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不到的 其他人也別想要?跟血清素有關

實驗結果顯示,拒絕提議、即使自己吃虧也要阻止對方獲得利益的人,其血清素轉運子的濃度比接受提議者來得低。

血清素是一種腦內神經傳導物質,也稱為「安心荷爾蒙」。分泌血清素的神經位於中腦的縫核部位,於額葉的前額葉皮質形成突觸,並伸向視丘、紋狀體、海馬迴、杏仁核、脊髓等部位的神經,藉此傳遞資訊。

血清素會帶給大腦許多影響。據說如果血清素分泌夠多,就會感到放鬆、滿足;如果分泌不足,則容易感到不安。此外,如果血清素分泌量減少,前額葉皮質的功能也會變差,進而降低同理心、計畫性、熱情等有助於採取適當社會行動的能力,導致低社會性、無法保持理性,衝動行為也會增加。此外,血清素分泌不足也可能導致憂鬱症。所以在治療憂鬱症或焦慮症時,也會使用能增加血清素的抗憂鬱藥物。

現任東京醫科齒科大學教授的高橋英彥博士曾組織了一支研究團隊,是全球第一個透過PET(正子斷層造影)發現,人類在遭受不公平待遇而變得具有攻擊性時,其行動會因血清素產生個別差異的團隊。

這個研究以健康人士為對象,分析他們在進行「最後通牒」這項遊戲時,假設對方所做的金錢分配並不公平,所採取的行動會有什麼樣的個人差異。

這個遊戲兩人一組,一人扮演提議者,另一人扮演接受者。提議者可以自由決定金錢總額如何分配,並向接受者提議。舉例來說,如果總額是一千元,提議者可以平均地分配給自己與接受者各五百元,也可以提議自己拿八百元,接受者拿兩百元。

接受者可以採納提議,也可以拒絕。如果接受,兩人便各能拿到如提議所分配的金額;但如果拒絕,兩人都拿不到錢。這麼一來,無論對提議者或接受者而言都是損失。

過去的經濟理論認為,從事經濟活動的人應該會合理判斷損益,選擇最符合利益的行動。

就這個假說來看,即使對接受者而言,提議的內容有點不公平、金額太少,接受者也應該以利益為優先。

但高橋教授的實驗結果卻發現,當提議者提出不公平的提議,導致接受者獲得的金額低於總額的三成時,有些接受者會在即使知道自己最後拿不到錢的情況下拒絕該提議。

分析結果顯示,拒絕提議的理由包括無法原諒不公平提議帶來的憤怒,或是想報復提出這種提議的對方。

而且研究也發現,當對方提出不公平提議時,拒絕者與同意提議者之間所採取的行動有個別差異,而造成這個差異的原因就是「血清素轉運子(serotonin transporter)」。實驗結果顯示,拒絕提議、即使自己吃虧也要阻止對方獲得利益的人,其血清素轉運子的濃度比接受提議者來得低。

血清素轉運子是回收腦內分泌的血清素、提高其使用效率的蛋白質。換句話說,血清素轉運子的濃度,會大幅影響安心荷爾蒙──血清素的作用。

這項研究中還發現,血清素轉運子濃度低的人,平常絕不是具有攻擊性的人,相反的,他們往往個性認真、容易信賴別人。

透過這個實驗,我們可以知道,血清素轉運子濃度低的人容易感到不安,平常雖然認真乖巧、高度信賴他人,然而一旦對方耍詐,卻也更容易覺得自己遭受不當對待,因此即使耗費自己的時間金錢,也要懲罰、報復對方。

(本文摘自中野信子著《理智斷線:不暴走,不傷人,最科學的有益發怒法》,究竟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中野信子著《理智斷線:不暴走,不傷人,最科學的有益發怒法》,究竟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夫妻分房睡好不好?婚姻中的性迷思

日行一萬步 注意肌群的正確使用

名醫問診》面對新冠肺炎 整合醫學的八個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