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聯: 我在江湖的回憶

多數人對柳茂川感到陌生,因為現在提到竹聯,只會想到陳啟禮。其實,柳茂川與陳啟禮,並列竹聯「陰險」人物,柳茂川是「陰」,總在暗處規畫籌謀,運籌帷幄,陳啟禮是險,站在前線負責行動。問這位高齡80歲的臺灣高輩分的當年幫派老大,如果人生重來,還要再走一回幫派生涯嗎?柳茂川說:「熱血少年只知義,部分幫派只看益。」

熱血少年只知義,現代幫派只看益

民國47年,當時我正就讀高中,本著一腔熱情、滿腹道義,和一群性情相近的兄弟,促成文山、竹聯、三張犁、北聯及血盟五幫協同組成反四海陣營,使竹聯能寫下以弱戰強、以寡敵眾、化被動為主動的輝煌奮鬥史,而這也是一段艱辛的歲月。雖然時間已過去六十餘年,許多當年叱吒風雲的人物已不在世,甚至於從人們的記憶中逐漸淡去,但回憶起來,我們的年輕歲月仍有許多值得敘述的事蹟。

當時由板橋中學的學生與新莊中學的學生結合的四海幫,在老兄弟寇為龍、陳自奮、馮竹語、吳國術、袁雲剛、許特上、甫國東、李政國、李可萍、焦際良、黃毛、藺磊俠等人的帶領下,稱雄於臺北江湖。

以現今的眼光來看,幫派往往只是好勇鬥狠,因為衝突造成打打殺殺的場面。但在當時的學生幫派之間,彼此並沒有什麼利益的糾葛,多以道義為重,以就讀學校、人際關係、居住地域等地緣關係,而人為或自然的結合在一起,互相幫助與團結以對抗外來的力量,而逐漸形成大大小小以自我保護為目的的眾多學生幫派。其中以四海幫實力最為雄厚、名氣最大,占據臺北市中心西門町,所以與其他學生幫派的摩擦與衝突也就更多。

民國47年7月,我以文山區內、鐵路新店線(民國54年停止營運)上、木柵與溝子口幫的同學和兄弟為基礎,共同建立新文山幫。

稱之為新文山幫是有別於已退出江湖的老文山幫兄弟,以及部分老兄弟在新店線上建立的各文山支系,如新店幫、大坪林幫、景美幫、公館幫、水源地幫、古亭庄幫等。而新文山幫是另外新組合的系統,親愛精誠、團結一致、勇敢出擊,很快在江湖上打出一片天下,立足於大臺北。對外仍稱文山幫,繼承老文山幫的正統和優良的道義與倫理之傳統精神,並開始進擊四海陣營。

在草創的環境與條件下,我加強了新文山的戰鬥力,運用隱蔽而主動出擊的戰術,在敵明我暗的狀況下,新文山幫在攻擊強大四海陣營的戰鬥中,逐漸取得戰果。

創立於永和竹林路,簡稱竹聯

竹聯幫最早稱為「竹林路聯盟」,後來順口稱為「竹聯」,但民國40年代的兄弟都自稱「中和鄉」,認為竹聯是真正繼承了「中和幫」抵抗四海的精神,並認為竹子韌性強,雖孤葉單薄,但生命力極強,所以以「竹子」為標誌圖騰。

竹林路聯盟從中和幫衍生出來後,延續了中和幫的傳統,繼續抗擊雄據臺北的四海。但相比之下,四海幫涉足江湖早了5、6年,平均年齡也大了5、6歲,且居於主動與上升局勢,在戰鬥力與戰鬥經驗都難以比較的情況下,竹聯對四海的抗擊也與其他各幫派一樣,長居下風與處於被動的局面。

當時新文山與竹聯是結義聯盟的兄弟之幫,大家經常互相往來。起因為在竹聯對四海的戰鬥中,竹聯一直長期居於下風;新文山雖組建不久,但由於我的積極進取精神,對四海陣營的作戰取得多次有效戰果。而文山、竹聯兩幫的目標都是抗擊四海陣營,有幾位有見識的老兄弟認為,兩幫應更進一步的協同作戰,也可借用我的「以暗擊明」的主動出擊戰法。

且早期竹聯有一個優良傳統:不論哪個人士加盟竹聯,只要有能力,就會被大家推舉而擔任要職。當時血盟來的王國康,頗受大家的支持與擁戴;由文山來的修幼齊(紅鵝,擔任竹葉青[竹聯的青訓部門]老大)吸收了不少優秀的兄弟,是竹聯的人才儲備庫,這種廣納人才的優良傳統,後來經過我與啟禮淋漓盡致的發揮,也是竹聯往後能走上崛起之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竹聯兄弟中最早與我往來的,是創幫兄弟的章尊良(山雞)。他的二哥大雞與我是好友,曾經來過我在溝子口的家裡幾次,我們還蠻談得來,之後不幸溺水而亡;大哥小雞哥(章尊紀)則是文山水源地老兄弟。尊良過去曾跟我說:「你來主持(竹聯)戰鬥,我們現在的兄弟都會支援你。」雖然時隔近六十餘年,我還記憶猶新,所以尊良才是最早提議我主持作戰並跟我合作的人,而不是外界認為,啟禮是我最早的合作者。尊良的這個建議,對竹聯往後的發展,帶來很大的影響。

盛年不重來,我在尚武背景中長大

一個人的童年時期經歷對塑造其人格有決定性的影響,因此我的家族在我幼年時的教育,對我一生的成長帶來極大的影響。

我的家族是傳統的軍人世家。祖父柳曉青,號雲壽,前清以秀才入武備學堂,開風氣之先,任職浙江新軍,為浙江軍界先輩,早年參加光復會與同盟會。父親柳傑,字際芝,黃埔軍校五期。母親鍾文金,中央軍校15期,早期唯一的女性步兵上校,第3、4屆臺北市議員。伯父柳際明名善,保定軍校8期,對日抗戰時期,以井田阻塞戰重創日軍。

另外,我還有一個堂哥柳茂筑,陸官29期畢業,堂妹柳茂秋及小叔所生的堂兄弟柳敏。我還有一位弟弟娃子,他也是建議我儘早寫回憶錄的人之一。

民國38年,我和家人到了臺灣。從基隆上岸後,暫時住在姨父周再華位於和平島面海的小別墅裡。過了一個多星期,我們就搬到桃園民族路上一棟日式的大房子。那是大伯父的房子,是政府配給高級將領的。因為房子很大,所以伯父分了一半給我們居住。

當時桃園有兩所國民小學,一所是靠近虎頭山忠烈祠的東門國小,另一所是離家不遠的桃園國小,我當時就讀的是桃園國小。

我在桃園讀小學期間,堂哥柳茂筑正好讀桃園中學。在他的年代,有名氣的幫派有十三太保、十八羅漢、十五雄獅、海浪等。我那時候年紀還小,頂多只是打打小架,還沒有什麼幫派概念。不過茂筑哥偶爾會帶著他的腳踏車,和我一起搭火車到臺北後,騎著腳踏車載我與他的海浪兄弟見面。我因此認識了如許國、萬獅同、高遠普這幾位老哥兒們,這算是我最早接觸江湖兄弟的開始。

民國45年左右,我認識了一個小我兩屆的學妹,陳小瑛。小瑛長得甜美又親切,是大家心目中的大美女。後來我在古亭區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小瑛就讀強恕中學的哥哥——陳啟禮(民國46年陳啟禮自強恕中學初中畢業,就讀南強中學高一,之後再回強恕中學讀高中)。

啟禮小我2、3歲,但跟我同年級(因為我進桃園國小時,降級兩年級),他也是在四川出生。啟禮當時還沒開始混兄弟,是行為非常端正的人。他的家庭可說是法界世家,父親陳鐘是位法官,母親是書記官。啟禮的父親是一位斷案的能手,許多困難的案子他都能審理得很清楚,是一位難得的好法官。

江南案——一場情治機關的鬥爭

民國73年10月15日,則發生了對臺灣的政治有極大影響的江南案:撰寫《蔣經國傳》的作家江南(本名劉宜良),在美國加州的舊金山,被謀殺於其寓所的車庫外,震驚了海內外的華人,兇手是陳啟禮、吳敦與董桂森。

根據當時情報局的說法,劉宜良為在美工作的情報局人員,因屢次洩漏情報,因此才決定要制裁他。但劉宜良親友堅信,劉宜良是因為撰寫了《蔣經國傳》,揭露政府機要祕辛,又將為當時曾多次公開批評國民黨的吳國楨寫傳記,擔心書中內容會對蔣經國或政府不利,所以才會動手。

江南案與陳啟禮的江湖人生也有密切的關聯。竹聯在江湖與社會上的影響大了,啟禮也就涉入這個社會的事情深了,不然情治單位怎麼會找他去刺殺江南。

凡事都有它的一體兩面,啟禮雖然在內外皆有敵對的力量,但自民國50年代末期,他在社會上的名聲很大。由於啟禮的名氣大,社會上的各界人士也開始注意他,企業界的第二代也想認識他並進一步與他交往,在和外界互動的過程中,我想他也可能與政府體制內的一些單位有了接觸。

蔣孝勇先看上他,透過自己身邊親信向他示好、拉攏,他們就有所來往。蔣孝武與蔣孝勇從小感情就不好,蔣孝武見蔣孝勇養了陳啟禮這隻「老虎」,他當然不能坐視不管,不過那時候他們都沒擁有實權的職位,中央黨部有人想拍蔣經國的馬屁,把兩兄弟放上中央委員的候選名單,蔣經國知道了,就生氣的將兩兄弟的名字劃掉。這件事是我親聞的真事。

後來蔣孝武出任了「國家安全會議」的執行祕書,控制了情治單位,進而掌控特種部隊的裝甲兵。在那時候他也想拉攏啟禮,掌控這股民間江湖上的力量。中國自古以來朝中權貴也結交江湖人物,清初雍正是皇子時也遊歷與結交江湖人物。這時的啟禮已廣泛與社會各界來往。

──分別摘錄自〈前言〉、〈第一章〉、〈第七章〉

《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臺灣第一部幫派主持人親筆史記》圖/大是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柳茂川著《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臺灣第一部幫派主持人親筆史記》,大是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竹聯幫元老寫書 柳茂川揭幫派祕辛

抗戰老兵郝柏村 還原歷史真相

古代貿易戰 管仲「衡山之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