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骨子裡是個壟斷者

發生了階級戰爭,沒錯,不過是我的階級,富人階級發起戰爭,而且我們贏了。 ─華倫.巴菲特

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是受美國人還有世界各地資本家崇拜的偶像。數十年來他年年發表公開信,教導並教育美國人投資的好處。從多方面來看,巴菲特儼然已成為美國資本主義的化身。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是由他親自掌舵的投資公司,每年的股東大會被他稱為「資本主義慶典」(Celebration of Capitalism);股東會舉行地、巴菲特家鄉奧馬哈(Omaha),封為「資本主義搖籃」。然而巴菲特是站在資本主義的對立面。

  巴菲特生活簡樸,讓他成了民族英雄。即便貴為美國第二大富豪,他始終住在同一棟房子,對豪奢的生活方式避而遠之。巴菲特海賺數十億美元,倒不是因為他齷齪貪婪,而是他真的熱愛工作。各類關於他的著作,好比《股神巴菲特的神諭:不做會後悔、或做了好後悔的致富語錄》(Tap Dancing to Work),都捕捉到他快活熱情的一面。

身而為人,巴菲特很明顯始終如一,這反映在他每天的飲食,早餐必吃巧克力碎片冰淇淋,一天要喝五罐可口可樂,還狂嗑洋芋片,他的投資行為就和他的飲食習慣一樣貫徹始終。數十年來,他都只推薦擁有強大「護城河」、沒受到什麼競爭威脅的企業,作為買股首選。

結果證明他的策略沒有錯。波克夏.海瑟威的前身是家奄奄一息的紡織公司,當時巴菲特以每股三十二美元取得控制權,波克夏.海瑟威從一家快倒閉的公司,搖身成為今日的企業王國,旗下事業少有可以與之抗衡的對手。現今波克夏.海瑟威的股價每股三十萬美元左右,公司整體市值超過四千九百五十億美元。

這幾十年來,美國人從巴菲特那兒學到一件事,競爭不是好事,對那些不靠投資及資本支出就無法生存的企業敬謝不敏,美國基金經理人把他的原則奉為圭臬,照單全收。

巴菲特愛壟斷不愛競爭。巴菲特在他的投資會議上這麼說過:「資本主義的本質是,一旦你得到一間好公司,總是有人處心積慮要把它從你手中奪走,然後讓它好上加好。」巴菲特在他的致股東年報中,曾心有戚戚焉地引述另一投資大師彼得.林區(Peter Lynch)的話:「競爭原來會危害人類財富。」那真是再貼切不過了。對壟斷者有利的,便不利於資本主義。

巴菲特與他的事業夥伴查理.蒙格(Charlie Munger),一向盡量挑具壟斷地位的公司投資。巴菲特在波克夏.海瑟威年度股東大會上被問到,什麼是他心目中的理想企業,他主張要有「很高的訂價能力,說穿了就是壟斷。」這釋出的訊息很清楚:如果你投資的是加入激烈戰局的公司,就是犯了大忌。

不出所料,他一開始收購的事業是鎮上的報紙,沒有競爭對手。巴菲特的友人珊蒂.高提斯曼(Sandy Gottesman)透露:「巴菲特將擁有一家具壟斷地位或有市場優勢的報紙,比喻成擁有一座不受管制的收費橋梁,你有相當的自由,可以隨心所欲調漲費用,要調多少由你決定。」回溯到網路問世以前的時代,人們都是從地方報紙獲得消息。

巴菲特又豈會不知,就算傻瓜都能靠壟斷賺錢,「倘若你得到一家生意好到不行的公司,要是你擁有一家壟斷市場的報紙……,你知道的,連你那個蠢斃了的姪子都會經營。」照此論述,一九七七年,巴菲特出手買下《水牛城晚報》(Buffalo Evening News),入主後開闢了周日版,逼得對手《水牛城先鋒報》(Buffalo Courier-Express)吹熄燈號。到了一九八六年,更名後的《水牛城新聞報》(Buffalo News),已是獨霸一方的報紙。

巴菲特與美國職籃NBA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的王牌史蒂芬.柯瑞(Steph Curry),有很多相似之處。柯瑞是三分球神射手,你仔細觀察他的紀錄就會發現,他大多在無人跟你爭球的三分線外投籃,而且他習慣站在三分線後方好幾公尺處出手,一開始守方球員根本沒想過將防線拉到這裡,誰會從這麼遠的地方射籃? 二○一六年某一回,柯瑞在距離籃框八.五至十五公尺處出手五十二次,命中三十五次。沒人爭球之下,得分好輕鬆。

這麼多年來,巴菲特奉行他的投資哲學,專挑競爭少的產業收購。如果他買不到獨占事業,就會退而求其次買雙頭寡占,就算買不到雙頭寡占,也會安於寡頭壟斷。

巴菲特的投資歷史說明一切。他是穆迪公司(Moody’s Corporation)最大股東之一,這家信用評等機構與同業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實際上共享雙頭寡占地位。(你可還記得就是他們給了有毒次級垃圾債券3A頂級信評光環,導致美國經濟崩潰。)巴菲特和他的助手買進全美最大腎臟透析服務商德維特(DaVita)的股份,這家公司在腎透析業具雙頭寡占地位,握有哄抬價格的訂價優勢。(他們付了數億美元,來擺平所有非法收取回扣的指控。)巴菲特並持有威士卡(Visa)及萬事達卡(MasterCard)的股票,信用卡支付市場由這兩家公司雙頭寡占早已成形。他在富國銀行(Wells Fargo)和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也有持股,這兩大金融巨頭把持美國許多州的銀行業。(富國銀行爆出虛設數百萬個存款帳戶與支票帳戶,藉此向儲戶收取更多費用。)

二○一○年,巴菲特全面收購柏林頓北方聖塔菲(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 Fe)鐵路公司,該運輸業者在那個階段就壟斷當地市場。他還入手垃圾處理商合眾服務集團(Republic Services Group)的股票,這家業者併購它的最大競爭對手,坐實了廢物處理的雙頭寡占地位。全球最大快遞業者優比速(UPS)也在巴菲特的持股組合,優比速與同業聯邦快遞(FedEx),在美國國內運輸業聯手打造雙頭寡占局面。美國航空業經過一番整併,演變成四大航空把持的寡頭壟斷市場後,巴菲特將這四大航空的股票一網打盡。之後,他又入股壟斷地方市場的公用事業公司。

要我們繼續列舉巴菲特投資的豐功偉業不成問題,但看到這裡或許你就注意到他的模式,他真的不喜歡競爭。大家都說他是老好人,骨子裡卻是個壟斷者。

巴菲特找到他的靈魂伴侶,私募基金3G資本(3G Capital Partners),這家巴西投資公司掌控美國啤酒市場半邊天,握有五○%的市占率,美國啤酒業現已成了雙頭寡占。而今巴菲特攜手3G資本,試圖拿下包裝食品業的主導權。二○一三年,巴菲特和3G資本連袂收購亨氏食品公司(H.J. Heinz Company),兩年後亨氏與卡夫食品(Kraft Foods)強強合併,成為新的食品巨頭卡夫亨氏(Kraft Heinz),此全新品牌大舉攻占超市貨架,在賣場多個區域取得完全優勢,像是番茄醬。二○一七年,卡夫亨氏動了向聯合利華(Unilever)求親的念頭,此收購行動可將更多強勢品牌納入麾下,但聯合利華斷然拒絕。哎呀! 卡夫亨氏聯合利華(Kraft Heinz Unilever)這個品牌無緣問世。

若說巴菲特是美國資本主義的化身,億萬富翁彼得.提爾(Peter Thiel)便是矽谷的教父。他們兩人的作風截然不同,巴菲特親民又樸實,提爾則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說話饒富哲理的樣子。巴菲特會引用已故好萊塢女星梅.蕙絲(Mae West)的話,提爾引述的是像尚.雅克.塞文.施萊伯(Jean-Jacques Servan-Schreiber)等法國知識分子的名言。巴菲特是道道地地的民主黨人,提爾卻是個自由論者,他想辦法弄到了一本紐西蘭護照,這樣氣矽谷壟斷的農民拿著乾草叉殺過來時,他就可以隨時走人。

推崇壟斷是美國長久以來的傳統

巴菲特與提爾毫無共通點,他們只有在一件事上取得共識:競爭是屬於失敗者。

提爾創辦全球最大線上支付平台PayPal,並資助專業人士社交網站領英(LinkedIn)、社群龍頭臉書等傳奇企業。領英及臉書如今壟斷了主要社交網絡,而且與Google在線上廣告市場形成雙頭寡占。提爾對競爭反感,藉由徹底顛覆來重新定義資本主義,「美國人將競爭神話化,認為多虧了它,才能將我們從社會主義的麵包配給隊伍拯救出來。殊不知實際上,資本主義與競爭相互對立。」依提爾之見,若獲利不豐,哪來的本錢資助創新然後取得進步。提爾支持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競選總統,想必是因為一旦經營一家壟斷企業,你最好摸清潛在監管者的底細。提爾寫了本名為《從0到1》(Zero to One)的著作,對創立壟斷企業大加讚揚,還挑釁地宣稱競爭「是歷史遺緒」。

無論你身在奧馬哈還是矽谷,競爭都是不受歡迎的字眼。

推崇壟斷是美國長久以來的傳統。哈佛大學奧地利裔經濟學教授約瑟夫.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他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創造出「創造性破壞風暴」(gale of creative destruction)一詞來謳歌競爭。

諷刺的是,經濟學家和諮詢師如今將他視為破壞性新創企業的擁護者,主要是照熊彼得的看法,假若你一心追求進步,就會引領你走向壟斷之門。跟提爾一樣,熊彼得認為完全競爭企業的技術效能較差,是一種浪費。壟斷企業之所以強健多了,是因為:「在進步衝擊或外部干擾之下,完全競爭的產業比大企業更容易被擊垮,散播景氣蕭條的病菌。」

巴菲特與提爾都愛極了壟斷,畢竟一旦成為壟斷者,你就成了經濟學家口中的「價格決定者」。言下之意你大可把自家商品的價格,訂到接近消費者願意支付的上限,不像在競爭激烈的產業,競爭雖鼓勵創新卻壓低價格。一般來說,壟斷者會抬高價格,商品則採限量供應。

提高價格和限制供應的問題,並非不著邊際的假設性議題,這裡有個現成例子。非營利性組織美國消費者聯盟(Consumer Federation of America)的資料顯示,美國有線電視業者在當地具壟斷地位,發揮他們的市場力量,每年向一般家庭超收五百四十美元左右的費用。有線電視業者不僅收費高,扼殺不合他們心意的網站和內容,對其使用網路多所限制,也是由來已久。美國有線電視巨擘康卡斯特(Comcast)以管理頻寬為幌子,壓制Bitorrent之類的點對點服務。

巴菲特和提爾的想法並沒有被漠視。高盛(Goldman Sachs,因其經營態度而有華爾街「吸血烏賊」封號)等投資銀行曾向客戶建議,他們應該張開雙臂擁抱寡占企業,買它們的股票。寡占企業或許被控掠奪消費者而惡名昭彰,但確實有投資吸引力。因為在高盛看來,寡占企業:「競爭強度較低,顧客黏著度更大,對客戶有訂價權,而這多虧它們減少選擇性,具規模成本效益(包括對供應商有較大的影響力),對突然冒出的新進者拉高入市門檻。」投資者也看得清楚明白:寡占企業壓榨勞工及供應商,對消費者哄抬價格,卻讓寡占企業股票深具投資魅力。

暢銷投資書公然推薦壟斷。在金融危機之前,你可以找到一本名為《獨占法則:如何發掘及掌控最有賺頭的市場》(Monopoly Rules: How to Find, Capture, and Control the Most Lucrative Markets in Any Business)的書籍。該書向年輕創業家提出建言:「或許你認知的壟斷是不合常理的、非法的、罕見的。錯! 錯! 錯! 事實上,壟斷往往合乎常情,一向合法,而且出奇地常見。」政府可能持不同意見,以防萬一,該書建議將一部分暴利,撥給「頂尖的反壟斷律師」。

而今不少經濟學家公開讚揚壟斷,將其捧為深具啟發性的資本主義形式。羅伯特.艾特金森(Robert Atkinson)與麥可.林德(Michael Lind)合著《大即是美》(Big Is Beautiful)一書,他們寫道:「在經濟學入門課程(Econ 101)的抽象世界裡,壟斷和寡占總是被貼上負面標籤,因為這兩項行為扭曲價格…… 在現實世界中,事情沒那麼簡單。」為了開導我們,他們繼續寫道:「大學教的經濟學,涵蓋與不完全市場相關的完整文獻,那是專門給受高等教育的學生看的。」沒有博士學位、卑微又愚昧無知的靈魂,根本接觸不到這些課程。

諷刺的是,壟斷的提倡者基本上與新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站在同一陣線。新馬克思主義者認為,資本主義世界弱肉強食,大企業吞併小公司無可避免。正如知名波蘭經濟學家麥可.卡萊斯基(Michał Kalecki)寫道:「壟斷在資本主義制度本質中似乎已經根深蒂固:自由競爭作為一種假設,在特定調查的初步階段或許還有用處,但在資本主義經濟的正常階段,有關自由競爭的描述只是一個神話。」卡萊斯基無論在奧馬哈或是矽谷,可能都會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巴菲特和提爾對競爭的看法,捕捉了資本主義的矛盾。提爾認為有大型壟斷企業才有創新,卻忽略了他個人創辦PayPal的輝煌史。他好比是大衛(David),白手起家成立新創公司,對抗金融界的歌利亞(Goliaths),如今幼小的大衛卻加入非利士人(Philistines)陣營。*
*譯注:以色列少年大衛以小勝大,擊倒非利士人勇猛戰士歌利亞的故事,記載於《希伯來聖經》及《舊約聖經》。

雙頭寡占或寡頭壟斷的麻煩

遺憾的是,美國及許多已開發經濟體的資本主義,不再以競爭和創業驅力為特色。很多產業舉足輕重的參與者,確實是屈指可數。美國人還有這樣的錯覺,以為自己選擇很多,卻是根本沒有選擇的自由。

多家大企業俘虜了他們的監管機關,以至於現行的規範,主要是用來將市場新進者拒於門外。舉例來說,康卡斯特一票高層主管轉入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FCC)任職,之後又離開政府機構,回鍋老東家康卡斯特來管理公司。這家有線電視龍頭意圖收購NBC環球(NBCUniversal)之時,康卡斯特七十八位前政府員工登記為康卡斯特遊說者。一如預料,此收購案縱有違反反托拉斯法疑慮,案子還是過了。更令人作嘔的是,批准NBC環球收購案的聯邦通信委員會委員梅雷迪斯.艾特維爾.貝克(Meredith Attwell Baker),沒多久就獲康卡斯特延攬。監管者與被監管者之間的分際已模糊不清。

市場從來不是黑白分明,徹底壟斷獨占或完全競爭的情況很少見。就像電影中的反派角色,壞到骨子裡的其實少之又少(偉大的導演深知,亦正亦邪的反派人物更驚世駭俗),發現到一家百分之百壟斷市場的公司,可說離譜到極點,恐因樹大招風引來監管機關怒懲。

總括來說,我們並無壟斷問題,有的是寡占問題。美國人被訓練到忌憚全國性壟斷,卻很少想過雙頭寡占或寡頭壟斷的麻煩。諸多產業呈現雙頭寡占局面,就兩大業者競爭瓜分整個市場;另有產業是三強鼎立或四分天下,形成寡占市場。完全壟斷的例子極為罕見,要是你讀到報導美國壟斷問題的標題,如同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法學教授吳修銘(Tim Wu)所言:「新聞界發出錯誤的警訊。我們都清楚如何對抗壟斷,但一提到雙頭寡占或寡頭壟斷,主管機關自己都一頭霧水。」

不管是在亞當.斯密的《國富論》,或任何反托拉斯行動,例如一八九○年的《休曼法》(Sherman Act,美國史上首部反托拉斯法)、一九一四年的《克萊頓法》(Clayton Act,補強《休曼法》),你都找不到雙頭寡占或寡頭壟斷的字眼。寡頭壟斷一詞甚至直到一九三○年代才問世,由哈佛大學經濟學家愛德華.張伯倫(Edward Chamberlin)所創。oligopoly源自於希臘文,意指「少數賣家」,與寡頭政治執政者(oligarchs)出自同一字源。今日的寡頭壟斷者是我們的大老闆。

雖說用寡頭壟斷來形容現況,比獨占還要更精確,但在本書我們會將兩詞交替使用,希望你們見諒。正如自由經濟大師傅利曼所述,壟斷獨占指的是權力集中於單一企業,「對特定產品或服務有充分的控制力,大大決定其他個人獲取這些產品或服務的條件。」照此定義,當今的寡頭壟斷就是獨占。

寡頭壟斷企業經常表現得像獨占企業。兩個市場參與者串謀組成卡特爾(cartels)不合法,但暗中勾結可說是常態而且合理。對沖基金馬拉松資產管理公司(Marathon Asset Management)在他們令人讚嘆的投資寶典《資本回報》(Capital Returns)中提到:「基礎產業的參與者少、做理性管理、有進入壁壘而無退出壁壘、無複雜的參與法則,如此無可挑剔的環境,正適合企業從事合作行為…… 這就是為什麼產業發展至此後,能從中發現到豐厚的投資報酬率。」

你怎麼看待競爭都無所謂,在美國,競爭將死。

競爭之死:高度壟斷的資本主義,是延誤創新、壓低工資、拉大貧富差距的元凶

(本文摘自 強納森.坦伯 著《 競爭之死:高度壟斷的資本主義,是延誤創新、壓低工資、拉大貧富差距的元凶 》,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積極投資人生 被動投資金錢

百元特價詭計 讓人買更多

保命錢 投資錢 投機錢 你有嗎?

你可能還喜歡