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圈到處都是套利者

黃牛,是複雜規則的故障指示器、商業世界的駭客。

時候我們去看電影,在門口排隊買票的時候,有人會湊上來問要不要便宜的電影票。或者參加一些搶購活動時,很多人怎麼都搶不到,但只要活動一結束,網上立刻有搶購商品被高價賣出。有些國外品牌的手機,新品不在中國首發,但這並不妨礙消費者一兩天之內就能在上海某電子商城買到這款手機……在商業世界的角角落落,聚光燈照不到的那些地方,活躍著一個特殊人群,我們稱之為「套利者」,也就是大家俗稱的「黃牛」。

黃牛是一種不可忽視的商業現象。無論怎麼精心設計,一切商業規則背後都可能有漏洞或縫隙,黃牛就是靠此獲利的人。大家千萬不要覺得黃牛只是買空賣空而已,他們是一切複雜規則的故障指示器,是商業世界的駭客。

舉個例子,某電信業者在國慶節期間推出一個活動:充二百元話費返還二百元購物券,消費者用購物券可以在該業者的電商平臺購買等值商品。業者的想法是:消費者的二百元就當買了購物券,另外二百元話費就當是送的。這個規則有沒有縫隙可鑽?

有沒有利益可套? 對黃牛來說很簡單—先到大學裡開發幾百個大學生做代理,讓他們跟其他同學說:「你給我二百元,我幫你充四百元話費。」同學將信將疑,上網一查,發現確實有「儲二百送二百」的活動,於是放心交了錢。接下來,黃牛自掏腰包二百元,再加上同學交的二百元,全部都儲到這個同學的電話卡裡。對這個同學來說,用二百元買了四百元的話費,沒有損失,還省得自己跑一趟,很划算。對黃牛來說呢? 他又拿出二十元,作為給代理大學生的酬勞。

如果你覺得黃牛很傻,那是因為你還沒想明白這個規則的縫隙在哪裡。黃牛掏了二百元儲值,又掏二十元當酬勞,一共花了二百二十元。但是不要忘了,他得到了四百元的購物卡。也就是說,他用二百二十元買下了價值四百元的購物卡,然後可以去電商平臺購買一些性價比最高的商品,比如行動電源。通常來說,售價四百元的行動電源,進貨價至少要三百五十元。這樣一來,黃牛相當於用二百二十元現金買了進貨價是三百五十元的行動電源。然後,他以三百二十元的價格把行動電源賣給某商店。

對商店來說,從其他管道購入行動電源要花三百五十元,而從黃牛這裡買能便宜三十元,很划算。最終,黃牛付出了二百二十元,很快便得到了三百二十元的回報,凈賺一百元。不要小看這一百元,通過代理的方式,黃牛放大了自己的套利能力,在節假日短短幾天內就可能凈賺幾十萬元。

這些套利者的存在,一定程度上給規則制訂者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他們必須深度思考、監督執行、快速調整,才能與黃牛們進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較量,促進商業的進步。

不過,大家也千萬不要認為,套利者都是在看不見的角落裡玩這些小兒科的遊戲,其實在金融圈裡也到處都是套利者。

假設有三個外匯交易市場,分別進行美元兌日元、日元兌英鎊、英鎊兌美元的交易,匯率始終在快速波動。理論上會不會存在這樣的情況:某人將一百美元換成日元,再去第二個外匯交易市場,把日元換成英鎊,再拿著英鎊到第三個外匯交易市場。如果這時候他發現,經過如此循環所得到的金額比直接兌換更多,就會迅速把手上的英鎊換成美元。雖然一百美元經過循環操作可能多不了幾分錢,但如果是大規模快速自動化的操作,收益就會巨大無比。當然,這是一種理論上的可能性。事實上正是因為這種套利可能性的存在,反而導致三個外匯交易市場之間的價格始終是均衡的。

凡有力的地方就一定有反作用力,凡有正向的商業價值就有反向的套利。只有理解了規則之縫的存在和套利者的生存邏輯,我們才能更完整地理解複雜的商業世界。


規則之縫

凡有力的地方就一定有反作用力,凡有正向的商業價值就有反向的套利。只有理解了規則之縫的存在和套利者的生存邏輯,才能更全面地理解這個複雜的商業世界。


劉潤著《每個人的商學院・商業基礎:客戶心理是一切需求的起始點》,寶鼎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劉潤著《每個人的商學院・商業基礎:客戶心理是一切需求的起始點》,寶鼎出版提供)


相關連結


延伸閱讀

所有的免費 都是「二段收費」

人脈是你的財富來源

百元特價詭計 讓人買更多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