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偽」問句比批評更糟嗎?

在正確的時間提出有深度的問題,以便在關鍵時刻做出最好的選擇。

也沒有比硬塞建議給別人還糟的了,至於第二糟的則是批評與說教。《歐普拉雜誌》(O, The Oprah Magazine)專欄作家馬莎.貝克(Martha Beck)說,若你還在權衡該不該批評親友時,「專家不約而同給出的忠告皆是︰別這麼做。」貝克援引研究,指出「批評會嚴重破壞信任與愛」,讓被訓的人不由自主地轉移到「戰或逃」的模式。

此外,貝克表示,忍不住批評可能是因為我們自己做不到或出於挫折感。她建議,批評別人之前,先反過來問自己幾個問題,諸如:是什麼造成自己忍不住批評的衝動?我會因為批評對方做了什麼而感到內疚嗎?(貝克說,第二個問題「屢試不敗」,例如當我們批評對方帶著判官心態時,我們自己的表達方式也許就跟判官沒兩樣。)

另一個不錯的辦法是,批評前不妨考慮一下,批評的內容是否行得通,或者是否有用(否則何必多此一舉?)還有必須誠實地問自己,批評的出發點到底有沒有一點幸災樂禍或感到一絲竊喜?如果有,那麼你批評的理由就站不住腳。

在你批評別人之前,反問自己以下問題:

是什麼造成自己忍不住批評的衝動?
我會因為批評對方做了什麼而感到內疚嗎?
若有人跟我說類似的話,我會作何反應?
我說了這話後,希望得到什麼好的結果?
我會因為批評他人而暗自竊喜嗎?

批評有時會以問句的形式包裝,例如:你怎麼會做這樣的事?你在想什麼?這些「偽」問句的負面影響不輸批評,因為再怎麼偽裝,本質上還是批評(儘管多了問號)。

批評充斥於職場,經常用偽問句的方式出現。(你到底為什麼會那樣做?)這樣的問句並非在尋找真正可解決問題的答案。不過職場的確需要建設性批評,因此這類批評在職場有其一席之地,目的是協助員工提高工作能力或是解決問題。該目的可透過提問達成,不過提問的方式必須避免挑刺與找碴,而應多些肯定。所謂「肯定式探詢」重強項而輕弱項,重解決而輕難題。

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教授大衛.庫伯里德(David Cooperrider)是肯定式探詢的先驅,他表示,批判式提問似乎主宰了職場上的互動。在企業界,我們動不動就問︰問題是什麼?哪裡不對勁?哪個環節錯了?該歸咎於誰?庫伯里德說,「很不幸地,80%高階主管會議的出發點都從這些問題開始。」他認為,當一家公司的提問專注於問題與弱項,公司可能會固著於問題與困難等負面面向,而忽略了強項與機會。

用更肯定的口吻提問,避免問「這專案出了什麼問題」,改問「讓我了解這專案的狀況︰專案進展順利的地方?你們遭遇了什麼問題?我們從中學到了什麼讓我們可繼續向前?」

情勢緊繃時,不嫌東嫌西的提問更顯重要。家人齟齬、職場衝突、政治立場相左導致劍拔弩張,不管是哪一種狀況,任何一方試圖批評或「糾正」對方的見解,都有可能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而提問有助於舒緩緊張態勢,但提問時必須小心謹慎為之,以免弄巧成拙。

華倫.伯格著《從Q到Q+:精準提問打破偏見僵局×避開決策陷阱,關鍵時刻做出最佳決斷》,寶鼎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華倫.伯格著《從Q到Q+:精準提問打破偏見僵局×避開決策陷阱,關鍵時刻做出最佳決斷》,寶鼎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你為什麼要做這個工作?

為什麼番茄鐘工作法有效?

別掉進職場暗算陷阱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