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貿易戰 管仲「衡山之謀」

編按:無論盛世或亂世,都有金錢力量在背後驅動!以金融角度剖析歷朝歷代的盛衰密碼,顛覆傳統政治史觀,改變你以為熟悉的歷史。以下文章摘自《中國金融大歷史:從西周封建經濟到唐朝盛世真相》

仲告訴我們,關於財富,強國、弱國最大的區別是,強國的錢都在黎民百姓手裡,弱國的錢卻在國王口袋裡。這一點類似窮國和富國的區別,窮國只想搶老百姓的錢,富國卻在想如何讓老百姓賺錢。

周幽王死後,周平王為了躲避犬戎東遷至東都雒邑,中國開始了春秋時代。無論春秋諸侯多麼強盛,都要舉起周王室大旗,所以,春秋在中國歷史上也被稱為「東周」。

真正的強國,震懾敵國的不只是萬乘之師,而是無法超越的經濟實力。強國經濟之強,必然源自國內公平的經濟環境,能為國民提供一個自由創造的空間。即使弱國拒絕承認強國的地位,甚至試圖與強國平起平坐,卻永遠無法拒絕強國對本土的經濟滲透。

真正的強國,其貨幣體系同樣無法超越。

無論弱國多麼不情願,強國貨幣一定會流進弱國的地盤。在古代,一種曾經廣泛流通的貨幣,必然有大量文物存世,春秋主要的貨幣有:布幣、刀幣和蟻鼻錢三個體系。在中國史籍中經常提到「春秋五霸」,不過「春秋五霸」有很多種版本。順著本書的邏輯,我們可以斷定,真正的春秋強國是齊國(刀幣)、晉國(布幣)和越國(蟻鼻錢),分別對應著齊桓公、晉文公和越王勾踐。

開元通寶錢幣始鑄於唐朝初年,成為唐以後歷朝的鑄幣標準,沿襲1000多年,在中國貨幣史上具有重要意義。圖/中時資料照片
開元通寶錢幣始鑄於唐朝初年,成為唐以後歷朝的鑄幣標準,沿襲1000多年,在中國貨幣史上具有重要意義。圖/中時資料照片
刀幣古錢是舊貨市場最常見的貨品。圖/中時資料照片
刀幣古錢是舊貨市場最常見的貨品。圖/中時資料照片

◎強勢宰相管仲與公子哥齊桓公

從時間順序來講,齊桓公是第一代春秋霸主。不過,從齊桓公的所作所為,實在看不出這是一位中興之主,說他是一個花花公子倒是更可信些。齊桓公這輩子就做對了一件事,任命管仲為相:「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管仲之謀也。」 。

管仲出身貧寒,史籍的記載是「成陰之狗盜也」。管仲年輕時的生平,我只知道他做過小買賣、當過兵,還做過幾次小吏。管仲似乎又是真正的「狗盜」,做生意時是黑心商販、從軍時當逃兵、當小吏時被罷免……這個「狗盜」又與別的「狗盜」不同,當小販的時候,他認識了鮑叔牙、隰朋等一批志向高遠的朋友(實際上也是小商販),也深刻領會到一個普通百姓謀生的艱難。

管仲得到的第一個機會是輔佐公子糾,一位被質押在魯國的齊國王子;而他的朋友鮑叔牙則輔佐另一位齊國王子公子小白,也就是後來的齊桓公。

齊襄公死後,公子小白在齊國境內,是主場,公子糾卻居住於魯國,是客場。

於是,公子小白成了齊王。

公子糾當然氣不過,就向魯國借兵跟公子小白打了一仗。魯國看到公子小白已經即位,就殺了公子糾,並把管仲交給齊國。此後,便是著名的故事:鮑叔牙舉薦管仲替代自己為相,齊桓公與管仲君臣相伴,締造了第一代春秋霸主。

真實世界遠比故事殘酷。沒有國君知臣子的佳話,只有超級強勢的宰相和公子哥國君。

齊桓公與管仲的第一次對話,就盡顯二百五的本色。

齊桓公:「要怎樣做,才能保住我現在滋潤的小日子呢?」(社稷可定乎?)

管仲:「紛紛亂世,必須成為諸侯霸主才能保住自己。」(君霸王,社稷定;君不霸王,社稷不定)

齊桓公:「我沒有這樣的雄心壯志,只求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吾不敢至於此其大也,定社稷而已)

面對這樣的回答,管仲的反應很強烈,居然以死相逼。

管仲:「我沒有為公子糾殉節,是為了輔佐一代英主成就霸業,如果沒有這樣的機會,寧願赴死。」(臣之不死糾也,為欲定社稷也,社稷不定,臣祿齊國之政而不死糾也,臣不敢)

說完,管仲就甩手而去,快走到門口時才獲得齊桓公的挽留(乃走出,至門,公召管仲)。

不過,齊桓公的答覆仍舊很勉強。

齊桓公:「你不要這樣,先做做看嘛!」(勿已,其勉霸乎?)

接下來的對話,才是齊桓公最關心的內容。

齊桓公:「我有三個壞毛病,還能執掌國政嗎?」

第一個壞毛病,狩獵成癮。無論白天黑夜,想去的時候就去;只要去了,就一定要得到很多獵物才肯回來。

第二個壞毛病,酗酒。不分白天黑夜地喝酒、連續喝,而且,一定要喝醉。

第三個壞毛病,喜歡美女。只要這個女人漂亮,不分長輩、晚輩,遠近親疏都要擁有。

齊桓公很誠實,後來他的所作所為也證明了這一切的真實性。僅女人一項,就弄了七百多個美女,天天在後宮娛樂。

管仲的回答很有自信:「只要你今天任命了我,你儘管享樂,我來替你治理天下!」

◎輕徭薄役又少稅,先讓百姓富起來

管仲拜相,面對的卻不是一個清平世界。

齊桓公在高、國兩姓貴族支援下登上王位,這兩姓是齊國的世襲貴族,也是周王室的上卿 。面對這樣一個君王,兩姓貴族對國政的掣肘可想而知。不過,管仲最後還是統一了政令,一步步將齊桓公送上春秋霸主的位子。

管仲的治國策略,可以歸納為三個策略。

第一,與國內貴族妥協,取得至高無上的權威,獨掌乾坤。

如同當年的周王室,齊桓公主要經濟來源是貴族供奉,包括供養王室生活、軍需等等。儘管地位很高,高、國兩姓要參與朝政就得為王室掏錢,很心痛。

管仲上台後的第一個策略就是免除了高、國兩家對王室的供奉,王室支出來自全體百姓的稅金。

從古至今,許多史籍把高、國兩姓當作反動勢力的代表,抨擊管仲改革不徹底,沒有打倒舊貴族,是管仲的一大敗筆。

反動勢力之所以被稱為反動勢力,不是因為反動,而是因為有勢力。既然有勢力,又怎麼可能被你改革掉?打倒舊勢力,又想兵不血刃,那是不可能的。改革的真諦就在於對立雙方的妥協,妥協不是投降,是在損失最小的情況下尋找前進的路徑。

只有支付給舊勢力一部分利益,雙方才可能互相讓步。在管仲倡導的改革中,高、國兩姓確實得到了實惠,另一方面,也失去了王室支撐者的政治地位。

多年的底層生活,管仲在廟堂之高亦知江湖之苦,他要做的是「治國之道,必先富民」 。因為,「天下之所生,生於用力;力之所生,生於勞身」 ,這句話以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來解釋:勞動力才是價值的最終創造者!

所以,管仲告訴我們,關於財富,強國、弱國最大的區別是,強國的錢都在黎民百姓手裡,弱國的錢卻在國王的口袋裡(王者藏於民,霸者藏於大夫,殘國亡家藏於篋)。

「富民」其實很簡單,只要不濫用民力,創造一個輕徭薄役的環境,讓人民自己去創造財富就足夠了。

齊國自耕農的主要負擔是徭役,徵發勞力耕種王室農田。管仲免除了自耕農的徭役,並將王田分給自耕農,已初步出現「均田制度」的精神。其他廢除的還有關稅、商品稅、人頭稅……十年後,齊國「冠帶衣而履天下」 。

管仲斷了貴族供奉,又輕徭薄役,還要維持齊桓公奢華的生活、稱霸諸侯,那裡來的錢?答案見第二個策略。

◎第一次官辦民營,王室收入高於稅收

第二,鑄幣,調度天下財富。

齊國的鑄幣叫做「齊刀」,原型是齊國的捕魚工具,齊桓公即位之前就有刀幣流通。管仲所造的刀幣叫做「造邦刀」,重量比當時民間刀幣重五分之一,故民間刀幣也稱「小刀」。造邦刀刀緣圓潤、文字整齊,是中國乃至世界貨幣史上的第一個標竿,它向世人昭示:官方貨幣代表著國家信譽,精美的足值貨幣不僅是國力蒸蒸日上的象徵,也是人民生活的基本保障,故曰「造邦」。

造邦刀替代市場上流通的小刀,頗有調控市場的意思。為保證齊國農民不致流向其他諸侯,管仲在春荒、夏荒時向農民低價出售糧食,並規定可以用舊的小刀購買;至於造邦刀發放,則是在每年秋收時以高價購買農民手中的糧食。

管仲鑄幣還是沒撈到什麼油水,齊桓公就財源之事詢問管仲。

齊桓公:「是否可以提高房地產稅。」

管仲:「如此,等於拆人家房子。」

之後,齊桓公又列舉了山林稅、牲畜稅、人頭稅等等,管仲的回答都是「不行」。只要是增加稅收就一定會帶來副作用,所以解決收入短缺的辦法,就不能是稅收。

齊桓公:「那麼,我靠什麼發財呢?」

管仲:「官山海」 。

「官山海」就是管仲撈錢的辦法,也是「鹽鐵專賣」的雛形,說白了,就是由王室壟斷山澤之利。管仲選擇了利潤最大的山(鐵礦)和海(食鹽)。當時,普通人要生存下去,除糧食外,鹽、鐵都是不可缺少的物品,齊國靠海多山,鹽鐵自然是主要產業。經管仲測算,如果壟斷食鹽銷售,每斤食鹽增加一錢,相當於人頭稅提高一倍。

這事以前周厲王也做過,只不過是讓上山砍樹的貴族繳稅就搞得雞飛狗跳,最後連自己也被趕出王畿鎬京。

這辦法行嗎?行不行,看誰來辦,也要看怎麼辦。

管仲手腕很高明,做法也比較溫和,沒有和民眾直接對抗。

王室只是壟斷食鹽和鐵器銷售,生產環節仍舊留給原有的鹽商和鐵商,沒有徹底斷掉這些人財路。這種「官辦民營」的方式並未過多侵蝕私商利益,王室獲得的收入也遠高於稅收。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封建統治者給人們利益的時候,一定要顯示出來;奪取人們利益的時候,千萬不能暴露,所謂「見予之形,不見奪之理」 。

◎管仲發動刀貨戰爭,癱瘓各國經濟

第三步,管仲亮出了鋒利的齊刀。

管仲的刀,砍向了諸侯國的糧食生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三十六計中的「衡山之謀」。所謂「衡山之謀」,是指春秋時期齊國征服衡山國的貨幣戰爭。

衡山國盛產兵器,衡山利劍,天下無雙。管仲早就在謀畫征服衡山國,不過,要想以武力攻打衡山國,肯定要費一番功夫。

替代性做法是,管仲在起兵前一年就派人到衡山國高價收購兵器;十個月後,燕、代、秦等國都跟著到衡山國收購兵器,可謂天下爭購。看到賺錢的情況,衡山國君告訴宰相「天下各國都爭購我國兵器,可使價錢提高二十倍以上」,衡山國百姓於是紛紛放棄農業轉而打鐵。

一年後,齊國派人到趙國購買糧食,趙國糧價每石十五錢,齊國卻按每石五十錢收購。包括衡山國在內的諸國都運糧賣給齊國,就在各國為發財歡呼的時候,齊國突然封閉關卡、停止收購糧食和衡山國兵器。

在夏收前,對衡山國出兵。此時,衡山國已經無糧可用,兵器也差不多賣光了,又不能在別國買到糧食,在經濟和軍事兩個戰場上敗得精光,只得奉國降齊。

「衡山之謀」說穿了其實很簡單,以高價誘使敵方放棄本業,追求某種產業的畸形利潤,最終造成敵人經濟癱瘓。

在任何時代,一種商品價格暴漲都會帶來巨額利潤。這種利潤高得讓人炫目,除非這種利潤來自於國內壟斷性技術,否則一定會出事。高利潤會吸引相當多的一批人衝進去,而且,這批人往往還是能率先看到商機的精英。等到一個國家幾乎全民都做同一件事情的時候,暴利就要終結了。

道理很簡單,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賺錢。

借著鋒利的齊刀,管仲終於擊潰了所有的對手。五年中,管仲先後用這種方法收拾了魯、代、呂等很多諸侯,屢試不爽。不是諸侯太愚蠢,而是在利潤驅使下,各國百姓都已經瘋狂,國君就算看清楚齊國的陰謀,又怎麼可能對抗?

齊桓公十五年,齊、魯、宋、陳、鄭「同盟于幽」,周惠王冊封「賜齊侯命」,齊國春秋霸主地位正式確立。

西安城牆紮實堅固,自明代興建留存至今。圖/中時資料照片
西安古城長安,曾是西周、秦、西漢、東漢、新朝、西晉、前趙、前秦、後秦、西魏、北周、隋朝、唐朝的都城,號稱十三朝古都。圖/中時資料照片
(本文摘自陳雨露、楊棟著《中國金融大歷史:從西周封建經濟到唐朝盛世真相(西元前1046~西元907年)》,野人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陳雨露、楊棟著《中國金融大歷史:從西周封建經濟到唐朝盛世真相(西元前1046~西元907年)》,野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中國金融大歷史(二版)

比光年還大的印度尺度

一斤為何是十六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