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的柔情 張淑芬的公益領悟

編按:張淑芬與台積電志工用智慧行善的公益足跡,溫暖且改善了台灣社會許許多多被遺忘的貧苦角落。透過十年聚沙成塔的努力,為台灣社會開啟一扇扇良善的心門。以下文章摘自新書《引路:張淑芬與台積電用智慧行善的公益足跡》

○一九年,由台北飛往合肥,空服員轉交一張同班乘客寫的小紙條給張淑芬:

「張夫人您好,不好意思打擾您,所以寫張字條要跟您說,非常謝謝您對高雄的大力協助,家父跟家母要我跟您說,謝謝您,非常感謝您!有您真好!」

張淑芬從未去過安徽省合肥,這次應演講之邀而有此行,機上收到的這張小紙條令她眼眶微潤。

五年了,她從來沒有回去過現場。高雄氣爆後的五週年,高雄市府舉辦紀念晚會,張淑芬認為這是眾人功勞,婉拒出席。二○一四年的高雄氣爆救災後,當地居民掛紅布條感謝台積電,引起社會大眾的矚目,她把光環留給別人,不接受媒體採訪,因為自覺很多事做完就應該放下,專注一往無前,直至二○一七年,因為想要推廣孝道,才又開始在鏡頭前受訪。

這一年對張淑芬亦別具意義,她的畫作在二○一七年底首度登上羅芙奧秋季拍賣會,正式林列國際藝術家的舞台,隔年起,多幅作品陸續登上蘇富比現代藝術拍賣會,無論油畫或水墨,極具個人風格的畫作在國際藝術拍賣市場屢創新高。

沈潛後,駕馭抽象的宇宙心象

但在這之前,曾有三年時間,她擱下畫筆。原因是,她發現自己不喜歡受限,臨摹雖是學畫的必經過程,但幾年下來,照著描摹與她的個性不合,「到最後,我根本不想畫了。」她坦然面對自己的撞牆期,索幸按下暫停。

好一陣子後,張忠謀問張淑芬怎麼不作畫了?她推說沒有畫室,一語帶過。但張忠謀認為,人的一生難得能找到一個兼具興趣與天分的嗜好,鼓勵她繼續作畫,更在離家不遠處購置兩間房,將之打通,變成張淑芬現今的畫室。

只要一進畫室,她都是待上好幾個鐘頭,也是在這間畫室裡,沈潛的張淑芬破繭而出,像極光一樣迸發,開創出屬於她的風格語彙。

二○一六年底,她無心在一幅未完成的畫作上潑灑新顏料,放置後,竟讓她找到創作的方向。不同時期的新舊顏料因收縮張律不同,上層油彩無法完全覆蓋底層原色,有些油彩迸裂出裂痕,有些堆積成如山脈的筋絡,她大為驚豔,反覆實驗出多種可掌握的紋理質地,像是花葉般的連續飄落感、岩層節理、大理石紋理等,被外界稱作「張式技法」。

這些運用油彩之間堆疊與衝撞而出的豐富多變紋理,加上張淑芬用色大膽隨心,讓她的抽象畫境界達到一種絢爛浩瀚又感知動人的虛實平衡。

張忠謀讓台積電成為世界級企業,也以柔情支持太太,讓台灣多了一位國際藝術家,張淑芬的畫作從二○一七年開始登上蘇富比,二○一九年,張淑芬的畫作在香港蘇富比現代藝術拍賣會上,以超出估價的三、四倍成交。收藏家與藝評家這麼評論張淑芬的畫──畫者有開闊的宇宙心象氣勢,揉合抽象語彙以及個人內心的觀照與體悟,使觀者能自塵世喧囂抽離,進入吾心即宇宙的畫裡。

雖然有畫室,家也在附近,但不是每天都作畫。她從二○○九年接下台積電志工社社長後,人生的主旋律轉為公益,至今從未間斷,公益之餘才到畫室作畫。在張忠謀退休後,公益仍是她的生活重心,有次她陪張忠謀去上海,為了台南市府舉辦的親子工作坊,先獨自返台,因為想赴現場為孝道推廣而道謝。

張忠謀夫人張淑芬說,現在工作就是當張太太、做慈善與畫畫。圖/中時資料庫
張淑芬說,現在工作就是當張太太、做慈善與畫畫。圖/中時資料庫

兩個世界的引路者

作畫前,張淑芬會先在家裡打坐、祈福,再到畫室,因而每一幅畫都藏有她滿滿的愛與祝福。

油畫刮刀聲與隨意擺放地上手提音響的低聲佛樂交織,在空氣裡形成緩緩流洩的共振,張淑芬創作時專注而直覺,好幾幅畫接續進行,有大有小,有油畫有水墨,在等油彩乾透的時間,她就轉拿另一幅進行下一步的創作,或畫或點,或拍或刮,在隨機迸裂紋路的層疊底色再上新色。

現在的她已曉得一層又一層線條與色塊最終會堆疊出什麼,不同層次的新舊油彩隨時間變化,力道融合交錯,創造出幽邃無垠的空間維度。

為何獨鍾抽象?

其實,張淑芬從學畫的第三年起,就開始嚐試打破對「像」的執著,只是那時習畫年資尚淺,技法與經驗未臻成熟。無心而得的張式技法像是法器,能為她轉化內心的宇宙觀,在大千世界的物質與精神之間,抽離有形表象,探索純粹的本質。

就像她有幅紅光迷漫天際的「山之嶺」,是曾在尼泊爾山上打坐的深刻記憶。那時,她面對著喜馬拉雅山脈,看著晨曦從山稜浮現,天色由幽深漸白,而後道道紅光揮灑天際。那樣的迷漫紅光凝聚成畫作裡的宇宙心象,黝厚沉體周圍的繚繞紅光,似有氣息渾融其中,猶如夜空流動的雲體,倒映著宇宙星光也投射人間浮光,又似玄靜宇宙中道生萬物,通透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的循環返復。

可以這麼理解,抽象亦是呼應她內心尋真、持善、求美的想望,以及長年內觀而悟得的空性真義。空性的智慧是了解事物都是相互依存,當因緣和合時,任何事都有可能,也會緣起性空。

人內心的永恆是明白生命是無窮盡的,知道時間如愛,既分不開也無謂快慢,進而理解萬物以關聯形式存在,生命與宇宙合一的重要意義。如紀伯倫的《沙與沬》詩句:「昨日我以為我是一塊碎片,在生命的穹蒼裡,不帶韻律地顫動;今日我卻知曉,我即是那片穹蒼,一切生命以有節奏的碎片在我心底流動。」

這也是張淑芬的公益領悟──當清楚明白自己即是那片生命穹蒼,就願意點亮自己,像一盞「無盡燈」,知道可以點燃千百盞燈,但其自身的光芒並不會減弱,生命會引導、啟蒙你把心敞開,懂得從每個人身上學習,而且不會緊抓著不放。

很多人並沒有活出生命,而是活在角色中,因而無法真正感受到喜悅,如果想要擁有不乏味的生命,就如佛陀所言:「點亮你自己」。一個想領悟生命的人,會對他人如同對自己一樣,升起同理心,因為知道一切沒有分別,包括自己在內,就如每個音節都是樂曲的一部分。

然而,愛豈不像宇宙亦無窮無盡?

生命的法則就是擴展與分享。「愛與同理心是上天赋予每一個人最珍貴的禮物,」張淑芬形容,自己的周圍有兩個巨大不同的世界。一個世界令人羨慕,擁有許多資源,不用太費力,就能成功;另一個世界則是相反,現實條件讓他們難以靠自己的力量改善現狀,她自覺該為那些無法發聲的弱勢者做些事。

下一頁:她的畫作總有一股正能量的氣勢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