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醫學這門偽科學

醫師的「直覺」如果是建立在豐富的專業經驗值之上,那倒也罷,就怕那些一路靠動物實驗升等、缺乏臨床經驗的三流教授,他們的「直覺」就只是單純的直覺,跟專業完全無關。

認為醫學算是「科學」嗎?

「這還用說?你這是什麼問題?醫學當然是科學。」我好像已經聽到大家在嘟囔。

但是,且慢!水的化學式、地球的重力加速度,至今雖然未曾改變,醫學常識卻三天兩頭反覆變化,大家奉行不渝的醫學真理不出幾年就被全盤推翻,這樣還算是「科學」嗎?如果這樣也算「科學」,那麼醫學的證據力還真是薄弱得可憐,只能勉強說是「尚在發展中的科學」吧?

以血糖值和血壓值為例。前面提到,我的收縮壓200mmHg、血糖值600mg/dl,若再不調降血壓、血糖,恐怕就要倒大楣。於是我服用藥物,將它們控制在血壓160mmHg、血糖150mg/dl,這個數值是讓我既不會因為血壓、血糖過高而感到身體不適,也不至於因為藥物副作用破壞生活品質的「最大公約數」。在這樣的藥物控制下,我每天神清氣爽,覺得如此過日子還真是不錯。

或許有人認為,你明明身為醫師,卻開口閉口都是「感覺」、大談個人的主觀感受,這種缺乏客觀邏輯的論調,未免和專業太不搭。但大家有所不知,其實這才是醫學的真相。我處處講個人的主觀感受,說穿了就是因為醫師自己也不曉得正確答案。反過來說,我自己選擇的醫療方針也有可能是錯的,因為目前並沒有所謂「適當血糖值」的實證數據。

有的人不理會自己的高血壓,一輩子也沒腦中風;相反的,有的人體檢結果一向良好,卻突然因腦中風倒下。同樣的,有人放任自己的高血糖不管,始終沒有任何症狀發生。其中的玄機何在,現今醫學還理不出頭緒。

「因為不明白真相,所以只能姑且相信」,如果用這樣的心態相信醫學,豈不是和盲目信仰宗教沒兩樣?

近藤誠醫師因出版《病患哪,別與癌鬥》(患者よ、がんと闘うな)而聲名大噪,他曾根據國外的醫療文獻提出「治療癌症無用論」。如果要用三言兩語交代他的主張,大致可以這樣說:

腫瘤可粗略分為兩大類,一類是不會致命的「假性癌」,一類是會要人命的「真性癌」。為了去除「假性癌」而動刀切除、施以化學藥物治療,只會破壞患者的生活品質;而如果是「真性癌」,無論採取任何治療都無力回天,所以患者大可不必認真治療癌症。

聳動的論調一出,立刻引發醫界全力反彈,群起攻擊近藤醫師。我也認為近藤醫師的主張過於極端,但他的思考論證其實不乏道理。近藤醫師激進的論調被同業撻伐,暴露出日本醫界不敢面對實證醫學的真相—醫界並不進行實證醫學必要的大規模臨床研究和比較測試。

近藤醫師依循自己的論證,將一百五十位罹癌患者的證詞整理成書,出版了《癌症擱置療法:一百五十位患者的真實見證》(がん擱置療法のすすめ:患者150 人の証言)。書中滿載患者的現身說法,證實了即使不治療癌症,仍能如常過日。對此,日本外科醫學會提出反駁,其根據竟然是「有人因為聽信近藤醫師的論調,不願接受癌症治療而加速死亡」。請問這是科學的態度嗎?

倘若真要談論科學,至少應該將癌症患者區分為治療組和對照組,比較兩組的生存率,或是進行類似的臨床驗證才妥當。究竟誰的主張正確,就由科學驗證的結果來決勝負。

雖然專科醫師當中,不乏正面迎擊近藤醫師的人,甚至提出反駁和論述,但是包括大學醫院的教授在內,反近藤派的多數人也只能用「見樹不見林」來抨擊近藤的主張。醫界位高權重的泰斗,手下有的是人才,也掌握充裕的研究經費,只要他們願意,主持臨床實驗並非難事,但就是沒有人去做。這是因為,若臨床實驗的結果證實了近藤醫師的主張正確,現行的大多數治療依據將被徹底推翻,這豈不是天下大亂?

事實擺在眼前,我必須非常遺憾的說,至少在日本,醫學並非科學,醫師也不是科學家。一般認為領導醫界的醫學院教授,必定是從術德兼備的醫師當中遴選出來的醫界菁英,也是眾人期待的、堅持走實證醫學路線的好醫師。然而,實際掌握教授遴選主導權之一的教授會,卻嫌惡這種事事講求真憑實據的同儕。原因很簡單,教授會的教授也是人,自己不做臨床調查研究,當然對主張做實證研究的同儕感到不悅。所以我認為,整體而言,教授會的成員在情感上更偏好單憑個人主觀直覺治病的醫師,也傾向支持這樣的醫師做為自己的同道中人。

醫師的「直覺」如果是建立在豐富的專業經驗值之上,那倒也罷,就怕那些一路靠動物實驗升等、缺乏臨床經驗的三流教授,他們的「直覺」就只是單純的直覺,跟專業完全無關。我當然深知醫師的個人經驗值對醫術而言意義重大,尤其是我所在的精神科領域更是如此。在這個領域中,懂得善用實證醫學,將臨床累積的經驗應用於諮商方針及藥物處方,而在治療上奏功、終成精神科名醫者所在多有。

說到底,正如同稍早所言,醫療好似宗教,想以何者為依歸,聽憑個人決定。然而,令我大惑不解的是,選擇信仰戴著科學假面具的醫學,甘願成為其信徒,究竟有什麼好處?

話說回來,要接受哪一套醫療主張、選擇哪一位醫師的治療,終歸都是患者「自己的抉擇」。

和田秀樹著《良醫才敢揭發的醫療真相:拒絕無效檢查,遏止過度醫療,拿回病主權的66個良心建議》,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和田秀樹著《良醫才敢揭發的醫療真相:拒絕無效檢查,遏止過度醫療,拿回病主權的66個良心建議》,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夫妻分房睡好不好?婚姻中的性迷思

日行一萬步 注意肌群的正確使用

名醫問診》面對新冠肺炎 整合醫學的八個建議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