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幣要「儲存」還是「投資」?

如果一直受限於「害怕虧損」的想法而不去投資!
你不僅永遠存不了大錢,甚至連存在銀行裡的存款都會隨著通貨膨脹而逐漸喪失原有價值!

《不怕23K,每月2000元滾千萬の雞尾酒投資法》書前面曾提到:日本政府已經提出明確的方針,今後要提升通膨率至二%。

這樣來算,如果通膨率維持二%,第三十五年貨幣的價值就會腰斬。也就是說,就算為子女在銀行存入一千萬日圓,等子女繼承時,價值只剩五百萬日圓。

關於這一點,政府完全沒有加以隱瞞。不僅如此,政府還將這件事情公諸於世,呼籲國民「把錢拿出來用」。把錢拿出來用是指不要抱著錢不放,請拿去投資。政府一直在催促民間企業投資設備,也催促個人進行投資,但卻不教我們具體的投資方法。別說是學校的義務教育,我們變成社會人之後,政府也不會指導我們投資的正確心態和機制。

雖然叫我們「去投資」,卻不打算告訴我們方法。

為什麼會這樣?答案很簡單。因為沒幾個人懂投資的方法。

學校的老師是公務員,官員也是公務員,各位讀者的雙親大概也是上班族,當然上班族的上司也是上班族。站在教導立場的人也在用自己的人生來交換紙片。老實說,理解金錢真正的機制並加以實現的人,在世界上只占一小部分。因此,知道投資技巧的人難以變得更多,這就是現狀。

另一方面,政府為了促進國民投資,推出了「NISA(少額投資非課稅制度[編按:模仿英國ISA的投資優待制度,因為英國與日本的制度下,買賣股票或投資信託等獲益會收取高額稅金,為了鼓勵民眾投資,而設定特殊的NISA免稅帳戶,每年可在此帳戶內存入一定的金額,運用這筆金額投資的獲利不需課稅])」。在這個制度下,每年的投資金額雖然有上限,但配息或分紅可以免除原本應被課徵的二十多%稅金(編按:台灣一般投資人的節稅管道,以海外投資為主,詳情請見第六階段的說明)。

有這樣的制度,我們沒道理不用吧。

而且還有「確定提撥年金(編按:事業主或參加者固定提撥金額,由參加者自行運用這筆資產,運用的成果決定未來可領取的年金額度。提撥的金額享有各種稅制優待)」或「小規模企業共濟(編按:日本政府協助小型企業的個人事業主或公司董事,在事業結束或退休時,預先準備生活安定或事業重建資金的制度)」等制度。稍微調查一下,就會發現各種吸引你投資的工具。

政府從二○一三年就一直釋放出這樣的訊息:「我們準備了許多工具,請上車吧。」他們告訴大眾說:「我們要讓日本通膨!你滿手現金只會貶值而已!請善用那筆錢(來投資)吧!我們會從手上有現金的人那邊抽稅!」

你用人生的時間交換紙幣,但這些紙幣的價值今後會確實下跌,那你還要儲蓄這些紙幣不去用它嗎?還是要善用這些紙幣,趕上政府準備的潮流去創造資產呢?哪一點比較好,可說是不言而喻。

即使如此,卻還是有許多人原地踏步,無法跨出投資的第一步。

讀到這裡的你或許也是如此,明明腦中清楚的明白:起身投資似乎會比較好,但卻一直無法化為行動。

有富人思維的人,這時候就會起身行動。他們會慢慢把手中的紙幣變成其他的「資產」。第一章的七個Q&A中曾經問到「你嚮往年收一千萬元嗎?」(參照三十一頁)。其實那個問題真正想問的是,用自由時間換來的「收入」比較好?還是能創造自由時間的「資產」比較好?

而聰明的投資家會更進一步投資可以免稅的資產。這樣就算獲利也能減少稅金。政府會針對希望大家投資的項目來提供稅制優惠,然後釋出資訊。

投資人獲得這些資訊之後,就會加以利用。企業家靠賣商品或解決問題,從零賺取金錢;投資人則靠運用手邊的現金來錢滾錢。想變成有錢人,就只有以上這兩種方法。我認識的有錢人當中,沒有人會一直抱著紙幣不放。

一直抱著紙幣不管的是奴隸。能把紙幣變成別種「資產」的人,則是飼養奴隸的「主人」。這非常單純。你想成為哪一種人呢?

但這邊又有一個遺憾的消息。不管是早就知道這個事實的人,還是此刻才知道的人,都無法改變你至今的行動。

很遺憾,光是「知道」這些事,不但無法讓你的行動產生任何改變,反而會讓行動模式變得更加固定。然後你會一直維持奴隸的身分。

關於為什麼你無法採取行動來增加資產的理由,以及這個困境的解決方案,將會在第四階段之後詳細說明。

(本文摘自米安.薩米著《不怕23K,每月2000元滾千萬の雞尾酒投資法》,樂金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米安.薩米著《不怕23K,每月2000元滾千萬の雞尾酒投資法》,樂金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早晨與百萬富翁的關係

賺不到錢 是「誰」的錯?

不要再選股 大不了套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