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能解決空汙嗎?

許多人因為電動車的出現感到興奮,認為那是我們都市空氣汙染的解方。

們已經在使用這些車輛來運送科學儀器一段時間了。這些車輛容易駕駛,也相當有趣。二○一七年時,英國與法國宣布在二○四○年之後,將不再販售汽油與柴油車輛。接著巴黎則大肆宣傳在二○三○年時,將會實施全國的禁令。

這樣就能夠終結內燃機,慶祝我們的城市有乾淨的空氣能夠呼吸嗎? 恐怕沒辦法,或是至少在接下來的二十年內不可能,原因如下。

首先,最明顯的,我們需要可再生或是無汙染的電力,才能夠產生零汙染的電動車。其次,英國的禁令只適用於轎車上,並未納入較大型的車輛。目前並沒有計畫要針對柴油或車或公車實施禁令。第三,排氣管並非陸上交通工具造成汙染的唯一來源;顆粒物汙染會來自路面、煞車、輪胎的磨損,這些現在已經變成了比廢氣更為嚴重的問題。這些問題會出現在包含電動車在內的車輛上,路面磨損造成的汙染問題也變得日益嚴重。

我在國王學院的研究團隊從二○○五年到二○一五年追蹤了倫敦的六十五條道路,了解空汙的情形後,得到了以上的結果。讓我們感到驚訝的是,我們發現某些道路的顆粒物汙染越來越嚴重,而非日漸改善。這些主要是倫敦外圍的道路,行駛的重型貨車數量越來越多。在這些地方柴油廢氣減少對空氣汙染所帶來的效益,遠不及輪胎、煞車、路面磨損造成顆粒物汙染增加的情形。

煞車、輪胎、路面磨損的程度,取決於車輛的重量。電動窗與空調等配件,意味著新車會比舊車重;較重的車輛會造成路面磨損情形變嚴重,以及要用煞車讓車輛停下來時,所需要的能量也會更多。

汽車、箱型車、貨車的煞車系統也有所改變。我在一九九○年代擁有的車輛,仍然使用煞車鼓。三十年之後,大部分的車輛都使用碟煞。碟煞的專利始於一九○二年,但直到五十年之後才出現在車輛上,當時捷豹才開始實驗在賽車上使用碟煞。使用碟煞這種創新,讓捷豹贏得了一九五三年的勒芒二十四小時耐力賽。

因為碟煞讓車輛停止所需的距離只有其他人使用的鼓煞一半,所以捷豹的賽車手可以等待更長的時間,在轉彎處才煞車,超越其他必須提早煞車的車輛。慢慢地,在碟煞的穩定度問題解決之後,就慢慢取代了我們在街道上駕駛車輛中的鼓煞。但這也同樣帶來了缺點。在煞車碟與煞車片變熱開始磨損之後,就會將微小的金屬顆粒物排放到空氣當中。相較之下鼓煞磨損之後造成的顆粒物,大多都密封在煞車當中。

毒物學家〔包括我的同事法蘭克.凱莉(Frank Kelly)以及伊恩.莫德威(Ian Mudway)〕告訴我們這些輪胎、路面、煞車釋出的顆粒物會造成許多傷害。如果吸入這些顆粒物,在肺部當中產生的化學反應會顛覆人體自然的防禦機制,造成肺部感染以及其他免疫系統必須疲於應付的問題。目前沒有任何政策管制這些顆粒物。在時速三十英哩時停車,煞車釋出的顆粒物是時速二十英哩時的兩倍,所以降低城市當中的速限或許有些幫助,同時也能夠降低車輛的噪音。

有份研究報告顯示,相較於今日我們購買的汽油或是柴油車輛,同樣大小的電動車因為電池的重量較重*,可能會造成煞車、路面、輪胎磨損時釋出的顆粒物增加。然而,由於車輛可行駛的里程數,是電動車能否成功以及大家是否願意使用電動車的關鍵,因此還必須努力設計車輛,讓車輛變輕(也就是所謂的減重設計),如此一來才能確保排放的顆粒物在未來能夠減少。

由電池驅動的電動車會把汙染從我們的城市當中,帶到遙遠的發電廠去。這或許有助於減少街道上的汙染,但正如我們在第六章當中所見,發電廠排放的汙染可能帶來嚴重的傷害。為了能夠獲得最大的好處,我們需要零碳的電力。

*儘管使用電動車當中使用再生煞車系統,能夠幫電池充電,並減少摩擦式煞車的用量。

隱形殺手 空汙

(本文摘自蓋瑞.富勒著,《隱形殺手 空汙》,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向植物學習「求生」

腦子「嗑藥」方式公平嗎?

神經科學家揭開走路的秘密

青春已老 阿正的故事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