危機的核心要素。一方面,批判全球化的人將美國中產階級的苦難歸咎於全球化。根據川普總統的說法,是因為美國的貿易談判人員被其他國家的狡猾談判人員欺騙,簽署不利的貿易協定,最終導致美國的工業就業機會大量流失。這類對全球化的批評引起巨大迴響,尤其是在美國遭遇去工業化困境的地區。

另一方面,倡議全球化不遺餘力的人則宣稱,上述批評根本是一派胡言。他們主張美國受惠於全球化,倘若貿然實施保護主義政策,只會危害現有的貿易利益,到頭來不但無法保護因全球化而失業或工資減少的人,反而會造成美國乃至全世界的經濟狀況都因此而惡化。他們將去工業化歸咎於其他因素,認為技術變遷才是真正的成因,並指稱外界對全球化的指控完全錯誤。

二十多年來,我對全球化的管理方式提出很多批評,但我的角度與上述觀點全然不同。從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的制高點,我清楚見到全球貿易的遊戲規則明顯偏袒(而非不利於)美國和其他先進國家,因而犧牲了開發中國家。貿易協定的確不公平,但卻是對美國與歐洲有利,對開發中國家有害。

聲稱美國貿易談判人員被欺騙的說法實在是太可笑了!在二十世紀末的貿易談判中,美國幾乎成功爭取到想要的一切。儘管開發中國家積極反對,但我們依舊獲得強而有力的智慧財產保護(受到保護的是先進國家的智慧財產,而非開發中國家的智慧財產)。我們成功迫使各國對美國金融業開放市場,甚至迫使他們接受高風險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及其他金融商品,而這些商品正是促使美國金融崩潰的核心動力。

目前的美國勞工處於相當不利的地位,低技能勞工的工資降幅尤其顯著,這確實有部分是受全球化的影響。但另一部分的原因,是美國談判人員為了獲得想要的結果,使得貿易協定促進大企業的利益,而犧牲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勞工。做為一個國家,我們並未善盡職責的採取應有行動,來協助在全球化歷程中受傷害的勞工。我們理當確保全球化為所有人帶來利益,但大企業實在太過貪心,這些贏家並不想將利益分享給輸家。事實上,美國勞工被迫與開發中國家勞工競爭,並因而承受工資降低的壓力,反而讓大企業非常受用,因為這會使企業利潤進一步增加。

乍看上述觀點,或許你會以為,我是川普總統的反全球化陣線盟友,但事實並非如此。差別在於,我相信法治的重要性。一如我們的經濟體系需要法律規範,沒有法律規範,社會就無法發揮正常功能,因此我們也需要一個規則導向(rule-based)的國際貿易體系。

而川普卻剛好相反,他想回歸叢林法則:只要某兩國之間發生貿易爭端,就用「拳頭」來解決,拳頭比較硬的國家勝出。他抱持一個錯誤的觀點:由於美國比世界上其他國家強盛,所以我們將打贏所有貿易戰爭,到時候,我們就能打造一個專為美國利益服務的國際貿易體系。

但他忽略了兩個關鍵點:第一、其他國家有什麼理由不與正直且良善的貿易夥伴建立緊密的經貿關係,而自願選擇加入一個被美國占便宜的體系?第二、其他國家也可能會連成一氣,聯合對抗美國;儘管美國的經濟規模和中國及歐洲(雖然中國的經濟規模將在短期內比美國高三○%以上)相去不遠,但如果這兩者聯合起來對付我們,或者這其中之一與大量第三世界國家連成一氣,那麼我們表面上的「拳頭」優勢,很有可能迅速消失。

川普將美國的困境歸咎給全球化是錯誤的,不公平的貿易規則或美國所不歡迎的移民,都不是造成那些困境的根本原因。另一方面,全球化倡議者全盤否認困境與全球化的關聯,將一切歸咎給技術變遷,同樣是錯誤的觀點。真正該怪的是我們自己!我們的國家未能善加管理全球化及技術升級所帶來的後果。如果我們當初能善加管理全球化與技術升級,這兩者應該都能產生擁護者宣稱的善果。我們需要更完善、更公平的國際規則。不僅如此,美國還需要更完善的管理全球化及技術升級所帶來的變化。我在本書稍後詳列的改革行動計畫,正是因應這些問題的可行替代方案。

接下來,我將簡要說明為何全球化未能實踐它的許諾,以及為何川普總統的所作所為只會使事情變得更糟。我草擬一個替代性的全球化計畫,它將能為富裕國家與貧窮國家帶來更多利益,尤其是對這兩類國家的勞工而言;但它對那些已接管全球化進程的大型跨國企業而言,恐怕就不盡然有利了。

(本文摘自史迪格里茲著《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回應不滿世代的新資本主義》,天下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史迪格里茲著《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回應不滿世代的新資本主義》,天下文化提供)


名人書單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